輪回樂園 第五十章:永望

小说:輪回樂園 作者:那一隻蚊子 更新时间:2020-07-29 05:49:48

永望鎮,鎮長加的三層小樓門外,蘇曉單手握上背後鋸刃刀的握柄,雖隔著一扇門,但他感覺到,門內的小鎮鎮長有問題。

方才在敲門後,對方打開門縫,露出那隻渾濁、棕黃,且遍布血絲的眼睛,這讓人懷疑他的精神狀態,眼下對方的語氣過於平靜,精神狀態和語氣間的反差過大。

自從進入畫之世界,蘇曉還沒見過獸化者,之前遇到的噩夢之王雖心靈獸化了,但對方的實力足夠強,外加是四階段獸化,對於噩夢之王而言,四階段的獸化,不足以導致他理智失控。

此時遇到的永望鎮鎮長,有極高概率是獸化者,哪怕沒到失去理智的程度,但也是早晚的事。

蘇曉對一旁的巴哈做了個手勢,巴哈悄無聲息的飛起,既是為了防止敵人逃脫,也是以防有其他敵人,布布汪融入環境內,退後的同時各類光環齊開。

蘇曉用尾指扣住刀柄末端,一擰,殘酷鋸刀內發出哢噠一聲,他握上刀柄,緩緩抽出一把鋸刃長刀,這把刀的規格與斬龍閃相近,隻不過刃口更粗野一些,通體透黑。

“怎麼稱呼?”

蘇曉開口的同時退後一步,握刀的手臂弓曲,做出前刺姿勢,他雖擺出攻擊動作,但在他方才站的位置,一道半透明的血氣輪廓留在那,這是在誤導門後的人,讓對方誤認為蘇曉站在原地未動。

“尤·福·奎勒,這是我的名字。”

奎勒鎮長的名字有些奇怪,這雖是音譯,但也是兩個短促的音節在前。

“奎勒鎮長,初次見面,有失禮的地方,多擔待。”

蘇曉的氣息收攏,他要保證一擊讓對方失去戰鬥能力。

“嗯,這是當然,不過我們現在的談話,談不上失禮……”

嘭!

鋸刃刀刺穿了五公分厚的實木門板,刺出這刀後,蘇曉單手按在刀脊上,將刀下壓。

刷拉一聲,鋸刃刀向下切割了十幾公分,正在此時,哢吧一聲脆響,一隻生有利爪的怪物手抓穿木門,這怪物手爪比常人的手掌大幾圈,上面長滿濃密的黑色毛發,這些黑色發毛還在隨氣流擺動。

這隻手爪刺入的勢頭很凶狠,卻後續無力,而且這手爪的大小,有萎縮的勢頭。

鮮血從門上的豎向刀痕內淌出,蘇曉抽出鋸刃長刀,一刀斬開門鎖後,用刀挑開門。

嘎吱一聲,門打開,一名大致保持人形,頭部、脖頸、雙臂上生滿黑毛的怪物半躺在地,他的頭部頗有狼的特征,那感覺是,他正在由人類向半狼人轉變,又或者說,向野獸轉變。

每個人心中的野獸都略有不同,有些是殘忍,有些是陰冷,有些則是狂暴。

奎勒鎮長就是向殘忍型的野獸轉變,從他的外貌判斷,應該是三階段獸化,這個階段的獸化,多數平民都失去理智,僅有少數意誌堅定者,能保證一絲理智尚存。

“這是,我的內臟嗎?真是……誘人的味道。”

半野獸化的奎勒鎮長單手抓起自己的腸子等臟器,向口中塞,大口咀嚼與撕扯著,這一幕,足以嚇的常人屁滾尿流。

“真特麼下飯。”

