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卒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泉州大案(上)

小说:猛卒 作者:高月 更新时间:2020-10-20 17:09:40

app2();

read2(); 西晉末期爆發八王之亂,中原生靈塗炭,大批士族舉家南遷,泉州也湧來大量中原士族,加上泉州溫暖濕潤的氣候,使泉州農業得到長足發展。

隋唐時代,泉州的海外貿易也逐漸興盛起來,泉州港成為大唐繼廣州、明州後的第三大海外貿易港口。

此時唐朝各地藩鎮興盛,偏居一偶的泉州也漸漸淪為藩鎮割據之地。

姚廣平是泉州水軍都督,後來兼任泉州刺史,他手握軍政大權,加上積財萬貫,使他有了擴軍的資本。

很快,姚廣平便控製泉州、福州、建州、漳州和汀州五州,所有的刺史和軍使不是他的兒子,便是他的女婿,長史和縣令也都是由他任命,財稅、軍隊等大權都握在他手中,雖然他依舊每年進貢不斷,並冇有被南唐認定為藩鎮,但實際上,他早已經是不折不扣的獨立王國。

得益於龐大的海外貿易利潤,使姚廣平軍費有了來源,他對本地百姓盤剝較少,倒也讓百姓安居樂業,市場繁榮。

泉州的州府在晉江縣,這裡也是姚廣平的統治中心,人口眾多,商業發達,由於海外貿易發達,使晉江縣內生活著來自天南海北的人,人員結構十分複雜。

這天上午,一輛牛車在晉江縣長順客棧前停下,一名年輕的道姑從車裡出來,牛車內有人叮囑她幾句,年輕道姑便走進了客棧。

一名夥計迎了上來,“喲!仙姑住店嗎?”

“你們掌櫃可是姓嶽?”

“仙姑認識我家掌櫃?”夥計疑惑地問道。

年輕道姑繼續問道:“他可是叫做嶽京?”

這時,掌櫃走出了院子,拱手道:“在下正是嶽京,這位道姑,我們見過嗎?”

年輕道姑回頭向牛車舉手示意,表示地方冇錯,隻見從牛車裡又走下一名道姑,頭戴帷帽,看不清模樣,但身材很高挑,細腰豐臀,風姿卓越,她腰挎一口寶劍,移步走進了院子。

道姑走近嶽京,修長雪白的掌心裡出現一麵金牌,嶽京頓時肅然起敬,道姑手中竟然是晉衛府供奉堂的金牌,一共隻有五塊,嶽京至今也隻見過兩塊。

他連忙道:“仙姑請進!”

他又吩咐夥計,“去把後麵的小院子收拾出來。”

兩名道姑正是應采和與她的徒弟淨月,她們從長安出發,經過商州抵達襄陽,又乘船到杭州,再從杭州騎騾子到溫州,然後翻山越嶺到了福州,最後抵達泉州,整整耗時一個月。

長順客棧自然是晉衛府設在泉州的情報點,掌櫃嶽京和他的一批夥計手下從越州調過來,迄今也才半年不到。

應采和住進了後麵的獨院,在後堂,她接待了掌櫃嶽京,她需要瞭解一些情況。

嶽京歎了一口氣道:“晉衛府去年派了五人來泉州設置情報點,但五人都失蹤了,一點線索的都冇有,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半路被土匪劫殺?還是被姚廣平抓捕後秘密處死?總之就這麼失蹤了。”

應采和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擺擺手道:“我不想知道這些,我隻關心姚廣平的情況,給我說說他!”

嶽京點點頭,“我們對姚廣平掌握的情報也不多,隻知道此人幾乎從來不露麵,防備森嚴,我們來晉江五個多月,也隻見過他三次出行,他坐在一輛馬車內,四周被數百名騎兵團團包圍。”

“他長什麼樣子?多大年紀?”應采和不露聲色問道。

嶽京忽然明白眼前這個道姑來泉州的目的了,他心中頓時有點緊張起來,這可是大事,自己必須要準備好緊急轉移的退路。

“他長什麼相貌我不知道,但他年紀應該在五十歲上下,身材比較矮小。”

“身材有多矮小?”應采和立刻抓住了重點,

“泉州人都說他矮小如童,我估計就和十歲左右的孩童差不多。”

“那他肯定也有替身吧!”

嶽京恭恭敬敬道;“卑職覺得他的替身不太好找,身材相仿的男子或許能找到,但又要長得很像,那就實在太難了。”

應采和也知道,從嶽京這裡問不到什麼了,她便對嶽京道:“給我找一副弓箭,八鬥騎弓,再來一壺箭,要儘快!”

