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2;

陳閒身形驟僵,停在原地。

操蛋,這禿驢連小姑孃的身子都饞,真特麼下賤,自己彆想溜之大吉了!

和尚的奸笑聲猥瑣至極,“外麵大雨滂沱,小妹妹與其出去濕身,還不如陪灑家快活一宿,抱團取暖!哈哈哈!”

陳閒聽得頭皮發麻。

陳魚羞怒交加,轉身罵道:“呸,臭不要臉!想取暖是吧?我讓你好好暖和暖和!”

她伸出小手,隔空抓向篝火。下一刻,那火堆陡然炸裂開來,烈焰飛舞著,撲向席地而坐的和尚。

陳閒看到這一幕,不禁錯愕,“穿越後光顧著躲雨了,疲於奔波,我竟然忘記問問魚兒,我倆是什麼實力!”

這時,和尚從火裡衝出,怒目圓瞪,法相威嚴,出言卻汙穢不堪。

“小賤婢,灑家肯垂幸於你,是你的福緣,你卻不知好歹,非要找死!”

話音未落,他揮起左掌,一道金色佛印氤氳而出,通透而精純,蘊含強大的力量,強勢轟向陳魚。

相襯之下,陳魚身材嬌小,卻昂首挺胸,巋然不懼。她箭步向前,同樣揮掌,裹挾著淡淡清光,玄妙輕柔,迎擊那偌大佛印。

嘭!

雙掌對碰,迸出錚錚金石聲,清越激盪。

佛門金光大盛,越發莊嚴神聖,那和尚的麵容卻越發猙獰可憎,儼然是個氣焰囂張的邪魔。

“區區初境,哪來的底氣猖狂!論掌法內功,佛門當數天下第一,你也配在灑家麵前賣弄!”

陳魚倒飛而回,重重摔在夫子像上。

塑像碎成泥塊,自身難保。

她墜落在地,臉色煞白,嘴角溢位鮮血,眸光裡充滿憤怒和不甘。

“憑什麼!這種禽獸也能修成佛法!”

她不明白,佛家勸人向善,積累功德,堪稱最純淨無垢的修行流派,他們參悟的力量光明而剛正,為何卻能被豺狼之徒掌握,禍害世間?

陳閒跑上前將她攙起,心疼地道:“你傷得很重,彆說話了!”

那和尚獰笑著,緩緩逼近。

陳魚死死盯著對方,憤然道:“我看得出來,禿驢仍在初境之內,並不比咱倆強太多,若非修的是佛……咳、咳!”

她情緒激動,猛地吐出鮮血。

陳閒很苦惱,“唉,什麼佛門法理、道家精義,都是人類為達成意圖而披上的外衣罷了。傻丫頭,彆把它們想得太神聖,大道從心,不在於形!”

善惡黑白,豈是三言兩語就能辯清的。

前世他看過的小說裡,正道個個都是魔頭,魔道反而遍地好人。類似的設定雖然爛大街,卻很好地詮釋了一個道理:正邪皆在一念間。

一唸佛魔,本就搖擺不定,天道哪能立即測驗出,某人在某時某刻某地出於某些原因使用某種功法對付某人時,他是正是邪?

還是彆為難老天爺了!

陳魚太年輕,聽不進去道理,不甘地道:“哥,這淫僧擅長內功,不能跟他硬拚!你輕功很好,隻要使出射日訣,跟他貼身肉搏……”

“等等!”

陳閒打斷她,一臉尷尬,“你說什麼日?”

陳魚惘然。

被她這麼盯著,他不好意思地乾咳一聲,弱弱道:“你知道的,我今天忘記一些事,其中也包括功法修行……”

陳魚表情一僵,再次吐血。

陳閒抬頭假裝看屋頂,心裡鬱悶到極點。

“瞧瞧人家彆的穿越者,開局必得金手指,霸氣各種漏!怎麼到了我這裡,不僅外掛冇到貨,還啥都忘了,這是要活不過三章的節奏啊!”

關鍵時刻,男人不要說不行,但現在的狀況是,他真硬不起來。

這開局太坑爹,他冇繼承宿主的記憶,連最基礎的運行真氣都不會,即使有再逆天的神功,也施展不出來,還玩個柰子!

此時,角落的神秘人幽幽開口,語氣玩味,“大道從心……小子,你悟性不錯,我可以幫你一把,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和尚一愣,盯著陰影角落,見對方高深莫測,自己之前竟毫無察覺,不由忌憚地停步。

陳閒既驚喜又意外,“多謝前輩仗義出手!請問是什麼條件?”

這神秘人陰森可怖,看著不像善類,卻在自己危急之時,主動開口相助。難道世上真是好人更多?

神秘人嗬嗬一笑,話音詭譎,“你想多了,我隻是指點你幾句,不會親自出手。從始至終,生死都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陳閒的笑容瞬間凝固。

媽賣批,我什麼都忘了,一時之間弄不出真氣,還要你指點個寂寞!

他隻好坦白道:“不瞞前輩,我今日腦部遭創,喪失記憶,真的連運氣之法都忘得一乾二淨。此刻臨陣學藝,恐怕無濟於事。”

和尚聞言,急忙朝神秘人行禮,恭敬地道:“前輩願作壁上觀,再好不過!雨夜漫漫,我們兩個小輩切磋,正好供您消遣!”

說罷,他轉身看向陳閒,眼神嘲弄,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大道無形,雖變化萬千,都以運氣為基礎,因為在這世界上,真氣是構成所有事物的精華,也是諸般法力的來源。

要想成為武修,掌握超凡脫俗的力量,就必須先學會運行經脈、吐納真氣,接下來才能修煉功法,迸發出威力。

陳閒不會運氣,便如無根之木,冇有力量來源,縱有高人臨場指點,又有卵用?隻要神秘人遵守承諾,不出手相助,他就死定了!

畢竟,眾所周知,凡夫俗子絕不可能匹敵武修。

陳閒皺眉,寒聲道:“有什麼條件,前輩儘管開口!隻要能殺死這禿驢,我在所不惜!”

他淪落至此,絕非因為自身愚笨導致,都怪天意弄人,他不但冇繼承宿主的記憶,從零開始,還一上來就陷入絕境。

這就是現實。

跟小說裡不同,敵人不會等他準備好後,才前來挑釁送人頭。屋漏逢雨、雪上加霜,往往纔是更真實的情形,不接受也不行。

古有林沖風雪山神廟,今有陳閒風雨夫子廟。事已至此,他隻能孤注一擲,賭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奇蹟。

陰影裡,神秘人目光閃爍,冇再開口說話,而是以神念傳音,將話語飄入陳閒腦海中。

“我的條件,對你而言並冇有壞處。聽好了,我要你拜入書院門下,繼承夫子的衣缽,當上儒教新掌教!”

app2;

(https:///72019_72019725/557647861.html)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真的不想當第一啊,我真的不想當第一啊最新章节,我真的不想當第一啊 筆趣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