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的事,得靠自己多爭取嗎?

玉心覺得這句話說得很有道理,她也是這麼想的。

所以,她打算靠自己的方式來爭取。

公孫府是京中安國公府的支脈,聽說……

安國公府二房的少爺公孫吉,要來府裡了。

*

說起這個公孫吉,也算是大名鼎鼎,如雷貫耳。

你要說他是什麼特別窮凶極惡的人吧,他也不是。

他就是……

就是單純的猥瑣。

紈絝子弟該有的毛病,他全都有。

譬如說,喜好美色。

人家喜好美色,至少還有點底線。他可倒好,半點底線都沒有,不僅垂涎人家漂亮小姑娘的美貌,還時不時要調戲一下別人媳婦兒。

雖然也沒鬨出什麼欺男霸女的惡事來,但總歸名聲不太好就是了。

之前來公孫府,一眼便看中了玉心。

若不是公孫樂善護著,說不準,玉心要被他討了去當妾。

此番再次來到公孫府,也是猥瑣地盯著玉心看,一看就露出猥瑣的笑。

好好的年輕公子哥兒,愣是被那略顯猥瑣的笑容,毀得丁點兒氣質都無。

“玉心啊,少爺我這許久沒見著你,可真是對你頗為想念。”

玉心面對這種花言巧語,心中隻覺得萬分惡心。

但這一次去還是強忍著惡心,嬌笑著對公孫吉道:“吉少爺想念玉心,不過是想念玉心一副好容貌是罷了。這世間容貌較好的女子多的是,不差玉心這一人。”

“誒,玉心總是不相信本少爺的真心。”

玉心不動聲色,笑得客氣。

將公孫吉領到公孫樂善的院子裡,而後特特衝在院子裡打掃的繁星道:“繁星,你去,給吉少爺泡杯茶來。”

果不其然,公孫吉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一眼看見繁星的時候,眼神都亮了。

手中用來附庸風雅的折扇,許久都沒搖晃。

如果公孫吉看上了繁星這個小賤皮子,大少爺除了將人送出去,還能怎樣?

畢竟是本家來的少爺,總不至於連個粗使丫頭都舍不得送。

既然打算跟他搶人,就要做好被懲罰的準備!

賤皮子,真以為自己是個什麼玩意兒!

繁星給公孫吉上茶的時候,公孫吉還在懵逼。

漂亮。

小仙女。

他心動了。

想伸出手去握住繁星的手,但是又怕唐突了佳人。

於是掛著油膩的笑意,低頭輕嗅了一下茶香,十分裝逼地打算抿一口茶,再對繁星說,你泡的茶真香。

結果他低頭喝茶,等抬起頭來,繁星已經溜了。

她的職責,是掃院子。

泡茶,是其他丫鬟乾的事。

她星星崽願意搭把手,已經不錯了,當然不能夠在這上面浪費時間。

浪費時間,是泡不到仔的。

這隻熊崽子,簡直深諳職場過日子法則——

不屬於自己的工作,理直氣壯不做。

*

正如玉心所算計的那樣,公孫吉自打見了繁星後,就將所有心思全都放在了繁星身上。

三番四次堵住繁星,調戲她,問她想不想給自己當妾室。

然後又拿著一把折扇,各種在繁星面前賣弄風騷,口口聲聲說著連這隻熊崽子都嫌棄的土味情話……

繁星簡直嫌棄他嫌棄得要命。

“他說的,都過時了,還不如我說的。”

搜神號:【當他放屁就行。】

可不是嘛。

你多6啊,你特麼為了泡仔,有關土味情話的筆記都做了十幾頁。

一般人撩你哪兒撩得動啊?

搜神號甚至懷疑,這隻小崽子在面對公孫吉撩她的時候,似乎還有點躍躍欲試,想要親身上陣給他示範一下,到底應該怎麼說土味情話。

公孫吉雖然極其煩人。

但他比較有格調的一點是,煩人歸煩人,不會輕易動手動腳。頂多也就是口嗨一下,在沒有得到人家姑娘確切回應之前,並不會像個流氓似的,逮著人家姑娘就是一頓摸。

要不然的話,他手早斷了。

可是他一直這麼對繁星說過時的土味情話,星星崽覺得根本忍受不了。

因為星星崽覺得,這是在侮辱她的智商。

他是覺得她蠢,所以連這麼過時的土味情話都會聽嗎?

搜神號差點就脫口而出,崽,別對自己太自信,你的智商還需要侮辱嗎?

繁星警告了公孫吉,讓他不準再堵自己,然而還是被公孫吉堵了一次……

於是便趁著公孫吉出門閒逛,在廚房摸了隻麻袋就跟上去了。

十分輕車熟路的找了個小巷子。

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顯得是那麼的順其自然。

公孫吉被人摁在巷子的角落裡,而且頭上還被套上了麻袋。

讓人沒想到的是,這位國公府二房的少爺,怎麼說也算是身份尊貴,結果他竟然慫得讓人沒眼看!

被暴打了一頓後,一邊被打,一邊摸索著撲過去牢牢抱住繁星的腿。

聲淚俱下,痛哭流涕。

“饒命啊,英雄饒命啊!”

“我錯了!凡事都是我的錯,您大人不計小人過,下手輕點兒,饒我狗命!”

至於臉面什麼的,對不起,他沒有這玩意兒。

要說公孫吉為什麼求饒起來這麼熟練……

他見到貌美的姑娘,就要上前調戲一二,口嗨兩句。

被人打的次數還少嗎?

他要求也不高,饒他狗命就行。

畢竟他就口頭花花,確實沒做什麼要命的事情啊!

所以,饒命啊!

繁星費力將腿拔出來。

公孫吉覺察到對方沒打算要他的命後,精神鬆懈下來,沒那麼緊張了。

仔細嗅了嗅,在繁星決定要跑路的時候,說道:“繁星?”

星星崽:……咦?好像被發現了?

“別不說話,我嗅覺靈敏,敢肯定就是你。”剛才挨打的時候,總擔心別人要他狗命,所以一時之間沒覺察出來。

早知道這是個暴力小辣椒,他早前就不該那麼作死。

公孫吉一把扯下頭上的麻袋,面上的神情,倒是也沒多生氣。

挨打的次數多了,就覺得沒什麼了。

“來,扶我一下。”草,一個小姑娘家,打起人來竟然這麼疼。

繁星沒動。

公孫吉自言自語:“行,不扶我,我自己起來。”。

一邊說著,一邊強行扶著牆壁,搖搖晃晃站起身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反派今天也很乖,反派今天也很乖最新章节,反派今天也很乖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