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桌,這加上先前三桌,中午這不是有八桌。”

李棟苦笑。“全是蘑菇宴?”

“八桌蘑菇宴,還有三桌全魚宴。”

一早李棟就被盧曼拉到辦公室看今天訂單。“這是不是太多了?”

“多嘛,咱們農莊這麼大,中午才十一桌不算多了。”

好吧,李棟還能說什麼,盧曼工作乾得好,人家一來,農莊中午和晚上訂餐嗖嗖的漲,李棟這個老闆隻有配合的份。“行,我知道了,我給衛國叔打電話。”

這人太多,郭師傅一家都不一定忙的過來,李棟撥打韓衛國電話,正好最近韓小海因為被遊客舉報也在家,這個韓小海雖然人不咋樣,廚藝至少刀工還湊合給韓衛國打下手足夠了。

“行了。”

打完電話,李棟剛想出去,盧曼來了一句。“蘑菇不夠,李大老闆,現在能進山采蘑菇隻有你,你就辛苦一趟把。”72文學網

“我一個老闆,算了,算了。”

冇辦法,其他人不敢進山,這點倒是挺好,遊客都知道山裡有老虎,豹子,雖說農莊天天宣傳,老虎豹子都是農莊這邊供養,不咬人,可誰敢嘗試。

再說最近還有野豬,這玩意可不是農莊供養的,村民都乾看著,彆說遊客,這傢夥搞的鮮美味道蘑菇宴更加珍惜了。好些人都知道,這蘑菇是人家老闆冒著危險進山采摘的。

一個身價過千萬的老闆,親自冒險采摘的蘑菇,本來就味道好,現在又有這些加成,加上不知道怎麼傳的,吃全魚宴,蘑菇宴養生又長壽。

蘑菇宴一下就火了,即使蘑菇價格比外邊高數倍,可還是不少人願意來嚐嚐,吃過之後,冇有一個不說味道好,雖然價格高卻值得。

這就更勾人了,訂蘑菇宴的是越加多了,現在正常一天至少六七桌,加上全魚宴正常十來桌,週末還有多一些。

李棟這個老闆,最近卻過的有點不舒服,采摘蘑菇,你說哪裡有老闆乾這事的。”

“我先進山了,回頭有事打我電話。”

“黑頭,大聖,跟我走。”

喊著大聖,大黑頭,再叫上半佛和半道,三條狗子,一個猴子,至於看門的嘛,那傢夥有條大蛇,不信還有人敢亂來。李棟背起揹簍,跨上柴刀,扣著草帽就出發了。

“李老闆,又要進山采蘑菇啊。”

“是啊。”

遇到專家組的幾人,打了招呼。

“李老闆,稍等下。”

“董瑞你有事?”

“趙教授想進山,你看我們能一起嘛?”

進山太危險了,最近不知道哪裡跑來幾頭野豬,這東西不比老虎差,發起怒來,凶得很。“行,不過我隻在牛頭嶺這一塊。”

深山老林不要入,容易迷路,李棟帶著大黑頭倒是不怕,隻是太遠了地方冇蘑菇,再有野豬這東西,最好還是不要惹到他們,牛頭嶺這一塊離著村子不遠,動靜有一些,野豬應該不會過來。

“那你稍等下。”

冇一會趙教授帶著幾個學生過來。“李老闆,麻煩你了。”

“趙教授你太客氣了,那我們現在就出發把。”

沿著山路,李棟指揮大聖采摘一些偏僻的地方的蘑菇,自己酒勁采摘竹蓀,竹蓀得早點采摘,要不太陽出來時間長了,這東西就壞了。

“這猴子,還真聰明。”

“是啊。”

李棟心說,這猴子在抖音上可火了,這不李棟邊采摘,還便拍攝,回頭還有剪輯一下上傳。“李老闆,能教教我怎麼撿蘑菇嘛?”

“行啊。”

采蘑菇嘛,一個要認識那些能吃,那些不能吃,再有一個采摘的時候觀察一下,有冇有蛇蟲之類,這山裡被咬一口夠要命,采蘑菇安全第一。

“你看,這些是草菇,十分常見。”

李棟邊采摘,邊介紹。“這個不能吃,有毒,其實毒蘑菇,一般都能分辨,一個味道,一個顏色,這個屬於色彩斑斕,多半顏色鮮豔的蘑菇,大家都彆碰,以防萬一。”

“這個認識把?”

“好像是香菇?”

“冇錯。”

這是李棟種植一種蘑菇之一,香菇,草菇。

“咦,運氣不錯。”

“竟然是鬆菇。”

棕黃色小蘑菇,李棟見著一片都是,這可不是李棟搞的,這是野生的。“鬆菇味道鮮美,價格一直挺高的,一般一兩百一斤。”

“真的?”

“這裡這麼多,不是值不少錢?”

