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庫珥修等人部署的同時,其他貴族和賢人會成員紛紛走到已經起身的蘭德哈爾麵前,低頭辭行,說著“陛下,事情解決,我們也該走了”、“今天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天,請容許我們回去休息”。

“也好,汝等就先回去吧,今天這裡發生的一切,諸卿還請保密。”

蘭德哈爾掃去膝蓋上的塵土,仰頭看著大殿頂部被震出的裂縫,眼睛眯起。

扭曲的裂縫,猙獰的長蛇一樣爬滿了牆壁,如果剛剛自稱魔女的傢夥再用點力,大殿就會塌陷,那個時候能活著離開的人肯定寥寥無幾。

麵前的這些大臣害怕了,他能理解,他也有些雙腿發軟。

“虛飾魔女和憂鬱魔人,餘從未聽說過這樣的傢夥,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又要做些什麼,為什麼初代三英傑都既冇有將這些人封印,也冇有留下隻言片語?”

蘭德哈爾感覺很頭疼。

他這個國王當得還真失敗,原以為遵循神龍的意誌,做出犧牲和讓步,就能保護王國不受戰火波及,是他想得太簡單了。

三英傑是真的不知道這兩個怪物的資訊,還是明明知道卻隱瞞,七位魔女之外還有魔女,這世界上會不會還有更多隱藏的魔女,他忍不住這麼想。

“陛下也請好好休息。”

一幫大臣這麼說著,歡天喜地的想要離開。

鬼知道他們今天經曆了什麼,先是被捲入約書亞和傑比聶耳的爭鬥,家裡人受到偽裝成魔女教徒的衛兵的攻擊,緊接著又看到了自稱魔女的傢夥,差點死在這裡,如果這是一場噩夢,還請快點醒來。

他們現在什麼都不想管,就想回家看看家人,然後洗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

“真是懦弱的傢夥,明明陛下因為魔女受了傷,你們難道不準備將魔女抓回來,反而想回家睡大覺嗎?”

波爾德怒氣沖沖的聲音在蘭德哈爾背後傳來,讓在場的諸位大臣神色慚愧。

強壯如波爾德,剛剛也被壓倒在地,應該說正因為他體格彪悍,承受的重力反而更大,他跪拜的地方,堅硬的青石板地麵都被壓碎。

屈辱、悲憤、不爽……

身為賢人會的主事者,他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待遇,在看到對麵隻想離開的大臣後,他更憤怒了。

“波爾德,算了。”麥克羅托夫拉住怒氣未平,還要說些什麼的波爾德,搖了搖頭。

剛剛遭難,這種時候說這些隻會適得其反。

“就是因為王國享受神龍的庇佑太久了,有人已經喪失血性,王國這些年一直被其他國家虎視眈眈,然而我們國家的危機卻不在外部,而是內部。”

波爾德不說話,庫珥修反而忍不住歎了口氣。

露格尼卡王國有兩道保險,一道是神龍,另一道是萊茵哈魯特。

數年前,王國跟北方古斯提科,西方弗拉基亞,以及卡拉拉基三個國家簽訂了盟約,限製萊茵哈魯特的戰鬥力,命令他不得施展全部實力,也不能做出危害其他國家的行為。

但這隻是虛假繁榮,拋開了這兩點,露格尼卡王國是四個國家裡麵最弱的。

庫珥修的話,像在油鍋裡灑下一灘沸騰的水。

“胡說!不要以為你是約書亞的護衛,又是卡爾斯騰家的千金,就能在這裡胡說八道。”

一名賢人會老者,抓著花白的鬍鬚,喘氣如牛,“什麼叫喪失血性,老夫是那種人嗎?再說什麼叫血性,隻是單純的易怒罷了,小孩子才控製不住怒氣,成年人都懂得理智,老夫看你還是太年輕了。”

“說的有道理,我們本來也不懂魔法和劍術,我們的作用是出謀劃策,讓國家更加繁榮!說起來約書亞纔是神龍劍聖,保護我們不應該是他的職責嗎?”

“這件事完全是約書亞的失職,在他當上劍聖之前,王國在神龍的保護下好好的,哪裡會知道什麼虛飾魔女憂鬱魔人,這些都是他引出來的。”

有人起頭,四周頓時群情激憤。

他們倒不認為約書亞跟魔女教有關聯,他們隻是將約書亞當掃把星。

庫珥修神色悲哀,“這跟約書亞有什麼關係,難道冇有他,魔女就不存在了?約書亞抓到了全部大罪司教,現在的魔女教徒已經不敢在國內猖獗,這些貢獻都被你們抹去了。”

“就因為約書亞抓了大罪司教,纔會引出背後的魔女吧!我看他的貢獻還冇有危害大,過去王國屢屢對魔女教打壓,卻冇有趕儘殺絕,是因為陛下心懷仁慈,眼光深遠,看到了這一幕。”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

他們現在纔不管約書亞做了什麼,總之不讓他們以身犯險就行,一般人麵對指責會先羞愧,當羞愧積攢到極致後就會變得惱怒。

曾經強欲司教雷格魯斯肆虐帝國,滅掉了帝國一座城市,以“鐵血無情”著稱的弗拉基亞帝國尚且不放一個屁,任由對方離開,他們又能怎樣?

魔女肯定比司教更厲害,萬一一怒之下滅了這個國家,找誰說理去。

“好了,都不要說了,約書亞雖然被魔女帶走,但不一定就有危險!他的實力老夫很清楚,說不定他現在已經將魔女製服了。”

麥克羅托夫走出來打圓場,心中暗暗歎氣,說話要分清楚場合,一味的正確就會招來這種結果。

“麥克羅托夫卿,你說得對,我們就回家等待劍聖大人的好訊息了。”

剛剛說話的大臣們輕哼一聲,他們也想到了這一層,所以不想非議約書亞,也不敢將話說死。

說完話,這些人就要走,再度被一道稚嫩的聲音製止。

“等等。”

非魯特走了出去,紅色的眼眸閃閃發光,“事情還冇結束。”

“公主殿下,您也要勸說我們去救約書亞嗎?”

眾大臣已經鐵了心,不管誰說什麼,他們都不會聽。

“約書亞?嗬嗬,他的事要他自己解決,跟餘有什麼關係?”非魯特一臉嚴肅,“餘隻是要完成自己的工作,餘要說的是,既然第一皇子傑比聶耳已經被定罪,失去了王選資格,那麼國王理應由餘來擔任,餘現在就要……”

“繼承王位。”

話音落下,不僅諸位大臣麵麵相覷愣住,就連庫珥修都張大了嘴巴。

哈?

從反抗魔女開始的re0生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從反抗魔女開始的re0生活,從反抗魔女開始的re0生活最新章节,從反抗魔女開始的re0生活 書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