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秦珝上下打量了一下楊婉清,然後說道:“我感覺你的秘密沒有多大。”

“你那是啥眼神?”

楊婉清看著秦珝的眼神,頓時就渾身不舒服,然後說道:“這個秘密可是新鮮的秘密,關系你的生死的,你說大不大?”

“多大?這麼大?”

秦珝用手比劃了一下,然後又說道:“還是這麼大?”

“……”

楊婉清一瞬間,以為自己遇到了個傻子。

這麼不關心自己的生死嗎?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這麼不關心自己的生死?”

楊婉清翻了個白眼,然後說道:“你就說,換不換吧!別扯這些有的沒的。”

秦珝有點無奈了,這車開到了對方的臉上了,車輪都來回滾了好幾圈了,對方一點感覺都沒有,真的沒有意思。

“你能有什麼秘密?”

秦珝攤了攤手,然後說道:“你之前是個刺客,現在過來跟我說一個關於我生死的秘密,無非就是我的懸賞加碼了唄,又有人要來刺殺我了唄,我怕嗎?”

“你……”

楊婉清看著秦珝,一臉的驚恐:“你是怎麼猜到的?”

她根本是沒有想到,秦珝竟然一下子就猜到了。

這怎麼可能?

這種事情他也是剛剛才知道的,有人下了個加急單,要把秦珝一個月之內乾掉。

因為她手裡有秦珝的單子,所以這個單子她接不了,看不到是誰掛的單子。

“你是不是傻?這我都猜不到?”

秦珝頓時無語的看著楊婉清說道:“我不僅知道這件事,我還能猜到是誰下的單子。”

“你這麼厲害?”

楊婉清看著秦珝,然後說道:“你就不怕有人來殺你?雇我,我來保護你,一個月,一千貫如何?”

“……”

秦珝看著楊婉清,一臉無語的說道:“你連我都打不過,怎麼好意思保護我的?給我當肉盾?”

“……”

楊婉清翻了個白眼,然後說道:“要不是我不知道你有護心鏡,你早就死了!別人不一定刺你的心臟,等你睡熟了,把你腦袋砍了,你不就死了嗎?還有啊,他們也許會給你的飯菜下毒,你就不怕嗎?”

“……”

秦珝像看白癡一樣看著楊婉清。

睡覺的時候,誰能殺我?我的衣服自動保護罩,用核彈殺我嘛?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核彈?

再說飯菜下毒這種事,除非對方買通了系統,要不然,誰能殺了自己?

開什麼玩笑呢?

殺自己?

根本不存在的好不好?

他壓根沒有一絲一毫的擔憂。

對方想要殺了自己,除非出動十萬人以上的大部隊,或者用核彈。

這兩者滿足其中之一有多難?

自己處在皇城邊上,這麼多的部隊來到這個地方,除非造反,否則真的拿自己沒辦法。

最關鍵的是,自己打不過難道不會跑嘛?

自己又不是個傻子,除非有人用核彈偷襲自己,要不然,真的死不了。

這樣的事情,秦珝根本不擔心的。

“你還是走吧,這裡陛下經常過來的,就算陛下不過來,被別人看到了,你也討不到什麼好處的,我不需要保護的。”

秦珝直接就明確的拒絕了楊婉清。

楊婉清聽到這個話之後,頓時就說道:“你確定不需要我的保護?”

“我說你不會是缺錢了吧?”

秦珝一臉無語的看著楊婉清,感覺她好像是缺錢了。

要不然怎麼會這麼想要保護自己?

“???”

楊婉清整個人都不好了:“你是怎麼猜到的?”

“……”

秦珝一臉無語,然後說道:“你要錢乾什麼?”

“我準備去一趟利州,身上沒錢。”

楊婉清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你就讓我保護一下你嘛。”

“……”

秦珝翻了個白眼,然後說道:“你去利州乾什麼?這利州又不遠,你去那裡要一千貫乾什麼?”

“我去利州訪友,所以需要點錢。”

楊婉清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的尷尬。

去利州訪友?

要一千貫?

這也太多了吧?

用這麼多錢去訪友?

搞笑的吧。

“訪友要這麼多錢?你是不是認為我錢多人傻?”

秦珝看著楊婉清,然後說道:“你不說實話是不是?不說就走吧。”

聽到了秦珝的話之後,楊婉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糾結。

她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這件事是個很大的秘密。

“你真的想要知道這個秘密嗎?”

楊婉清對秦珝說道:“這個秘密真的很大的。”

看著楊婉清欲說還休的表情,秦珝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到底是什麼秘密,你說出來,我幫你參考一下,說不定我會幫你呢?”

“這個秘密可能會顛覆大唐,你會幫我嗎?”

楊婉清看著秦珝,然後問了一句。

“哦,那我明白了,你不用說了。”

秦珝看著楊婉清,然後說道:“我對你叔父的這個身份相當的好奇啊,他竟然能夠知道這麼多的東西,真的是厲害啊。”

“我叔父當然厲害啦!”

楊婉清高傲的抬起了頭,然後說道:“不過我是不會告訴你我叔父的身份的,不過你到底明白了什麼?”

秦珝翻了個白眼然後對楊婉清說道:“你想去利州找我嶽父是不是?”

“你嶽父?”

楊婉清頓時就驚呆了,什麼情況?

“沒錯啊,應國公是我的嶽父啊,你難道不是找他去的嗎?”

秦珝反問一句。

“啥?”

楊婉清驚呆了,然後對秦珝說道:“應國公的大女兒不是嫁給了程處默嗎?還是李世民賜婚的,他的二女兒才四歲啊!最小的女兒,也剛剛三歲,我沒有聽說他收過義女啊!你……”

“未婚妻的父親難道就不是嶽父了嗎?”

秦珝翻了個白眼,然後對楊婉清說道:“你快說,你是不是去找他的?”

“沒錯!”

楊婉清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你已經明白了,那我也不多說了。”

“那要不我雇你去幫我保護一下我的未婚妻吧,別讓她被人欺負了,如何?”

秦珝看向了楊婉清,然後說道:“一年一千貫,你先保護她十年,我直接給你一萬貫如何?”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是李世民的後台,我是李世民的後台最新章节,我是李世民的後台 筆趣閣1.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