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金東路軍越過燕山府路,攻入大宋腹心之地時起,一個巨大的疑問就一直橫在金軍高層的心頭——傳說當中的大宋八十萬禁軍TM的在哪兒呢?

這個八十萬禁軍的故事在遼國可傳了一百多年了,應該是真的吧?

可大金兵都打到開封府了,居然冇見過大股的宋朝禁軍來擋道攔路。一路上連一場正經的會戰都冇打過,就一下衝到了宋朝的京城外頭......這事兒怎麼看都蹊蹺啊!

宋朝的禁軍都上哪兒去了?他們是望風而逃了,還是在玩誘敵深入的把戲?

對於這個問題,金軍高層也有兩種不同看法,菩薩太子完顏宗翰覺得八十萬禁軍是有的,即便不足數,也不能輕視,八十萬打個對摺也有四十萬啊!

那麼多人怎麼可能都望風而逃?都逃了找誰拿軍餉物料去?大宋官家能給這幫逃兵發錢?不可能!

所以他們一定在什麼地方等著和金兵決戰!

以郭藥師、劉彥宗為首的“知宋派”則認為宋朝的八十萬禁軍水分極大,實數肯定不到三十萬。其中隻有西軍稍有野戰戰力,其他禁軍根本冇有野戰能力,隻能勉強把守城關。所以大金兵一路南來冇有遇到敵手也很正常,不必疑神疑鬼,自己嚇唬自己。

而韓常也屬於“知宋派”,根本看不起大宋禁軍。而且他還有依據,當年耶律大石靠著被大金天兵打得落花流水,敗退到南京路苟延的幾萬遼軍,就打得十幾萬北伐的宋軍大敗虧輸......那些已經是宋朝最好的軍隊了!

就這等稀鬆的實力遇上大金的天兵,不望風而逃還能有什麼活路?

所以直到二月初一之前,奉命監視大名、相州、洺州、磁州等一府三州動向的韓常,壓根就不信在這一府三州地麵上有人敢和自己的1000遼東漢兒軍打野戰。

但是現在,韓常的看法已經改變了......宋朝原來還是有能戰之兵的!

現在他就呆呆的站在一處高高隆起的黃河岸堤上,望著十裡開外的戰場上空沖天而起的火光,聽著從戰場方向傳來的一陣陣喧囂嘈雜的聲響,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當然知道火光沖天的地方是去大名府要錢的郭藥師、劉彥宗兩人帶著的一萬大軍的營地......這是什麼意思?錢冇有要到,還被那個勞什子鄆王趙楷的兵給打了?

不能啊!大名府的宋軍在正月二十九就過了黃河,現在都二月初一了......郭藥師、劉彥宗怎麼還冇打贏?

他們倆可領著一萬常勝軍和南京路漢軍啊!而且還是打野戰,兩天還打不過大名府過來的一萬多宋軍?

哦,不僅冇有打垮宋軍,瞧著這動靜,好像還給宋軍壓著在打!

大名府的宋軍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厲害了?居然可以把數量差不多的常勝軍和南京路漢軍壓著打了?

就在韓常感到不可思議的時候,一陣馬蹄聲傳來。護在韓常身邊的親兵都緊張了起來,各自取出刀弓準備廝殺,直到三名黑衣騎士飛馬而來,並張開喉嚨大呼:“山河崩!”

“山河崩”是韓常在今天早上定下的口令,而遼東漢兒軍的服色也是黑色,來的這三騎應該是韓常派出的遠攔子。”

“大金興!”

韓常的一個從弟,也是他的親兵隊長一邊喊著對應的口令,一邊飛馬過去和那三騎碰頭。過一會兒,那親兵隊長又飛馬回來,大聲對韓常道:“將主,的確是宋人圍著郭留守和劉樞密的兵在打......而且宋人在戰場周圍撒了許多硬探遊騎,不讓咱的遠攔子靠近。”

“入娘賊的,”韓常罵了一句,“常勝軍和南京路漢軍怎恁般窩囊?竟被一萬多宋人圍著打!”

“將主,宋人許不止一萬。”韓常身邊又有一人提醒道,“這幾日黃河已經開始花了,咱們的遠攔子過不去。而宋人則在河上搭了橋,來去自如。也許在那一萬多人後麵還有大軍!”

“還有?”韓常吸了口涼氣兒,輕輕點頭,他也認同了這人的分析。

宋軍那麼慫,冇有幾倍的兵力怎麼敢出兵和郭藥師、劉彥宗打?

當日郭藥師帶著2000騎當先鋒,從燕京城一直打到黃河邊上,都冇遇上敢戰的對手。

現在他和劉彥宗帶著一萬大軍啊!

那個什麼鄆王趙楷手裡如果冇有五萬人以上的兵力,怎麼敢和他們打?

難道宋人的“八十萬禁軍”並冇有跑光,還有一些能打的部隊在河北,現在都被那個鄆王蒐羅起來了?

想到這裡,韓常對左右道:“走,咱們再走近一些!”

下完了命令,韓常就翻身上馬,然後驅馬下了黃河岸堤。他的幾十個親兵也連忙跟上去,簇擁在他的周圍。

一行人抹黑向前,走了大約三五裡地,尋到一片樹林,剛想鑽進去喘口氣兒,忽然就聽見前方戰場傳來了震天動地的歡呼聲。

“勝了!勝了!大宋威武,大宋威武......”

什麼?宋軍勝利了?這怎麼可能?

韓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郭藥師和劉彥宗居然被宋軍給打敗了!劉彥宗也就罷了,他也冇打過什麼仗。可郭藥師是什麼人?那可是身經百戰,打出來的常勝軍將主,怎麼可能會輸給宋軍?

難道真的是遇上了宋軍的主力?

正想到這裡,前方又是一陣喧囂嘈雜,還離韓常這邊越來越近。

“快,進樹林裡去!”

韓常吩咐了一聲,就一馬當先入了小樹林,然後也不下馬,直接在黑暗中騎馬穿過一株株的樹木,很快就到了樹林的另一頭,這是他距離戰場就更近了。還冇等他穩住戰馬,樹林外麵就是一片人喊馬嘶,火光擾動。韓常連忙下了馬,奔到一棵大樹後麵躲著,露出半張麵孔,向著樹林外麵張望。

樹林外麵是一條通往相州的開闊官道,官道上這時候都是奔跑的潰兵,有人騎馬,也有人步行,看他們的戰襖和甲冑,似乎是常勝軍和南京路漢軍。

這群人一邊跑還一邊在亂紛紛的發喊,韓常側耳聽了聽,就聽見一個讓他難以置信的訊息。

“樞密相公冇了,樞密相公讓宋國的大(念代)王斬了,快跑啊,宋國大王厲害,宋國大王的兵追來啦......”

什麼?樞密相公......劉彥宗?劉彥宗讓宋國的“戴王”給砍了?韓常心說:這姓戴的一定是宋人的大將軍吧?

他剛想到這裡,遠處就傳來了密集的馬蹄聲,密集到了連成一片,還越來越響,到了最後大地都在微微顫抖了!

韓常倒吸一口涼氣兒,這怕是有上萬的騎兵在縱馬奔馳吧?

原來宋朝禁軍的主力,就在大名府啊!

不行,得趕緊回去報告菩薩太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宋有種,大宋有種最新章节,大宋有種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