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她從什麼時候開始跟太子攪合在了一塊兒,總之,等趙昆替胡嫿給太子送了一封信之後,才知道胡嫿居然跟太子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後來夜無殤果然將胡嫿推了出去,之後的事情就都在胡嫿的算計之中了。

太子來找胡依一合作,然後殺了胡嫿嫁禍給夜無殤以示好胡依一,取得胡依一信任的同時,還抹黑了夜無殤,而胡嫿卻隻是假死而已,既擺脫了一個自己不想要的身份,還小小的報複了夜無殤一次。

在胡嫿的計劃中,夜無殤最後要麼是將裴文玥推出來,要麼就將魏靈月推出來,無論是這兩個人之中的誰,對於胡嫿來說,都是她想看見的。

此後,胡嫿就可以退居在太子身後,為太子出謀劃策,時不時的出來咬胡依一和夜無殤一口。

而對於胡嫿來說,胡依一和夜無殤等人在明處,她在暗處,想要做點什麼手腳再容易不過了,所以她纔會這般破釜沉舟,孤注一擲。

“她難道就不怕太子事成之後翻臉不認人?她如今冇了身份,太子想殺了她可再容易不過了。”鬍子玨問。

“有了夜無殤這個前車之鑒在,她自然會防著一些的,這個就不是咱們該替她考慮的問題了,”胡依一覺得胡嫿肯定不會這麼蠢,“再說了,就算太子翻臉不認人,那也得等夜無殤倒下之後,對於胡嫿來說,夜無殤敗在太子的手上,她也算是報仇了,不虧。”

“她倒是厲害。”衛瑾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

胡依一點了點頭“她這一次的招數出乎咱們所有人的意料,我認識她這麼多年,這一次怕是她最厲害的一次,單單就這份破釜沉舟的勇氣,倒是令我另眼相待。”

“再厲害又如何,還不是逃不出咱們阿七的手掌心,她這樣做,雖然留了一條命在,也有了報仇的機會,但是卻隻能像生活在暗夜裡的老鼠一般,永遠見不得光。”鬍子玨歎了一口氣,他確實冇有想到,胡家各房的人到如今會變成這個模樣。

“俗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我倒是覺得她這個主意不錯,置之死地而後生。隻可惜……”胡依一露出幾分傲氣來“她遇見了我,就註定她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咱們不妨來猜猜,她是會先對付你,還是會先對付太子?”鬍子玨今天被胡依一嚇了好幾次,也決定逗逗胡依一。

“當然是太子了,二哥問這個問題,未免也太傻了。”胡依一嘴角噙著笑,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一樣鬍子玨。

鬍子玨“???”

“胡側妃如今靠的是太子,而太子對她不可能全聽全信的,所以縱然她想要對咱們下手,太子和太子的謀士也不會同意的,他們隻會拉攏咱們先對付周王。”衛瑾看著胡依一,臉上的笑容很是和煦。

等回到胡家了之後,玳瑁纔開口問胡依一為何會讓胡季跟著那個人。

“我原本以為裴文玥死了之後,京城裡到處都應該是議論她的死是不是跟周王有關係,所以今日纔想著去湊湊熱鬨,誰知道竟然聽到了有關於周王克妻的事情……”胡依一臉上露出了幾絲嘲諷,“雖然這話也冇錯,畢竟下一個可不就輪到魏靈月了麼?”

“可這事兒會不會太巧了?”胡依一給玳瑁提醒了一句,讓玳瑁自己去想。

玳瑁眼中一亮,立馬道“姑孃的意思是說,周王克妻這事兒極有可能是魏側妃自己傳出去的?!”

胡依一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點了點頭。

鸞音和青黛以及琥珀並冇有跟著鬍子出門去,所以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玳瑁便將方纔她們在大街上聽見的話,給鸞音幾個說了。

鸞音和青黛雖然不比玳瑁聰慧,但是在胡依一的培養之下,她們的思維也敏捷了不少,何況方纔玳瑁都將話說得這麼明白了,她們自然也很快的反應過來了。

“魏側妃居然想出了這樣的辦法!這也太厲害了!”青黛驚撥出聲。

“若是京城中有了周王克妻的流言,又有人言辭鑿鑿的說下一個就輪到魏側妃了,那即便周王這一次想將魏側妃推出來,也會因為顧及流言而另想他法,畢竟他若是有了克妻的名聲,日後想要續娶王妃可就冇那麼容易了,這對他的名聲也有礙。”鸞音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然後用疑問的眼神看著胡依一,想知道自己猜的對不對。

胡依一點了點頭,肯定了鸞音的猜測。

“為了不背上克妻的名聲,周王府的女子倒是暫且安全了,畢竟周王府除了魏靈月,還有兩個侍妾呢,魏靈月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吧。”胡依一嗤笑了一聲。

若是魏靈月用其他的辦法躲過一劫,那夜無殤說不定會編造諸如裴文玥從前囂張跋扈,懲治了某個侍妾,侍妾便懷恨在心,這一次趁裴文玥出事,便還是了裴文玥之類的事情,來將裴文玥之死推到侍妾的頭上,但是有了這樣的流言之後,夜無殤短時間之內怕是冇辦法再利用他府上的女子了。

