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片桃花源,花瓣散漫。

桃花掩映深處,雲霧繚繞,氤氳朦朧,藏著一道道倩影,或拈手撫琴、或翩然起舞,皆美的如夢似幻。

皆葉辰家的媳婦。

不知哪一年,葉辰回來了。

也不知哪一年,他們離了恒嶽,來了這片桃花源。

開墾三畝稻田,種上十裡桃花。

不問紅塵事,不管世間修。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上個紀元的夙願,終是在這個紀元得以圓滿。

眾女時而側眸,看一眼不遠處。

那裡,葉辰正在灶台忙碌,哼著小調兒大秀廚藝。

居家好男人,他絕對是出類拔萃的一個。

灶台之下,一排小腦袋整整齊齊,男娃虎頭虎腦,女娃如小精靈,大眼都很靈動,肉呼呼的、粉嘟嘟的,皆葉辰家的小寶寶,小傢夥們很調皮,總會在葉辰轉身的瞬間,偷摸抓點東西吃,動作很麻溜。

“咱家揭不開鍋了。”

“把你們幾個,拉到集市上賣了。”

“該是能換不少錢。”

葉辰看著幾個小娃娃,露了雪白的牙齒。

好嘛!一句話小傢夥都跑了,邁著蹣跚的小腳步,各找各的媽,生怕這不靠譜的爹,真給他們拉走賣了。

“彆老嚇唬他們。”

夕顏瞪了一眼,順手一個桃子砸了過來。

“這有了娃,就是不一樣。”葉辰一聲唏噓,也是唉聲歎氣,“我記得,你初入恒嶽時,可乖巧了。”

“都是你教的好,總忽悠我偷師祖的胸.衣。”

“這不能怪我,找楚萱楚靈,我是她們帶出來的。”

“往飯菜裡放特產,也是我們教的?”

楚萱與楚靈側眸,集體送了葉辰一個斜視的眼神兒。

“哪壺不開提哪壺。”

“某些人哪!還想霸王硬上弓來著。”

“聽說,被揍得不輕。”

逢懟葉辰,這幫漂亮的妹子,都格外的團結,真把某人的光輝事蹟拎出來的說,八百年都未必說得完。

葉辰不以為然。

臉,是個好東西,有時可以不要的。

如他,最驕傲的事不是滅了天,而是把這片土地的人,都帶的倍兒有活力,說話好聽,而且很懂禮貌。

晚餐,還是很溫馨的。

一家人圍坐,說說笑笑,溫馨無比。

飯後,葉辰躺在了臥椅上,輕輕搖著,靜看星空。

遠離喧囂,安逸平靜。

無紛紛擾擾,無爾虞我詐。

如此完美,他經曆過。

曾經六道輪迴中的人間道,就是這份完美。

那,是遺憾的。

也不知是人間道演的太真,還是他入戲太深。

每每憶起,都不免心疼。

妻子的淚。

妻兒的不捨。

都恍似一道永恒的傷疤,死死烙印在了靈魂中。

還好,歲月不老。

人間道的遺憾,塵世間得以彌補。

眾女也在,多單手托臉頰,靜看星空,依舊時而側眸,看一眼她家的葉辰,一個個的,都笑的傻傻的。

“孃親,我想聽你和爹爹的故事。”

小傢夥們兒依偎在孃親懷抱,說的奶聲奶氣。

“我們,是在煉丹爐中相遇的。”

.......。

“孃親是你爹爹的師傅,當年他可調皮了。”

........。

“是你爹爹,將孃親從地.獄拉回了人間。”

........。

“九世的祝福,那是一種古老的傳說。”

........。

“我們曾相忘江湖,是一段亂情的曲.....。”

........。

這,是一段段頗久遠的故事。

眾女美眸迷離,神色癡醉,真如講故事,說著他們的當年,一幅幅畫麵,都好似猶在昨日,曆曆在目。

曾經的某年某月,遇見了一個叫葉辰的人。

一個淒離卻美好的夢,便伴著歲月,拉開了帷幕。

夜深了。

小傢夥們兒似是倦了,在孃親懷中入了夢鄉。

眾女還在說,淺笑中有柔情。

前塵往事太苦,卻似毒藥,讓她們上了癮。

“天不早了,洗洗睡吧!”

葉辰起身,拂手一片雲,挨個接過了眾女懷中的娃娃,也是挨個放在了雲團上,頗有幾分慈父的溫情。

這個爹,可不是敬業。

這個爹,是怕小傢夥醒著,妨礙他與媳婦交流感情。

今夜花好月圓,總得乾點兒啥。

畫風變了。

本是眾女的一個青春回憶錄。

因他這麼一整,有點兒愛情動作片的苗頭兒了。

“來來來,排隊。”

“滾。”

眾女挨個抱走了孩子,臨走前,一人踹了某人一腳。

浪漫一回不好嗎?

好好的氣氛,到你這,就剩浪了。

清晨。

和煦陽光灑滿大地,給新一日蒙了一件祥和的外衣。

桃花源有來客。

乃熊二小胖子,個頭不見長,渾身的肥肉倒是一坨挨一坨,遠遠望去,哪裡像個人,那就是一個球啊!

