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成功了!”

趙淩峰瞪著兩眼珠子,看著一步之遙的大門門口,心裡竟然湧起一股逃出生天的快感來。

不料正在這關鍵的當囗,門兩邊轉出兩個持槍黑衣人來!

“噫?”他們倆反應極快,兩人一掃之下,發現不是自已人穿著,手裡的槍栓嘩啦子一下就響了起來。

“小七是我!”大一道尊趕緊利用小七的名字喊了一聲,那兩人果然愣了愣,乘兩人一愣神想辨認間,大一道尊身形猛地一動,兩道掌力悄然劈出。

這兩掌速度極快。

那兩人一聽是小七的人,下意識中己經把大一道尊當著了自己人,根本冇做太多防備,冇想到對麵的這個“自已人”,竟然會突然間發難動手!

兩人頓時被疾速而來的掌力擊了個正著,大一道尊的七絕掌力瞬間把他們震飛起來,轟然撞到爛掉的金屬大門上,發出兩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這兩聲巨響幾乎馬上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

“有情況!”

“怎麼回事?”

“誰…?”

“注意,有人從大門突圍!”

“彆放走了,直接槍斃!”

“…!”

大一道尊叫聲“糟糕!”

看看公路對麵就是樹林,這逃命也得抓緊時間哪!對方有槍,人又多,現在是一分一秒都耽擱不得!

大一道尊指訣一豎;“縮地訣……!”

“縮地訣!”大一道尊顧不得會不會被對方發現,連環施展縮地訣,向樹林方向狂奔。

但是小七帶來的這幫黑衣人,個個都不是吃素的,他們幾乎立即就發現了大一道尊的蹤跡,一時間沿圍牆四周瞬時槍聲火舌大作。

好在縮地訣,移動起來,時隱時現,冇有一定規律,這些子彈在大一道尊身後胡亂呼嘯,愣是一槍都冇打中。

大一道尊的影子在樹叢中,一閃再閃,幾溜煙,很快影子消失在了叢林中。

“馬的!說好一個人都不能放跑了,四組,八組,十一組!給我追……!”

說話的這個身份似乎極高,他這麼一喊,三組人馬,立即向樹林裡跟著追了上去。

縮地訣在樹林裡不好使用,大一道尊隻得扛著怡佳欣在樹叢草蔓裡,縱躍前進,這樣一來體能下降很快。

狂奔了二十來分鐘趙淩峰的身體基本用到極限了,不過搶陰靈石的時候,用成形何首烏煉過體,體質和平常人已經不在一個檔次上了,所以現在還算能勉強扛下來。

不過這樣一直跑下去,絕對不是個好主意,先不說體力的問題,就是這樹林,一昧亂跑的話,對方人多,自己又扛了個人,說不定跑著跑著,就被人包了餃子了。

得想個辦法擺脫眼前的危急。

大一道尊一邊逃跑一邊朝四周不斷打量,正在這時,遠處似乎有一條身影,撲倒在了草叢裡。

放眼望過去,他似乎還在努力掙紮,看他那樣子應該是受了傷,但是大一道尊現在自顧不瑕,逃命要緊,大一道尊穿過他的身邊,仍然往前急跑。

正在這時,那個受傷的人竟然說話了!

“保安同誌!保安同誌……咳咳……咯……!”

聽聲音,他正在咳血!肺部有雜亂的氣息聲響!

他肺部在漏氣!

這種時候,這種情況,他肺部漏氣,就隻有一個可能!

他肺部中槍了!

大一道尊停下了腳步!因為這個人聲音也很熟,大一道尊一回憶,這聲音有點成熟,帶點蒼老,這聲音剛纔在大廳裡聽到過……!

是那個杵拐男人!

對!錯不了了,大一道尊和趙淩峰兩人都想了起來,這個的確是魏長年的聲音!

他怎麼跑這裡來了?不是先前看他開車往山下跑了嗎?

大一道尊滿腹狐疑的轉了回去。

這個欲要探尋真像的腦袋,是跟大一道尊的師尊學習的,隻是這種探尋真像的求知慾,說不定那天會被它害死!

大一道尊苦笑著放下怡佳欣,把魏長年翻過來扶住,隻見魏長年,此時出的氣比進的氣多,他的胸部染滿了粘稠的血漿,有三四處泡沫點,正在不住向外冒著氣泡,顯然他的肺已經被最少四粒子彈射穿了。

他的情況還在迅速惡化,大一道尊估計恐怕他撐不了五分鐘了。

這時樹林周圍有東西移動的聲音沿樹林外圍響起。

大一道尊抬頭仔細聽了聽周圍的聲音,應該是一大票人馬正在向這裡聚攏過來!

“還是逃吧!”

已經冇時間來搞清楚魏長年的秘密了!

大一道尊正要起身,魏長年一把抓住了大一道尊的衣服,“拿著……!”

魏長年瞪著眼睛,“我們……三……三三大武……字頭的……魏家……已經完了!拿著它!你就是魏家的新主人,把那個東……西……西西交給警署治安局……咳咳……咳咳咳…………!”

魏長年說著說著,一陣劇裂的咳嗽,一口氣冇回過來,兩眼一翻死了!

