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話音雖輕,卻猶如晴天霹靂,在陳閒心間炸裂。

“你……”他愣在那裡,表情複雜,“真有眼光……”

有個屁的眼光!

他初來乍到,雖然還不清楚書院是什麼地方、跟儒教有何關聯,但明白一點:夫子尊為人間泰鬥,想繼承其衣缽,執掌儒教,談何容易。

連他自己都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自己能鹹魚翻身,踏上武道最巔峰。是誰給神秘人的信心,認為他能達成這個難度爆表的條件?

陳魚見狀,好奇地道:“哥,他讓你做什麼?”

和尚盯著他,也想知道神秘人究竟說了什麼,令他反應如此激烈。

神秘人笑意愈濃,“怎麼樣,敢不敢試試?”

陳閒不假思索,“試試就試試!”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保住小命最要緊,哪管它日後巨浪滔天。什麼書院不書院的,嗬嗬,等老子溜到天邊,就算毀約,你又能奈我何?

“成交!”

神秘人繼續傳音,指點道:“殺小禿驢的方法很簡單,隻是你還矇在鼓裏罷了。你左掌心裡,其實藏著一個東西……”

陳閒一愣,不由抬起左手細視,並未看出任何異常。

“也不能稱它為東西,確切地說,它已經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你不會運氣修行,還不會伸手拍掌麼?”

陳閒眸光微凝,揣摩這句話的含義。

剛出生的嬰兒懵懂無知,在學習筷子吃飯之前,就已經會手抓、吸奶,因為手和嘴都是身體的構成部分,這是他的生理機能,與生俱來。

同理亦然。

陳閒不懂修行,無法運行任何功法,也沒關係,因為他要用的那東西,是屬於他自己的身體器官,本來就跟真氣無關。

隻要他能控製身體,按自己的心意行動,這就足夠了。

話說回來,靠修行算什麼本事?真正牛逼的大佬,彈指一揮,平A都能秒天秒地!

“你指的是什麼?我怎麼看不見?”

還有個疑問,他冇說出口。

我自己的身體,當然數我自己最熟悉。連我都察覺不到,你纔剛遇見我,怎麼會知道有東西藏在手心裡?

疑惑稍閃即逝,危急時刻,他已顧不上考慮太多。

神秘人暗暗說道:“現在,我教你喚醒它。閉上眼睛,伸出左手,我念一句,你就跟著喊一句,大聲地喊出來!”

陳閒點頭闔眸,神色肅穆,左手正對那和尚。

“天地不仁!”

“天地不仁!”

他縱聲大喊,響徹廟宇。

“吾執掌此珠,願憑一己之力!”

“摧山、吞海!”

“降妖、伏魔!”

“弑神、誅聖!”

“辟地、開天!”

“摧”字甫一出口,他掌心間透出幾絲明黃色光束,彷如東方破曉的朝陽,亮麗而柔和,並不刺眼,讓人覺得溫馨。

和尚大駭,臉色蒼白,迅速轉過身。

陳閒明明不懂修行,卻施展出法力,怎能不令他震驚。他清醒地意識到,神秘人的指點已奏效,自己再遲疑片刻,恐怕就真的玩完了!

“怎麼會這樣!”

他驚懼之下,疾速衝向廟外,可惜太遲了。

千鈞一髮之際,陳閒凝眉長嘯,殺氣凜然,二字從唇齒間迸發而出。

“伏魔!”

他左掌微顫,光華燦爛,陡然爆發出萬道金光,宛如實質一般,銳不可當,隻在瞬息間,便洞徹前方黑夜。

夫子廟大放光明!

在這湮冇天地的恐怖金光麵前,和尚的身軀顯得單薄,不堪一擊。他前腳踏出門檻,還冇反應過來,便被金光吞噬其中,不見蹤影。

他到死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陳閒掌心之物覺醒的威力,竟恐怖如斯!

廟內光芒強盛,已非肉眼所能直視,也冇人看清,光芒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陳魚倒在後方,暈厥不醒。

陳閒的吟誦尚未結束,光芒愈演愈烈,也遠遠冇到極限。伏魔隻是開始,他還要弑神誅聖,辟地開天!

須臾過後,他唸完誓言,隻覺身子空虛,彷彿被榨乾一般,前所未有的疲憊。

“你怎麼會知道……”

他體力衰竭,腳下一軟,昏迷倒地。

牆角沉寂無聲,神秘人冇回答他的問題。或許,他已然離去。

外麵風雨消散,金光退去,夫子廟重新融入夜色。

在陳閒左掌心,一顆明黃色的珠子鑲嵌其中,約有鵝卵石大小,通透而圓潤,蘊藏著無窮的生命力,靈性十足。

黑暗裡,柔光流轉。

像天外的星辰。

又像是黑夜的眼睛。

……

……

這一夜,陳閒睡得很安詳。

日上三竿,他從深度睡眠中醒來,揉了揉眼睛,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神秘人、誓言、靈珠……

昨夜的情形在腦海裡倒映,明明很清晰,他卻覺得太不真實。

好端端的,手心裡為何會藏著一顆珠子?難道自己的身世並不尋常,其實擁有尊貴血脈?

“嗯,網文套路都是這樣:主角穿越後,一開始身份平凡,後來漸漸發現,自己竟是某位大能遺留在凡間的傳人,背後藏著極深淵源!”

這種劇情雖然狗血,卻能合理地解釋,主角們為何身懷天賦異稟。畢竟龍生龍,鳳生鳳,讓路人甲生出絕世天才,也太難為人家的基因了。

宿主的真實來曆不淺,所以手心暗藏玄機,這是最符合邏輯的可能。

想到這層,陳閒坐起來,環顧四周,“魚兒,我有話問你。”

他要跟妹妹聊聊,或許能發現端倪。

然而,廟裡空蕩無人,並不見陳魚的身影。

“魚兒、魚兒……”

他連叫數聲,仍不見應答,這下意識到不妙,慌忙起身在周圍尋找。

雖然從穿越到現在,還不足二十四小時,他不至於立刻跟陳魚培養起濃厚的兄妹情,但也不想當喪門星,剛出世就把親人給妨掉。

“魚兒,再玩躲貓貓,哥就要生……”

“氣”字冇出口,他戛然而止,視線定格在妹妹睡過的草窩裡。

草窩裡放著一本冊子,陳閒躬身去取,發現還有張字條,筆跡工整有力。幸好,這世界的文字跟漢語繁體字很相近,他能勉強辨識。

“汝妹吾養之,恭候佳音。”

他先是一怔,旋即臉色劇變,“你妹!”

憑他的聰慧,不難猜出,這應該是神秘人的留言。

所謂“恭候佳音”,是指讓他去書院修行、設法得到夫子傳承一事。神秘人的用意很明顯,這是在威脅他,若敢食言違約,就把陳魚撕票!

神秘人心機險惡,原來在跟他談條件時,便已誌在必得,想出綁架人質的毒計,脅迫他就範。

這就是與虎謀皮的代價。

陳閒目光冰涼,將紙條撕碎,再去看冊子時,發現上麵又寫著一句話,“我說過,這件事對你冇有壞處。”

進那座書院修行,成為儒教弟子,乃至繼承夫子衣缽,這是無數人畢生渴求的夢想,飛黃騰達,怎麼能算壞處?

看起來,對方隻是給他定了個大目標,似乎並無謀害之意。不過,逼一個鹹度超標的佛係少年,去攀登世間最高峰,這事怎麼看都不靠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不想當第一啊,我真的不想當第一啊最新章节,我真的不想當第一啊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