“歲月啊!真是一把殺豬刀。”

“遙想當年,俺們倆那叫一個青澀。”

“記不記得那次拍賣。”

熊二神色悵然,跑這煽情來了,倆眼卻咕溜溜轉,說是來找葉辰敘舊的,可來了之後,仰恩而都冇看一眼葉辰,淨看他媳婦了,多日未見,又漂娘了。

如他,某些人也是三天兩頭的來串門兒。

如謝雲、司徒南、霍騰、小靈娃...一回都冇拉下。

不要懷疑。

俺們就是來看美女的...嗯...找你敘舊的。

對此,葉辰都會用最熱心的去接待。

丹聖嘛!存貨多的是。

好不容易來一回,不吃飽哪能走。

熊二他們子孫滿堂,他這個皇者,功不可冇的。

就這,某些人依舊不長記性。

又是一個桃花漫天的月夜,桃花源如夢似幻。

今夜的葉辰,並未躺在臥椅上,而是靜靜仰看蒼緲。

楚萱走來,“在看什麼。”

“冇什麼。”葉辰微微一笑。

簡單的對白,似有頗多的寓意,身為他的妻,自是懂,這些天的葉辰,有些太反常,那雙深邃無邊的眸,似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連她們都看不透。

正因看不透,所以才害怕。

這一夜,葉辰墮入了沉睡。

他這一睡,便是很多年,眾女每日都在,看的最多的,便是他緊皺著的眉宇,似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

“是什麼。”

神尊不止一次喃語,總會在夜深人靜時,仰望虛無。

不知從哪一日起,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等感覺,其他天道自也有,曾有幾瞬,頗感心悸。

世人自不知。

新紀元太平盛世,祥和籠暮著整個宇宙。

轟!

永恒的太平,終因一道震顫寰宇的轟隆,被徹底打破,整個宇宙,都晃盪不堪,所有的光都暗淡無比。

青天白日,天突的黑了。

或者說,是被一隻大手掩成黑暗的,那隻手,太大了,遮了浩宇乾坤,能見掌指間,刻滿了古老的符文,攜毀滅之威,自遙遠的縹緲而來,要泯滅人世。

“那...那是什麼。”

芸芸眾生皆色變,哪怕是至尊,都心靈戰栗。

因那隻手,世間再不見一絲光明。

多少年了,這個新紀元的宇宙,第一次這般黑暗。

無人動。

準確說,無人動得了,被滅世的威壓,碾的動彈不得,莫說世人,連五天道都不例外,大手攜帶的威壓,是超越荒帝級的,凝固了乾坤,也定格了規則。

滅世嗎?

太多人喃語,忍不住心靈顫抖。

黑暗。

絕望。

這等心境,像極了上個紀元天道滅世時。

轟!

蒼生危難之際,一道永恒劃破了天際。

乃葉辰,終是醒了。

他之一劍,即是救世的一劍,劈開了滅世的大手。

那一瞬,他喋血了。

自他成天道、自他褪天道,蒼生還是第一次見他受創,血光刺目,永恒軀上滿是血壑,於蒼緲踉踉蹌蹌,看嘴角淌溢的每一滴血,都染著一縷毀滅之光。

那一瞬,他也望見了一座門。

該是傳說中的永恒之門,通往永恒仙域的門戶。

“小看你了。”

淡淡的話語,響滿乾坤,不知是誰說,卻是枯寂冰冷,如上蒼的宣判,獨有一份威嚴,誰都忤逆不得。

“永恒天。”

葉辰一語平淡,似知誰在說。

“人道?”

“笑話。”

冰冷的話語,一寸寸枯敗了諸天。

“你也怕。”

“怕人道。”

“怕芸芸眾生。”

葉辰的話,還是那般平淡,正一寸寸枯敗的諸天,因他又一寸寸的復甦,破碎的山河,又重現永恒生機,他或許不是人道統帥,卻會撐住某個古老的使命,會為眾生,燃起黑暗籠暮前...最後一片輝煌。

“自不量力。”

還是一隻滅世的手,自虛無中降下。

“諸天氣運,浩然長存。”

葉辰一劍永恒,第二次斬開了浩宇,手提永恒劍,如一道不朽光,直插浩渺,穿越了天地玄黃,掠過了宇宙洪荒,射向了那座比夢還遙遠的永恒之門。

他要戰,也必須戰。

不止為一個答案,還為守護身後的大好山河。

他,依舊是諸天...最璀璨的一抹。

也是他,劃破了宇宙的黑暗,賦予了蒼生光明。

“若我死,便你來。”

葉辰喃語,帝軀在一寸寸燃燒,曾在永恒的一瞬,望向了一方,似能隔著無儘虛妄,望見一個還在猥瑣發育的小武修,他若戰死,那個人...便是希望。

“葉辰。”

嘶吟般的呼喚,是撕心裂肺的。

那是他的妻子。

還是那個桃花源。

還是那一道道倩影,抱著一個個孩子,淚眼婆娑。

終究,他還是要走的。

人間道的離彆,終究還是要在塵世間上演一回。

葉辰一瞬回眸,對妻兒、對桃花源、對恒嶽、對大楚、對諸天、對芸芸眾生,露了最後一抹滄桑的笑。

“永恒...再見。”

《完》

【作者題外話】:仙武,完結了。

老實說,有些放不下。

最後一個字打下,心裡空落落的。

書從2016年10月開始上傳,差不多快四年,回想當初寫《仙武》時,是一腔熱血,也是滿懷理想,隻想把自己心中的故事寫出來。

眨眼四年。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哭過笑過。

《仙武帝尊》的故事,在今天落幕了。

千言萬語,難以形容此刻的心情。

願大家多年後,還能記得有一本書叫《仙武帝尊》

也願大家多年後,還能記得書中有個皇者叫葉辰。

不煽情了。

說下書吧!仙武裡的有些坑,如刑字小娃、女帝、永恒天、永恒仙域這些,都會在《永恒之門》這本書裡填上,兩本書是有聯動的,後麵會一一為大家呈現。

多謝各位道友的一路支援和鼓勵!!!

誠心祝願仙武的書友,每天快快樂樂,事事順心。

最後,江湖路遠,大家...珍重。

我們...永恒再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武帝尊(神武仙蹤),仙武帝尊(神武仙蹤)最新章节,仙武帝尊(神武仙蹤) 客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