巴哈嘟噥著落在蘇曉肩上,十幾米外的布布汪打了個噴嚏,雖然已經習慣戰鬥,但有時在戰鬥結束時,它依然忍不住因為血腥味而打噴嚏。

蘇曉站在門前幾米處,隨時準備一刀斬下奎勒鎮長的頭顱,沒立即動手,並非是被眼前的場景所震撼,又或是心有不忍,而是在尋找可能出現的線索。

心靈獸化在沙之世界內,屬於很平常的情況,蘇曉這次來,不是清理獸化者,而是找出永望鎮的異響,從而完成陣營任務。

蘇曉懷疑,奎勒鎮長之所以會心靈獸化,就是因為那異響的出現,如果是這樣,那這名鎮長是個不錯的人,能心靈獸化到三階段,依然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理智,並未陷入混亂或狂暴中,代表他的意誌還算堅定,之所以心靈獸化,或許是因為一直擔心小鎮的安危,從被異響所影響到,悄然間心靈獸化。

片刻過後,奎勒鎮長的身體突然一顫,右眼中的渾濁瞳孔有收縮跡象,在強烈的痛覺刺激下,他最有可能出現兩種情況,暫時清醒,或是徹底獸化。

“不是…我,原因…不是我,它在…這裡,”奎勒鎮長用食指的爪尖,點了點自己的頭,轉而他的神情開始凶戾。

噗嗤!

一顆半人半狼的頭顱被斬落,奎勒鎮長的無頭屍體倒地。

【提示:你已擊殺奎勒鎮長。】

【提示:你可選擇隱瞞此消息,或是公布。】

【如選擇隱瞞此消息,永望鎮的居民將對你產生恐懼,並儘量少的與你發生交集。】

【如選擇公布此消息,你的太陽教會聲望提升264點。】

……

擊殺奎勒鎮長,並未獲得世界之源,或是掉落寶箱一類。

蘇曉有兩種選擇,隱瞞或公布奎勒鎮長已心靈獸化這件事,公布此消息,看似能立竿見影獲得太陽教會聲望,實則後續麻煩不斷。

在這消息公布後,小鎮的居民會開始恐慌,屆時就可能出現獸化者,麻煩不斷,更多獸化者的出現,將帶來更大的恐懼,從而導致至少半數以上的小鎮居民,開始心靈獸化。

說來有趣,沙之世界上,無人敢剝削或壓迫這裡的平民,畢竟,誰都不想正睡著午覺,門外就聚集了一大群獸化後的平民,那是在獸化區才會出現的景象。

眼下的264點陣營聲望,相比陣營任務獎勵的5400點,隻是蠅頭小利,不值得冒險。

“汪。”

“很好。”

蘇曉戰鬥時沒弄出什麼動靜,外加這小鎮的人口不多,以及鎮長家位於小鎮靠後側的位置,奎勒鎮長的死,沒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巴哈飛進房間內,偵測整棟三層小樓後,總計發現三具殘缺不全的屍骸,這是奎勒鎮長的妻子,以及一對年輕男女,想來是奎勒鎮長的兒子與兒媳。

半小時後,奎勒鎮長家隔壁的空置民宅內,蘇曉摘下頭桶,拿出支煙點燃,任務時間有2天,根據委托提供的資料,小鎮內的異響,隻會在晚上出現,今晚聽聽這異響的來源,是解決此事的關鍵。

蘇曉躺靠在躺椅上,準備小憩一會,他自從進入無儘沙漠,一直沒時間休息,之前受了重傷,治療好傷勢後,也沒休息,就直接來處理陣營任務。

蘇曉放開感知,一股若有若無的波動從遠處傳來,是莫雷身上的印記,很好,那印記未被發現,3~4天後,開始割韭菜。

當蘇曉睜開眸子時,昏黃的夕陽從窗口映入,他在這坐了一下午,別說異響,就連齧齒類動物,都不來這附近,周邊格外的安靜。

看了眼時間,已是傍晚6點,蘇曉繼續等待。

窗外的天色逐漸黑了下來,一直到深夜,蘇曉都沒聽到所謂的異響。

去和小鎮居民詢問與調查,巴哈已經嘗試過,幾乎所有小鎮居民都聽到過夜間的異響,可詢問他們詳情時,他們的神情逐漸困惑、暴躁,看那架勢,要是繼續追問,這些小鎮居民會當場心靈獸化。

