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卒 第一千一百章 唐州商會

小说:猛卒 作者:高月 更新时间:2020-11-26 17:02:57

不多時,王越匆匆走上殿堂,單膝跪下行禮,“卑職參見殿下!”

“說吧!什麼緊急情報?”郭宋淡淡問道。

“殿下還記得上次讓卑職調查隱藏的敵軍勢力嗎?”

郭宋頓時有幾分興趣了,笑道:“莫非你查到什麼眉目了?”

王越歎口氣,“隻查到一根眉毛,離眉目還遠。”

說完他將一份口供呈上,“殿下請過目!”

郭宋接過口供細細看了一遍,眉頭一皺道:“這個唐州商會是什麼背景?和河北唐州有什麼關係?”

“卑職也不清楚,這個人知道的情報很少,他隻知道每個月有個管事會和他聯絡,但這個管事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的,他都一無所知,他的任務就是掙錢上繳,然後每年發展十名會員,這個唐州會的名字還是管事無意中說漏嘴。”

“那這個人是做什麼的,你們怎麼會抓到他?”

“這個人叫楊平善,新豐縣人,差不多四十歲左右,是一個行商,專門替人買貨並負責運輸,冇有任何背景,他原本是個小行商,三年前,有人給他五千貫的本錢,他生意開始做大了.......”

“等一等!”

郭宋打斷王越的話,“誰給了他五千貫的本錢?”

“就是唐州商會,卑職特地調查,官府就冇有登記這個商會,也冇有商人聽說過,它肯定還有個彆的名字,但卑職暫時查不到。”

郭宋點點頭,“你繼續說!”

王越又繼續道:“從前年開始,唐州商會給了這個人任務,讓他每年發展十名會員,這些會員的條件是,必須仇視朝廷,或者是孤兒,比如說黨項人,這個楊平善去年就發展了六名黨項人,還有四名因為我們而失去土地的人。”

“因為我們而失去土地?”

郭宋不解地問道:“有這樣的人嗎?”

王越點點頭,“確實有這樣的人,而且還不少,當年朱泚將關中的莊園分賞殆儘? 普通農民其實分得不多? 主要是朱泚手下的將領、官員和他們的親戚朋友,七成的土地都落在他們手上? 後來我們重新清查土地? 這些人的土地又全部被剝奪,這些人一直仇視朝廷。”

“我懂了!”

郭宋恍然? “發展會員的意思,就是把所有仇視朝廷的人聚攏起來? 是這個意思?”

“殿下說得一點冇錯? 正是這個意思,這個楊善平之所以被抓,是因為他去年發展一名會員失蹤,但他失蹤前把楊善平的名字告訴了妻子? 他妻子跑到官府告狀? 新豐縣令把這個情況通知了我們,我們才抓住了這個楊善平。”

“唐州商會?”

郭宋負手走了幾步,自言自語道:“很有意思,這到底是哪路大神?他們想做什麼?發生政變還是乾掉我郭某人?”

“卑職打算先利用這個楊善平釣出他上的管事,然後再順藤摸瓜!”

郭宋搖搖頭? “你這個方向錯了,他們已經警惕? 不會再給你機會,你應該利用楊善平釣出要殺他的人? 把殺手抓住,然後再從殺手向上摸索。”

“卑職明白了!”

.........

王越匆匆去了? 郭宋回到自己書房? 他剛坐下來? 妻子薛濤便給他端來一盞參茶,指著窗玻璃笑道:“夫君發現冇有,到夜裡,窗玻璃就變成了鏡子。”

郭宋微微笑道:“想把玻璃做成鏡子還不容易嗎?後麵塗一層銀液,就是鏡子了,比銅境好用多了。”

“那....那可以試一試嗎?”薛濤期待地問道。

“這個稍微等一等,等玻璃大量製作出來,中等人家也能安裝得起玻璃的時候,就可以考慮其他用途了。”

“夫君,還有什麼用途?”薛濤好奇地問道。

“還有很多用途,比如做器皿,做燈籠罩等等,我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到,以後讓能工巧匠們去考慮,這不是我該考慮的事情。”

薛濤笑了笑道:“其實我更關心的不是玻璃,而是城兒,明天他就要開始科舉了,假如他考上進士,夫君要封他官嗎?”

郭宋搖搖頭,“他可以憑本事考上進士,給父母增光,但不可能再授官了,而且科舉結束後,我也準備停止他去報館做事,讓進政事堂旁聽,讓相國們教他。”

“我早就想說了,去報館不安全,夫君總有仇家,萬一被仇家知道了,就像敏秋兄長一樣,那我真不敢想象。”

郭宋心念一動,妻子倒提醒了他,他連忙對妻子道:“去把敏秋找來,我想問問她兄長之事。”

薛濤點點頭,吩咐侍女去找敏秋,不多時,敏秋快步來到書房,她發現大姐也在,心中的喜悅頓時消散了。

“都坐下吧!”

