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峨丹爐內的火光,映照在孟川的臉上,孟川此刻頗為愉悅欣賞著眼前的丹爐。

他很有自知之明,闖過第二煉他已經非常滿足了。

第三煉?

七劫境大能都約莫半數闖不過去,自己和真正七劫境大能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六劫境,能夠闖過第二煉,非常難得了。”龜殼老者點頭讚歎道,“你的根基足夠深,離七劫境已經很近了。”

唯有臨近七劫境的強者,纔有望度過前兩劫。但凡境界、心靈意誌等方麵,有一絲欠缺都不可能闖過。

“可要試試這第三煉?”龜殼老者問道。

“雖然知道闖不過去,可總得試試看。”孟川笑道。

龜殼老者點頭:“第三煉,需從風洞飛入丹爐內,受爐火煉上一炷香時間,隻要能撐住一炷香時間而自身不滅……便算成功。若是隕滅或者扛不住從風洞逃出,都算失敗。”

“你若是覺得扛不住了,趕緊逃出來,因為等會兒還會送你一份寶物。”龜殼老者笑道。

“寶物?”孟川眼睛一亮。

龍祖贈與的寶物!

滄元祖師雖富有了,可除了那件永恒秘寶之外,其它方麵和八劫境大能差太遠了。

龍族始祖,在時空長河曆史上,都是公認最富有的八劫境大能!單單一座‘九煉塔‘建造的代價,就足以讓所有七劫境們仰望!九煉塔基本材料僅僅是它價值的很小一部分,它最昂貴的是’九煉‘的佈置,比如那所謂的第九煉……可是號稱闖過去便可成就永恒,能有這一傳言,至少得到諸多八劫境的承認。

這麼一位最富有的八劫境大能,要送自己禮物,手筆豈會小?

“能夠被邀請來到九煉塔,都是龍祖的客人,第一次來,龍祖都會送一份寶物。”龜殼老者說道。

孟川微微點頭。

同為邀請的客人,龍祖送的寶物,卻是有高低之分的。

有望八劫境的客人、無望八劫境的客人、年老的、年少的……

孟川早知道有區彆。

“滄元祖師當初第一次進九煉塔,就闖過了第三煉,九煉塔賜予的寶物價值百萬方,按照滄元祖師的說法,算是不高不低。”孟川暗想,那些去過九煉塔的大能們也會交流情報,聽說最差的寶物數十萬方,普通的百萬方。

“不知道,九煉塔會賜予我什麼寶物。”孟川也在想著。

龍祖冇在這個時代出現,送什麼寶物,龍祖都是提前定下規矩,九煉塔陣靈隻需按規矩執行。

“先闖第三煉。”孟川冇多想,瞬間分化出了另一尊元神分身。

新的元神分身嗖的便沿著風洞,飛入丹爐內。

……

“轟。”

丹爐爐火恐怖灼燒,孟川這尊元神分身飛入其中,都能感知到火焰恐怖威力。

幸好他已經掌控空間,一個念頭便令周圍形成‘絕對空間’。

絕對空間,從空間層麵壓製約束這些火焰,並且孟川周圍更形成無數層空間,看似周圍僅僅丈許範圍,但的確存在著難以計數的空間層,它上一刻可能是數萬億層,下一刻就裂變成數十萬億層,甚至會隨著火焰變化,這些空間層也會變化。

順勢而為,空間層的變化,都是為了最好的壓製、抵擋、削弱這些火焰。

單單‘絕對空間’這一招,可輕易滅殺頂尖六劫境大能。他若是不願意,那些六劫境們永遠碰不到孟川一絲。

這就是雙方的差距。

獨一檔的‘巔峰六劫境’,在各大勢力地位接近於半步七劫境,比如在白鳥館,便是擔任‘副巡查令’。

“我能勉強撐住?”在丹爐內,能將爐火重重壓製抵擋,爐火最多滲透到接近孟川三尺距離。

“真不愧是空間規則,憑藉這招數,都能和七劫境大能交手些招數。”孟川暗暗感慨。

孟川進入丹爐內,爐火剛開始被絕對空間壓製,但隨著時間火焰卻在緩慢變強。

“轟~~”

暗紅爐火威力增強,不斷逼近孟川。

雖然孟川周圍億萬層空間層也隨之變化,但終究被層層燒穿,即便以各種法子對付這些火焰,或是壓成平麵,或是空間收縮成一點湮滅火焰……但這火焰威勢越來越強,連空間都燒的粉碎,成為最原始的空間微子狀態。

空間,同樣是微子構成。

平常切割空間,就像將一塊豆腐切開,但豆腐的本質冇變。

可這火焰,卻是將空間燒成‘微子群‘狀態了。

“怎麼擋?必須更強的規則。”孟川在體表凝聚出一層黑色護體層,試著以空間規則、微子規則、雷霆規則去形成混洞奧妙。

“想要悟出本源規則,不是一時半刻能行的。”孟川感覺到了差距。

這三大規則,已經覆蓋混洞規則約莫九成奧妙,自己還需要積累,將剩餘少許奧妙都掌握,純粹積累的事情還是比較容易的。

之後,再整合!

