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來,楊安安之所以約她,顯見的是知道墨靖堯今晚不回來吃了。

又或者,根本就是墨靖堯告訴楊安安她回來了,他不在的時候就讓楊安安陪她。

她看著他發送過來的信息,都覺得那每一個字上面都染著暖。

隻是,他的傷才剛剛好一些,他就去工作了,還真是忙。

倒是她,今天偷懶了。

什麼也不想做。

就想窩在這沙發上享受著這歲月靜好的最美。

祝許睡午覺的時候,喻色規劃了一下這幾天的任務。

其實上大學需要的東西,她早就準備的差不多了。

隻等時間一到,就去南大報到。

一直睡到中午,她下午是真的一點睡意都沒有了。

傍晚的時候,祝剛來了,接走了祝許。

看著祝許戀戀不舍的小眼神,喻色笑道:“等小姨安頓好了,就接你過來一起住。”

這別墅隻適合渡假,不適合久住。

“小姨最最好。”祝許垮下去的小臉立刻又陽光燦爛了。

喻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市區了。

這海邊的別墅適合渡假適合燒烤,但不適合日常居住。

快開學的她準備先住宿舍,等習慣適應了南大的校園生活,她就在南大附近租一間小公寓,把祝許接過來一起住。

帶上祝許這件事,她從來都沒有放棄過。

就當是自己的孩子一樣。

找房子這件事原本是早就提上議程的,結果她最近為了墨靖汐去了藏區,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那是她要住四年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安排好。

在沒有找到中意的房子前,她就先住宿舍。

這樣也能結交幾個同學做朋友,以後在學校裡也有個照應。

沒有人嫌棄朋友多的,她最喜歡交朋友了。

行李原本就不多,幾分鐘就收拾好了,拎著出來,喻色正要打滴滴,就見院子裡一輛紅色的保時捷911停在那裡。

全新的車,很拉風。

昨晚上她在園了裡燒烤時可是呆了兩個多小時的,她很確定昨晚上這別墅裡沒有這輛車。

這車,應該是今個一早開過來的。

好奇的走過去,這看看那看看,然後她隨手一拉車門,沒想到就拉開了。

然後,喻色就看到了方向盤前放著的一個信封。

還是沒有封上的信封。

仿佛就是等在那裡等著她拿起來等著她看似的。

是的,這既然沒有封上,自然也是隨便人看的吧。

喻色好奇的打開,漂亮的卡片落在手中。

“小色,送你的大學禮物,祝願小色的大學生活象這車一樣拉風。”下面的落款是墨靖堯龍飛鳳舞的簽字,又帥又酷,一如他的人,哪怕是受傷了也一樣冷酷。

當然,墨靖堯的冷絕對比酷多一些,不過那都是針對其它人,現在絕對與她無關。

他在她面前,可一點不冷不酷,最近,就是小奶狗小奶貓附體。

這車是紅色的外觀,內飾卻是淺淺的粉,一看就是專門訂製的顏色。

很少女風。

喻色第一眼看到這車,就覺得她開這車太奢侈了,可一坐到駕駛座上,就不想下去了。

試了試各種功能,感覺自己可以開,她便下車把行李放到後備箱裡,直接開著這車離開了別墅。

不開這車就要等滴滴。

這麼冷僻的地方,打滴滴太難了。

所以喻色最終還是選擇了開車。

她開車可是跟墨靖堯學的,又穩又颯。

開這麼壕這麼拉風的車,喻色就有一種飛翔般的感覺。

不過她謹記墨靖堯的教導,剛上路的車速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

太快容易出問題,太慢容易被後車‘吻’上,所以她就勻速前行,不疾不徐。

其實她跟高手賽車都嬴了,上路更不成問題。

隻是她覺得上路是一件很鄭重的事情,事關人命,還是謹慎些的好。

開著開著順手了,進了市區車流量大了也不怕了。

保時捷穩穩駛入楊安安家的小區的時候,很久沒有開車上路的喻色發現手心裡全都是汗,好歹是保時捷,她緊張是正常的,要是換一輛小qq,她絕對不會有緊張的感覺。

“小色,這裡,停這裡。”楊安安早就等在大門口了,引著喻色把車停到她所占的停車位上。

這年頭,停車位從來都是生意最紅火的。

太紅火了。

要不是楊安安替她占了位置,她都沒處停車。

這才六點鐘,所經的小區內部道路上已經看不到一個空車位了。

這個車位有點窄,不過身為墨靖堯的徒弟,喻色很穩很快的就把車停了下來。

才一打開車門,楊安安就撲了過來,“我的天,看你開車我都快要嚇瘋了,都不敢敲你車窗,這是不敢跟你說話呀,不然要是把這麼壕的車撞了,你不上火我上火。”

“打滴滴不好打,我就隨便開了墨靖堯的車。”

“呃,喻色你說謊都不打草稿嗎?這是墨靖堯的車?你騙洋鬼子呢吧。”

“切,我有必要騙你嗎?又沒有獎賞。”楊安安很清楚她和墨靖堯的關系,她的確沒必要騙楊安安。

“就以墨靖堯那性子,他會開紅色的車?”

喻色想想也是,墨靖堯的車真沒有這樣張揚惹眼的顏色,“他送我的,可是我不想要,那就還是他的車,對不?”

“我的天,怎麼沒有男人送我一輛這麼壕的車呢,喻色,我羨慕嫉妒恨了。”

喻色拍了拍楊安安的肩膀,“趕緊找個男朋友,送你一輛比我這輛還更好的,讓我也羨慕嫉妒恨一下。”

“喻色,你這是故意氣我是不是?你以為找男朋友就象買菜一樣嘛,大街上看到一個就拉到身邊當男朋友了?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那麼好命,遇上這麼優秀的墨靖堯。”楊安安越說,四周酸氣越濃,酸酸的。

“我覺得靳崢不錯。”發現楊安安思春了,喻色驀然想起靳崢。

楊安安一怔,象是沒想到喻色居然會提起靳崢,隨即摟過喻色就進了她家所在的樓棟,“你別胡說,靳家那種人家,一定講究門當戶對的,我們家的生意不過是能保證自己溫保罷了,跟靳家沒辦法比的,這話,以後不許再說了。”

喻色卻一下就拍開了楊安安摟著她的手,“呃,我偏要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小妻有喜:墨少又寵又撩,小妻有喜:墨少又寵又撩最新章节,小妻有喜:墨少又寵又撩 客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