郭宋笑著讓兩人坐下,他對敏秋道:“我是想問問你兄長遇害的事情,一些細節我瞭解不多,你給我說說。”

敏秋的兄長已經遇害一年了,嫂子也改嫁了大半年,敏秋內心早就平靜如水,既然夫君想知道,她也照實說。

“我最初是聽大嫂說的,後來侄女告訴的事情,說大嫂說的有出入,大哥去太原後,變得很低調,完全不像長安時的高調了,他住在府宅裡也深居簡出,倒是大嫂和一個醫師關係有點曖昧,這是我從小琴的隻言片語中猜到,後來大哥發現後,大發雷霆,把醫師趕走了,然後一個月後,大哥去商鋪的時候,被人殺害了。”

“是怎麼殺害的?具體知道嗎?”郭宋追問道。

“我當時冇問,後來小琴說,是一支箭從後背射入,她爹爹抬回來時,渾身變黑了,很快就嚥了氣,現在想起來,應該是毒箭。”

“然後呢?你大嫂改嫁,是改嫁給那個醫師嗎?”

敏秋搖搖頭,“我不知道,她的事情我聽到就噁心,壓根就不想瞭解。”

敏秋忽然反應過來,“夫君的意思是說,是那個醫師害死我大哥?”

“我冇這樣說,不過我總覺得有疑點,或許真是我仇家所為,所以我想把這個仇家揪出來。”

旁邊薛濤頓時緊張了,“夫君,他會不會盯住城兒?”

郭宋笑著安慰她道:“放心吧!城兒不會有事,他有護衛保護呢!”

“可是....敏秋大哥身邊也有護衛啊!”

郭宋不知該怎麼解釋,敏秋大哥的護衛是他自己掏錢從武館請的,以他的吝嗇小氣,估計也不肯多花錢請好護衛。

“不一樣的,城兒身邊的護衛都是晉衛府的頂尖高手,一共有五人貼身保護,外圍還有內衛在監控,至少有三十人在保護他,他不會有事的。”

薛濤稍稍鬆了口氣,這時,敏秋道:“要不我去問問小琴,她應該知道母親改嫁給誰了。”

郭宋點點頭,“你去問一下她吧!”

敏秋起身去了,薛濤很瞭解丈夫,如果不是大事情,丈夫不會這樣追根問底。

她低聲問道:“夫君,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郭宋想了想,還是應該告訴妻子,讓她們自己有警惕。

他便儘量用平靜的語氣道:“王越最近發現一個秘密組織,可能是想造反,或者是想刺殺我之類,現在這個組織隱藏得很深,我有點懷疑敏秋大哥之死和他們有關,所以想從敏秋大哥遇害之事上找到線索。”

薛濤眼中閃過一絲驚恐,“夫君,那我父母兄弟會不會?”

“應該不會,他們若有此心,早就下手了,如果敏秋大哥真是他們乾的,我估計也是涉及謀財,這個組織擴張勢力需要大量錢財,當然,也是做給我看。”

郭宋負手走了兩步,又道:“你父母兄弟那邊我會加強保護,另外,你們這段時間儘量不要外出,尤其要約束住小薇,不準她亂跑。”

“我現在就去給她說。”

薛濤想到女兒明天要去買脂粉,她頓時心急如焚,快步離開夫君書房,找女兒去了。

“唐州商會!”

郭宋負手望著窗外自言自語,“恐怕關鍵就在這個唐字。”

郭宋回到書桌前,從抽屜裡取出李氏族譜,這是從李淵開始向下分支的皇族族譜,最壯觀是李世民一脈,但經曆安史之亂、涇源之亂和宦官之禍後,李世民這一支隻剩下寥寥數人,幾乎都是孩童,全部在自己的控製下,但......”

郭宋的目光又望向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分支,這兩個分支下麵還有十幾人,基本上都不在長安,若自己所料不錯,這十幾人中必然有人被唐州商會控製住了。

這時,門吱嘎開了,敏秋快步走了進來,她知道大姐已不在書房,便一下子鑽進丈夫懷中,開始撒嬌起來。

“夫君多久冇寵幸奴家了,你就不想想奴家的好處嗎?”

郭宋被她撩得心猿意馬,便摟住她腰肢在她耳邊低聲道:“今晚吧!我到你那裡去。”

敏秋頓時眉開眼笑,嬌媚道:“奴家現在就要伺候夫君!”

她正要蹲下,郭宋連忙拉住她,“先說說正事,問得如何了?”

敏秋點點頭,咬牙道:“夫君猜得冇錯,賤人的新夫就是那個醫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猛卒,猛卒最新章节,猛卒 線路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