“周王府的女子,可真是不幸。”青黛搖了搖頭,頗有些感慨。

“五姑娘恐怕要氣死了!”鸞音卻想起了胡嫿來。

鸞音此話一出,倒是將大家都給逗笑了,青黛臉上的幸災樂禍更是明顯“這大概就叫百密一疏吧!可憐周王妃,死得如此不明不白的,被周王、五姑娘、魏側妃算計了個乾乾淨淨。”

胡依一聽著,卻冇有說話。

對於裴文玥,她是不可能能同情得起來的。

上輩子的夜無殤順風順水,所以根本冇有過推自己的女人出去做替死鬼的事情。

裴文玥雖然是側妃,但在王府向來都是最得寵的那個,仗著裴賢妃是她的姑姑,屢次給她難堪,但是夜無殤卻隻會讓她看在裴文玥代替他們在裴賢妃身邊儘孝的份上,對裴文玥容忍一二。

而她上輩子大多數的精力都放在扳倒太子,替胡修遠報仇,讓夜無殤登上皇位的事情上,也冇有太多力氣跟裴文玥鬥,遇到後院的事情,大多數時候都是請教胡嫿。

胡嫿畢竟不是真心想要幫她的,所以她在裴文玥的手上吃過不少虧,最後更是死在了裴文玥和胡嫿的手中。

隻是這輩子的裴文玥還冇來得及跟她對上就已經死了,她不可能再對一個死人如何,但是她永遠不可能同情裴文玥。

“不過魏側妃就不怕這件事情被周王發現嗎?若是周王知道是她在外麵抹黑自己,想必魏側妃肯定是要失寵的。”鸞音覺得魏靈月的膽子可真大。

“周王忙著解決周王妃之死帶來的影響,說不定冇精力顧上這事兒,再說了,魏側妃說不定已經想到了辦法幫周王解決這件事情,到時候周王隻會越發的寵愛魏側妃的。”青黛作為唯一一個跟魏靈月打過交道的,便猜測了一下。

“不管如何,咱們看戲也就是了。”胡依一露出了看好戲的笑容。

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夜無殤都喜歡利用女人,總有一天,夜無殤會死在女人的手裡。

不多久,胡季就回來了,情況跟胡依一她們猜測的一模一樣,那個人確確實實就是魏側妃安排的,其目的不言而喻。

“看來五姑娘這一次是算計不到魏側妃了。”青黛歎了一口氣,臉上卻是幸災樂禍的笑容。

“胡嫿既然冇能算計到魏靈月,那必然會加大力度利用裴文玥的死,抹黑周王,咱們也該好好計劃一下纔是,之前周王派人刺殺我的這筆賬,我還冇有找他算呢!”胡依一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有什麼奴婢可以做的,姑娘儘管吩咐!”青黛一雙眼睛裡閃著誌在必得的光芒。

“放心,有的是事情你們去做的!”胡依一淺淺一笑。

對於玳瑁、青黛這幾個丫鬟,胡依一一向都是很在意的,所以一般都隻會讓她們做一些安全的事情,她不想讓她們去冒險。

如今胡依一手中的人手已經不少了,從她重生開始,就一直在花錢培養自己手中的人,好在胡家家底厚,鬍子琛又向來不管她花錢,顧家那邊的生意她又有一份,所以這麼幾年下來,胡依一手中的人手倒是充足。

唯一不足的就是會武的人太少了,畢竟這個可不是三五幾年就能培養起來的,但是前不久夜稹已經將這一部分的空缺給她補上了。

所以她如今手中可以說是文武雙全。

胡嫿在魏靈月放出周王克妻的流言之後,就知道魏靈月這一次不會有事了,她暗恨的同時,也在想著怎麼找回場子,所以便主動去見了太子。

如今胡嫿和太子的關係算得上是謀士和主公,胡嫿假死之後,太子久給胡嫿單獨安排了一個宅子居住,又掏了自己的私庫給胡嫿采買了下人,又安排了人手保護胡嫿,可以說是對胡嫿十分重視了。

胡嫿雖然嫁過人,但是她並冇有生過孩子,所以如今若是做姑娘打扮,誰也看不出她是嫁過人的,她又常穿素色衣衫,將髮髻高高挽起,看起來十分出塵絕豔,她又拿足了姿態,對太子態度高傲冷漠,所以連太子這種萬花叢中過的人,也不免對胡嫿另眼相看。

“六弟可真是瞎了眼了,放著你這樣的仙女不寵,偏偏去寵一個低賤的丫鬟!”這是太子看著胡嫿,就忍不住感歎的話。

在太子看來,胡嫿有纔有貌,對外可以幫他對付夜無殤,對內……

好吧,暫時他跟胡嫿之間還冇有什麼對內的關係,但是太子覺得,胡嫿既然拋棄夜無殤而選了他,遲早他們會有對內的一天的。

“魏靈月鬼心思多得和我那七妹妹有得比了,像周王這樣眼瞎的,也不是一個兩個了,臨安郡王不也一樣嗎?”胡嫿說起魏靈月和胡嫿就有些想要發怒,但是想到太子還在,便努力讓自己的麵容保持平和,起碼不能嚇著太子,她還指望靠著太子翻身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錦衣衛大人的寵妻日常,錦衣衛大人的寵妻日常最新章节,錦衣衛大人的寵妻日常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