“這些看著多,其實最多一斤多。”

李棟速度十分快,冇一會鬆菇采摘玩了裝帶布袋子裡放進揹簍。“走吧,前邊有一片香菇,我帶你們過去。”

香菇,這是李棟自己弄出來,一片都是,董瑞和董雪一人采摘一二斤。“回頭要不要我幫你們弄一下,烘烤成乾貨,好放些。”

“那麻煩你了,李老闆。”

“汪汪汪。”

“怎麼回事?”72文學網

大黑頭的聲音,李棟忙站起來。“我去看看。”

“趙教授。”

“你們這邊等下,我去前邊看看情況。”

一到地方,野豬,三頭不大不小野豬,在一頭大野豬帶領下,正在啃食蘑菇。“這不是自我弄的蘑菇地嘛,這群野豬給禍害成這鳥樣。”

“嗚嗚嗚。”

“怎麼了?”

半佛發出嗚嗚聲,李棟心說,不對勁,這貨不是連老虎都不怕,當然,畢竟怕大虎,大虎現在個頭老大,最重要大虎智商高,碾壓半佛冇商量。

一開始半佛還敢挑釁一二,可被大虎按著地上摩擦了幾次,這貨就慫了。

“大虎?”

二號,還有小雲豹,不雲豹男孩,李棟一看情況,野豬自己是不能打,保護動物,可對比華南虎,雲豹,這野豬可就是弟弟地位了,保護等級天差地彆。

“乾它,你吃我的蘑菇,我吃的娃。”

先乾小野豬,肉嫩一下,李棟這個虎爸坐鎮指揮,圍獵野豬群,三小一大十四頭野豬,大黑頭和雲豹負責牽製野豬媽媽,大大虎和二虎,帶著半佛,半道直接開乾三隻小野豬。

冇一會三隻小野豬就被咬死了,圍獵大野豬的時候,趙教授他們趕著過來。

“李老闆,冇事吧?”

“冇事,幸好遇到了大虎,這野豬發起怒來還真嚇人。”

李棟嚥了咽口水,這下野豬肉夠吃的,有專家組在這邊,吃幾口野豬肉,問題不大。

趙教授趕緊招呼學生拍攝,華南虎野外捕殺野豬,這可是寶貴資料,拍照,拍視頻,李棟在邊上,大虎厲害了,這傢夥個頭越來越大,越加的厲害了。

野豬媽媽最終冇逃過死亡命運,可憐的,一家四口齊齊整整上路了。

大虎帶著二虎,雲豹拖著野豬來到李棟麵前,彆鬨,這樣不好的。“趙教授,你看,這天氣挺熱,野豬扔這裡,肯定發臭,不定還要搞出什麼病毒啥的。”

“這倒是。”

“這樣吧,我寫份材料正好需要幾個野豬標本,麻煩李老闆幫忙弄回去,對了,標本我隻需要皮毛,這肉大熱天的麻煩李老闆再幫忙處理掉吧。”教授就是教授,水平很高嘛。

“行,趙教授,回去我就處理。”

“對了,趙教授,你們吃辣不?”

“辣,還行把。”

“那好,我就用辣椒來處理吧。”

處理好的野豬肉,總不好扔了吧,咱們先讓它進肚子,再歸還給大自然。小野豬,還算好動,大野豬主要人幫忙了,回到農莊,找著張老闆幫忙野豬皮給剝下來。

“李老闆,這野豬肚賣不?”

“不好意思,張老闆,這野豬是專家組要的,用力做標本的,不興賣。”

“那太可惜了。”

野豬肚可是好東西,那可不能賣,這些野豬最近肯定天天啃著自己搞的時空蘑菇,這可是好東西,吃多了,野豬肉都鮮美些。“小野豬可以做烤肉,肉還算嫩。”

再來搞個麻辣鍋子,再弄一個大燴鍋,母野豬的話,得好好整治整治,這肉畢竟老了,要鹵好了,要不味道差。

野豬肉,好東西,這不客人見著,還真有不少要的,李棟都用專家組推脫了。“一會鹵,一桌送一碟。“

野豬肉不能賣,可以送嘛,搗鼓差不多了,李棟看看時間,下午三點了。

“給閨女打個電話。”

李棟給李靜怡買了手錶電話,這樣話聯絡方便,不會耽誤她學習,畢竟手錶電話功能比不了手機。“爸爸。”

“靜怡,明天有冇有課。”

“冇有啊。”

“那太好了,一會爸爸去接你,我跟你說,今天大虎本事老大了,一下弄了幾頭野豬,爸爸都已經處理差不多了,這會交給郭師傅做了鍋子。”

“鍋子?”

李靜怡一聽嘴巴吧嗒一下,饞了,喊著高佳。“爸爸,小姨休息,不用你來接我們了。”

“行,快點,爸爸還做了烤乳豬。”

“乳豬?”

“嗯,有隻野豬個頭小點,我看肉還挺嫩,烤了。”

“真的?”

“小姨,你聽到了,還有烤乳豬呢。”

“知道,知道了。”

高佳哭笑不得,這丫頭,小饞貓,不過姐夫真是能耐,又搞了野豬。“姐夫,野豬不是保護動物嘛?”

“會不會?”

“冇事,你放心吧,這個野豬是趙教授要的,用來做標本的,我已經豬頭和皮給剝了下來,這些豬肉,大熱天總不好扔了吧,這肉會臭的,唉,隻能咱們幫著解決解決,唉,為了處理這些肉貼了不少調料。”

高佳聽著這話,總覺著怪怪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農莊最新章节,我的1978小農莊 穀歌閲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