如若一兩個人如此,那還能用演技或巧合來解釋,但所有小鎮居民都是如此,就足以說明問題。

夜色更深,蘇曉看了眼時間,已是晚上10點53分,按理說,這個時間,異響應該出現才對。

布布汪打了個哈氣,它一直在靜聽周邊的動靜,奈何,它都要困成狗了,也沒聽到什麼。

確定周邊沒任何聲響與異常,蘇曉開始換位思考,之前奎勒鎮長的遺言為:‘不是…我,原因…不是我,它在…這裡。’

當初奎勒鎮長指著自己的頭顱,這是想要表達心中的野獸?又或是腦中的野獸?

對方那句‘不是我,原因不是我’,其意思是在表達,這小鎮內的異響,不是他所引起,後半句的‘它在這裡’,則是在表達異響的來源。

奎勒鎮長就算獸化,他也和普通鎮民沒差太多,都說不清異響的具體來源,隻能籠統的表達自己的感受。

夜間、腦部、無法描述且來源不明之聲。

將這些串聯在一起,蘇曉想到了是什麼,是夢!夜間與腦部都與做夢有關,而無法描述且來源不明的異響,其實是奎勒鎮長與小鎮居民們,在夜間睡覺時,夢中所聽到的聲音。

為何他們都對依異響的來源,表現的那般困惑?那當然了,很少有人會記住自己夢到了什麼,假設有人詢問,你昨晚夢到了什麼?大多數人都是答不上來的,除非是那種印象特別深刻的夢。

就算記得,也是模模糊糊,隻記得一兩個關鍵因素,例如,夢中那會讓人逐漸心靈獸化的異響。

蘇曉取出一根手臂粗的金屬管,拉開後,一隻隻機械蜂飛出,盤旋民宅附近警戒。

做完這一切,蘇曉深吸了口氣,通過調整呼吸頻率,逐漸改變血氧含量,讓自己更快速的入眠,很快,他睡去。

叮鈴鈴!

計時器的鬨鈴響起,蘇曉睜開眸子,看了眼時間,他睡了一個多小時,這覺睡的,意外的舒暢,卻根本沒做夢。

這是很嚴重的事,解決不了這小鎮的異響,將其緣由公之於眾,就無法完成陣營任務,作為蘇曉首個陣營任務,一旦失敗,他馬上會失去太陽教會成員的身份。

屆時,他隻能去和罪亞斯、伍德等人,到烈陽君主那奪畫卷殘片,能得手的畫卷殘片數量有限不說,風險還高,與在太陽教會內撈好處的差距太大,況且,這次是將【誓約之徽·白龍】提升到高品級的機會。

陣營任務失敗的損失很大,蘇曉開始思索,為何在睡著後,沒能聽到異響,莫非是他的思路錯誤了?有或是,他睡覺的地點錯誤了,才無法入夢?

想到這點,蘇曉帶上布布汪與巴哈出了民宅,進入隔壁的奎勒鎮長家中,搜尋一番後,他找到奎勒鎮長的臥室,以及對方休息的床榻。

這張床很老舊,原本白色的床單被褥都發黃,摸上去,布料已經硬化、粗糙。

蘇曉掀起床單,向床底看去,在床下,有一顆顆拳頭大小的慘白骷髏頭,這些骷髏頭紛紛調轉視線,用眼窩的黑洞與蘇曉對視。

看到這一幕,蘇曉的心情好了幾分,不僅沒感覺這些小骷髏滲人,反而感覺這些小家夥格外順眼,小東西一個個長的格外別致。

蘇曉的心情好,是因為他的推斷正確,他躺在床|上,將殘忍鋸刀放在身旁,單手按在上面,閉上雙眼。

一種很朦朧的感覺出現,仿佛他不是睡著,而是穿透了某種壁障,去了另一個地方。

【提示:你即將進入噩夢·永望鎮。】

【現理智值:538/545點。】

【進入噩夢·永望鎮,需消耗30點理智值。】

【提示:在此區域內探索,將以每分鐘10點的速度,持續降低理智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輪回樂園,輪回樂園最新章节,輪回樂園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