將一切合一!形成混洞規則。整合這一步才難。

自己積累臨近界限,悟出‘空間規則’也是耗費了好些時間。

“而且整合那一步,我還會受因果乾擾。”孟川還記得自己答應過一份因果,必須六劫境時斬殺三頭‘六劫境禁忌生物’,如果自己不突破成七劫境,自然不受影響。可既然臨近界限了,這時候這份因果就會開始阻撓,阻撓自己悟出七劫境規則,之後的修行都會受影響。

必須了結因果。

“三頭六劫境禁忌生物。”孟川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六劫境禁忌生物,實力和普通六劫境大能相似。

“轟~~~”

腦海中想著禁忌生物,但火焰持續滲透,讓孟川也冇任何辦法,眼睜睜看著絕對空間抵抗能力越來越弱。

“扛不住了。”這火焰終於碰到了孟川體表的黑色護體層,黑色護體層並冇什麼用,依舊被燒穿。

燒穿的刹那。

嗤~~

孟川的元神分身,便徹底湮滅,連微子群都徹底潰散。

顯然‘微子不死身’在丹爐爐火之下,不值一提。

“要支撐一炷香時間?”丹爐外,孟川另一元神分身看著,有些唏噓,“我才撐了二十息時間。”

“想要闖過第三煉,掌握本源規則是最基本的要求,否則根本不可能抗過去。”龜殼老者笑道,“你一個六劫境,能夠在裡麵支撐二十息時間,已經很難得了。”

孟川也承認。

如果冇悟出空間規則,保命能力再強的六劫境,在丹爐內也是瞬間湮滅。

“第三煉失敗。”龜殼老者看著孟川,“你是想要再嘗試闖,還是放棄?放棄了,我便可按照龍祖的規矩,贈與你寶物。”

“當然放棄。”孟川說道。

寶物自然越早得到越好,等數萬年後,自己實力足夠強大,那時候寶物給自己也隻是錦上添花。

龜殼老者看向丹爐,轟隆隆,旋盤閥門自動逆向轉動,又轉回開始時位置,同時丹爐內火焰也全部熄滅。

“孟川,你修行至今共五千三百九十三年。”龜殼老者看著孟川,“闖過九煉塔第二煉,也算非常難得,按照龍祖定下的規矩……我可以取出三件寶物,你在其中任選一件。”

說著龜殼老者一揮手。

麵前出現三道虛影。

第一道虛影是一塊晶瑩剔透的不規則碎片,孟川僅僅看到虛影,都莫名覺得喜愛,發自心底的喜歡,覺得這碎片比他見過的任何事物都要美麗。

“有元神八劫境,臨近大限前主動冒犯永恒存在的家鄉,或許是想要親身感受永恒存在留下的手段。”龜殼老者說道,“結果……那位元神八劫境,元神崩裂成諸多碎片,當即斃命。這一道碎片……就是那位元神八劫境死後留下的‘元神碎片’。”

孟川難以置信:“元神碎還在,他就死了?”

即便是他孟川,隻要有一絲元神殘留,都是能活下來的。

“八劫境大能跳出時空長河,他們的生和死,你如今還不太懂。”龜殼老者道,“就算肉身完好、元神完好,永恒存在依舊可以讓他們死去。”

孟川若有所思。

永恒?

那位元神八劫境,估計也明白永恒的可怕。可都臨近壽命大限了,再不拚一拚也冇機會了。親身感受永恒存在留下的手段,是劫難,也是突破到永恒的機會吧。

“第二件寶物。”龜殼老者指向第二道虛影。

第二道虛影,是三個環:黑色環、白色環、灰色環。

“你應該是走混洞一脈,這便是以‘混洞規則‘為核心的一套八劫境秘寶陣法——三環混洞陣。”龜殼老者說道,“三環單獨每個都是價值百萬方的八劫境秘寶,結合起來更是罕見。七劫境大能們所使用的兵器秘寶,大多也冇它厲害。”

孟川看的眼神熾熱,這是自己見過‘混洞一脈’最強的秘寶,永恒樓都是不對外賣的。

“第三件寶物,也是最後一件。”

龜殼老者指向最後一道虛影,那是一方令牌。

“異寶‘時空令’,至少掌握空間規則才能施展。”龜殼老者說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滄元圖最新章節,滄元圖最新章節最新章节,滄元圖最新章節 筆趣閣t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