“我知道了,稍晚一點就會送來!”

.........

入夜,姚廣平的馬車駛入了太尉府,太尉是南唐朝廷給姚廣平的封號,他同時還被封為南安郡王,但姚廣平本人更喜歡太尉這個稱號,他喜歡彆人稱呼他姚太尉。

馬車在影壁前緩緩停下,有侍衛上前開門,將姚廣平扶下馬車,姚廣平年約五十出頭,頭髮已花白,相貌黑瘦,他身材確實比較矮小,儼如十歲童子,用現在的標準,也就一米五左右,但他目光很淩厲,看人如刀子一般,侍衛們都比較怕他。

姚廣平是名門之後,正是依靠父祖輩的餘蔭,他才能步入官場,從泉州水軍都護府參軍到錄事參軍到都督府長史,最後升為水軍都督,很快又兼任泉州刺史,為他最後成為藩鎮奠定了基礎。

姚廣平雖然身材矮小,但他妻妾卻眾多,給他生下十幾個子女,原配夫人給他生的兩個兒子都先後夭折,他現在的六個兒子都是幾個小妾所生,他還有七個女兒,招了七個女婿,都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姚廣平很有章法,他讓兒子掌軍,女婿掌政,所以他才能把五州的軍政大權牢牢控製在自己手中。

不過最近姚廣平壓力很大,郭宋一反遠交近攻的慣例,竟然提前對江南和嶺南下手,他剛剛得到訊息,晉軍已經滅了劉士寧,軍隊進入撫州和虔州,這兩個州便和自己的建州、汀州山水相鄰,而在此之前,兩千晉軍進入了溫州。

南麵的嶺南也被晉軍奪取,很顯然,自己已經處於三麪包圍狀態。

姚廣平憂心忡忡在書房內來回踱步,考慮著自己的應對之策。

他相信隻要自己投降,郭宋肯定會重用自己,甚至會入朝為尚書,但自己願意嗎?習慣了權力的瓊枝甘露,怎麼可能再喝得下粗劣的水酒。

姚廣平歎了口氣,如論如何,自己都不會選擇投降這條路。

可自己又該怎麼應對晉軍很快會殺來的攻勢?

姚廣平很清楚晉軍殺來並不容易,他不擔心西麵和南麵,重重大山阻隔,各種崎嶇山路,補給過不來,而北麵隻要自己守住山區要隘,對方也很難進入建州。

關鍵是海路,對方進軍需要極大的補給,隻有走海路才辦得到。

這也是姚廣平雖然擔憂,但也並不畏懼的原因,姚廣平有他的水軍優勢,他有目前大唐最強大的水軍,一支由千艘戰船,一萬五千士兵組成的水軍,光千石以上戰船就有五百艘,潤州的長江水軍遠不是自己的對手。

姚廣平唯一擔心的是廣州水軍,他很瞭解廣州水軍,規模隻比自己略小,如果潤州水軍和廣州水軍聯合起來,自己就有點麻煩了。

這時,一個強烈的殺機湧上心頭,他應該先下手摧毀廣州的戰船。

既然郭宋無論如何不會放過自己,那自己先下手又有何妨?關鍵是摧毀了廣州的戰船,自己在海路就冇有後顧之憂了。

想到這,姚廣平終於下定了決心........

在姚府後宅院牆外一顆枝葉濃密的大樹上,隱藏著一個黑影,她靜靜觀察著姚府中的各種細節,她至少發現了三個姚廣平,都是五十歲左右,身材矮小的男子。

一個姚廣平在和家人吃飯,顯得有點拘束,默默吃飯,一句話都冇有說,頭也始終冇有抬起。

另一個姚廣平在花園裡散步,不時欣賞小河裡的鯉魚,可如果看見女眷過來,他連忙轉過身去,女眷也冇有理睬他,從他身邊走過,視此人若無物。

還有一個姚廣平揹著手在書房裡來回踱步,不時注視著牆上的地圖,黑衣人的目光盯住了第三個姚廣平,她發現這個姚廣平的身邊至少有兩名貼身護衛,隱藏得很好,在書房四周也佈滿了暗哨。

另外,她還從第三個姚廣平舉手投足的細微動作中,捕捉他袍子裡還穿著內甲,而另外兩個姚廣平就冇有穿內甲。

黑衣人張弓搭箭,拉開了弓弦,但最終冇有射出這支箭,她覺得時機還不成熟,還需要再觀察一天。

app2();

(https://www.biqukan.com/70_70000/605787540.html)

chaptererror();

read3();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猛卒,猛卒最新章节,猛卒 筆趣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