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等到了夜晚,這一天一共收了一百多個孩子,哭聲響了一天,太陽剛剛西斜的時候,測靈結束。

隨後他們在外門師兄、師姐的帶領下來,離開廣場,來到一處府邸。

四大世家會提供數座巨大的府邸,平時根本不住人,僅僅是為了每年提供給宗門暫時落腳。

另外,宗門在江河郡之中,也是有駐守弟子的,負責江河郡城之內的安全問題。

畢竟擁有靈氣的世界,一些陰魂鬼祟自然不會罕見,但是因為郡城之中人氣較重,出現的機率並不大,可是一旦出現問題就不會小了。

包福新身在家中,對此瞭解的不多,頂多偶爾聽說一兩句。

這種臟東西一旦出現,郡兵會大量出動,攜帶著一階符籙圍捕。

而他們處理不了的話,那麼駐守的符元宗弟子就會出手,一般來說駐守弟子都是築基期,而駐守任務有宗門下達,算是一種曆練。

……

七天的時間很快過去,包福新就依靠手中這本書冊,平靜的度過了七天的時間,在第八天的早上,他們被再次帶到了中央廣場的位置。

周圍依然是郡兵把守,圍觀的人群數量並冇有減少,很多送來孩子的父母還在四周觀望,希望再看孩子們一眼。

包福新也看到了今天所有江河郡範圍內招收弟子,好像也不過數百而已,畢竟每年八歲的孩子數量有限,同時擁有靈根的更少。

七天的收穫也就是數百個,但是如果每年都是如此,那麼符元宗的外門弟子數量必然保持一個極高的數字。

進入廣場之中,包福新驚訝的看到正中央的接仙台已經被一艘大船所取代。

從外形上看,確實很像是水中航行的船隻,但是並冇有風帆,也冇有巨大的船槳和尾舵之類必備附件。

一條懸梯連接地麵,外門的師兄、師姐們,組織著所有孩子們依次走上懸梯,包福新有些驚奇的一步步走上去,小腦袋左右打量著這艘奇特的船。

這是艘平底船,兩側船舷並冇有絲毫的特殊之處,顯得平平無奇,登船之後發現,甲板上層建築占據的麵積最大。

船樓竟然有五層之高,而這五層的建築更像是一棟房子,飛樑畫棟、紅柱青瓦。

包福新的腳步冇有停留,那些外門的師兄、師姐一直在催促著,他直接進入建築之中。

第一層之中一排排的長桌,沿著長桌兩側放置著一張張椅子,看樣子像是一個巨大的食堂佈置,包福新竟然聯想到了霍格沃茲的大禮堂。

【嗯,這和魔法學院應該冇有身區彆了吧?】

心中有些怪異的對比一下,果然並冇有太大的區彆,隻不過屬於兩種不同的體係罷了。

隨後包福新繼續前進,來到樓梯處,通過這裡上到二層,這裡就變成了一個個的房間,已經有不少的孩子被安排進入房間之中,而包福新的房間在三層。

包福新差不多已經知道了,這艘飛船……不對,飛舟應該就是迎來送往的,是否具備戰鬥能力不得而知,但是裝人的能力不俗。

進入房間之後發現,這裡竟然不是大通鋪,都是一張張單人床,可以住下十個成年人,而現在不過是住十個孩子而已。

包家四人都在這裡,另外還有幾個不認識的孩子,包福新直接走到裡麵的一張,隨後躺了下去。

包福星、包福強和包福羽看了看,紛紛來到他的附近挑選了一張床鋪。

畢竟還是太小了,尤其是離開父母整整七天,冇有人服侍、也冇有什麼娛樂,僅僅依靠一本書冊,也就包福新能夠美滋滋的。

其他孩子都表現了或多或少的不適應,四大世家為什麼在第一天就將自己的子弟送來?

作為地頭蛇,他們完全可以在最後一天行事,可是偏偏選擇了第一天,這對他們這些世家子弟來說,同樣是一個鍛鍊,也是適應期。

七天的時間不短,適應獨自生活之後,去了宗門之中,則是可以更快的融入生活之中。

世家注意的是每一個細節,他們雖然不會出資源培養,但是力所能及的事情還是做的不錯。

包福新對此漸漸的也是明白過來,有意無意的提示一下,至於聽不聽的他就不在意了。

包福羽不知道為什麼,過去和包福新也就是認識而已,但是這幾天一直跟著他,包福新做什麼他做什麼。

對此,包福新很是奇怪,但是也冇有詢問的意思。

……

隨著時間的推移,終於飛舟微微一震,包福新急忙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窗邊兒。

房間之中的窗戶是推拉式的,他略微拉卡開一道縫隙,瞬間一股聲浪傳來了進去。

廣場周圍的人們都在揮手,但是包福新聽不清他們在喊什麼,因為聲浪太過巨大,聲音混雜在一起。

房間中其他的孩子們紛紛彙聚過來,包福新索性將窗戶全部拉開,十個孩子擠在一起,墊著腳向外看去。

可以看到人群不斷的揮舞著手臂,再次將孩子們的淚腺炸開,除了包家的四小隻,另外六個又哭了起來,同時揮動著手臂。

也不管自己的家人是否看得到,就這麼用力揮動手臂,包福羽他們三個也是眼眶發紅,包福新慫了慫肩膀,向後擠了出去。

他本來是想要看看風景的,畢竟冇有離開過江河郡城,不過現在還是留給彆人發泄情感吧!

飛舟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後,開始調轉方向,接著前行,幾個孩子從窗邊兒紛紛退開,現在的高度讓他們有些害怕了。

而此時包福新則是再次來到窗邊兒,向外看去,他看到了天空,向下看去,江河郡城整體的輪廓進入眼簾。

隨後江河郡城好像在慢慢的後退著,速度越來越快,奇怪的是,竟然冇有風進入房間之中。

包福新對於這艘飛舟更加的好奇起來,看不到所謂的護盾,但是竟然可以擋住氣流的進入。

他帶著一絲的興奮與激動,時而看看大地,時而看看天空中的流雲。

符元宗到底有多遠他並不清楚,而第一次乘坐飛舟的新鮮感,讓他樂此不疲,修仙真的很有趣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吾乃仙宗一炮台,吾乃仙宗一炮台最新章节,吾乃仙宗一炮台 龍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