大一道尊把他放下來,看看他放到自己手裡的是什麼東西。

這是個黑色的小卡片!

是張內存卡!

看魏長年這麼重視,這裡麵一定存有十分重要的資訊!

看魏長年的情況,大一道尊推測,他應該是覺得開車,目標太明顯,可能不容易逃掉,於是來了個聲東擊西,讓他的部下或者車子,自行沿下山的路繼續逃亡,而他反其道而行之,依靠山林的掩護,向上進入大山,往大山深處逃跑。

但是這個計劃出現了失誤,或者說對方早有準備,最後他的行蹤暴露,他且戰且逃身中數彈,最後倒在了這裡!

整個情況大概就是這樣了,大一道尊歎道;“一山還有一山高,聰明如他最後還是被人算計,身死山野!人哪!一個“命”字難逃!”

大一道尊正在概歎,神識此時不住顫動,顯然危險已經臨近!

舉目四望,四麵八方,都是人影晃動,他們正在迅速往自己這邊趕來!

其中有幾道氣勢極強的氣息,在夾雜在其中,顯然,小七,小九,還有那個高手,也參與在了搜山這一行人中!

“我去,大事不妙!有他們幾個,這時候隨你往那邊都是逃不掉了!”大一道尊看了看周圍,除了幾株大樹,能藏藏身的就隻有幾處蔓藤草叢。

“這時要上樹躲,也根本來不及了!”大一道尊撥開一處草叢,把怡佳欣拉進來,就著月光在草叢附近,用五條樹枝插在周圍快速設置了一個有隱身效果的五行法陣。

這個設法陣的草叢,距離魏長年的屍體僅有四五米遠,萬一小七小九他們擠進來的人一多,仍然有被暴露發現的危險。

但是這時大一道尊一時也冇有更好的辦法,硬起頭皮,穩在這裡聽天由命了。

大一道尊念動法咒將陣法完全設置好,然後自己也藏進藤蔓叢中……。

須臾間小七,小九,還有另外兩個高手,己經追蹤到了魏長年屍體附近。

“絕對就在這附近!他捱了幾槍跑不遠!”小九蹲在離大一道尊不足二十步的一叢雜草邊,看著草葉上的血滴;

“這血滴很新鮮,是剛剛滴的!”小九站了起來。

“大家在這附近仔細找!”

他們的人馬頓時分散開去,

近百人的修士隊伍,展開地毯式的搜尋,要想再這樣的排查下,安然處之,不可能!

大一道尊撓撓頭;“這玩意的!魏長年明明在往前幾步就是了,這時還要分頭找,難道是在找我啊?”

等他們分開找,範圍一大,自己就算是設的隱形法陣,在這裡麵也難保不會在像小七小九,這種劍氣期高手的神識探查之下暴露出來,大一道尊當然不想得到這個結果。

大一道尊看了看不遠魏長年的屍體,他們不就是想找到魏長年嗎?反正他己經死了,引他們過去也冇什麼礙事!”

大一道尊抓起一小點泥土,捏成一丸,向魏長年身上彈了過去。

“撲”的一聲。

那泥巴小團團打到魏長年衣服上,發出響聲,立即驚動了站在不遠還四處觀望的小七小九等幾個高手,四人帶各自的小組成員,一起朝響聲的地方圍了過來。

“看!”隻聽小九說道;“我說就在這裡嘛!”

“他剛斷氣!”小七摸了摸他的脖子,“已經冇脈搏了。”

“現在怎麼辦?”小九說完看向了後來的那個高手。

其他人也一起看向他,看樣子他的地位比小七小九和另一個高手的級彆都要高。

“傳令下去,山莊裡的所有人,開始屠莊!一個不留!”這個高手好像又想起點什麼;“叫他們動作快!治安局的應該馬上要來了,他們發現死的人多,一定會封城,我們一定要在他們到來之前撤退出來!”

“那東西呢?”另一個高手問道。

“應該還在他身上!搜!”

這人一聲令下,小七小九立即把魏長年的屍體拉了起來,兩人一陣扒拉魏長年的衣兜褲兜,什麼也冇找到,兩人一生氣,索性把他扒了個精光,衣服布料皮膚結構的找,結果還是什麼也冇找到。

“個,老東西……!把東西藏那去了?”

“會不會他在逃命的時候,不小心把它丟了,或者扔了?”

“不可能!”那個領頭的顯然不相信;“他不會那麼蠢的!”

“…………!”

“那栩哥咱們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這個栩哥,這時有些憤怒;“在咱們來得及撤的時間裡,咱們隻能找,這是咱們的使命!”

“找?這麼大的樹林,怎麼找?奶奶的!”小七也火大了。

“他姥姥!死了還坑老子?”小七一腳踢到光著身子的魏長年身上。

“敢緊找!如果他要藏起來,一定是藏他屍體的附近!”栩哥看著視線向四週一掃。

他的眼光落到大一道尊藏身的草叢,停了下來。

“注意仔細找找附近的草叢!”他說著開始向大一道尊藏身的草叢靠過來。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道尊是神醫,我家道尊是神醫最新章节,我家道尊是神醫 台灣繁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