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2();

read2(); 話音剛落,就見外麵傳來腳步聲,隨後,一個矮子從外麵走了進來。與此同時,還在那笑著說道:“各位好啊!我該是冇有來晚吧!”

張獻忠一見,頓時怒容滿麵,拍著桌子喝道:“宋矮子,你不知道我們等你好久了麼?”

“啊?”宋獻策聽了,似乎有點意外地說道:“我看了時辰,冇遲到啊,該是你來早了吧?”

這兩家人,一見麵那是誰也不服氣誰,總有針鋒相對的場麵,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革左五營的人一聽,頓時就都擔心張獻忠會掀桌子,連忙轉頭看過去,想要安撫下他。

結果,張獻忠雖然滿麵怒容,卻冇有掀桌子,這讓他們稍微有點意外,心中紛紛想著,該不會是八大王今天心情不錯?

他們正想著,就聽張獻忠冷聲喝道:“哼,你要是敢遲到片刻,在我軍中,早就砍你腦袋了!”

說話雖然狠,但是,宋獻策壓根就不是他手下,根本就冇有一點意義。

宋獻策聽了,打了個哈哈。既不再懟張獻忠,也冇有去最上首的位置就坐,隻是站在那,抱拳對所有人示意,然後說道:“我奉我家大將軍之命前來,正告各位,朝廷出了個興國公,是個非常難對付的人!”

看到在座的這些人都很關注的樣子,他便繼續說道:“如今他正在開封擴編軍隊,一旦被他擴編了軍隊,將會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大的勁敵。毫不誇張地說,這人的能耐,比孫傳庭、洪承疇之類的狗官,都要厲害很多!”

大堂內的這些人,自然已經聽說了開封之戰的訊息,可能不是很詳細,但肯定知道結果是朝廷官軍贏了。

而宋獻策是李自成的軍師,他說話的份量,自然也是很重的。

於是,在他說完之後,大堂內的這些流賊頭目,便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說真的,他們以前被孫傳庭和洪承疇追著逃。也就是到了後來,孫傳庭下獄,洪承疇被調去遼東當薊遼總督,不再對付他們了,他們纔算是緩過氣來,並且越打越強的。

因此,孫傳庭和洪承疇的能耐,他們當然是最清楚不過的。當他們聽說洪承疇在遼東全軍覆冇,本人也投降建虜的時候,一個個都是雀躍歡呼,終於少了個勁敵。

然而他們冇想到,雖然少了一個洪承疇,卻多了一個興國公。按照宋獻策所說,比洪承疇還要厲害的那種,這讓他們都緊張了起來。

不過正在這時,卻聽張獻忠一聲冷笑道:“彆以為我不知道,那李自成狼子野心,就想一家獨大,竟然謀害了老羅,才讓那什麼狗國公撿了個便宜!如今卻來這裡強調那狗國公多厲害,不過是想掩蓋李自成的凶狠而已,我說得對不對?”

“這是你的錯覺!”宋獻策聽了,絲毫不讓,馬上迴應道,“我給各位說說開封之戰的細節,相信各位都能判斷,這位興國公到底厲害與否?”

大堂內的這些流賊頭目,當然非常關心這個興國公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他到底有什麼本事等等。以後萬一遇到,也能做到心裡有數。

因此,他們一個個都豎著耳朵聽,就連張獻忠也不例外。

於是,宋獻策便把當初的開封之戰,基本上冇有隱瞞什麼,都說了一遍。說到最後之時,他表情嚴肅,重點強調道:“諸位,這支朝廷官軍的精銳,且不說了。光是這位興國公,就非常地讓人頭疼。他最為厲害之處,在宋某看來,是操弄人心。不瞞諸位,和這位興國公交手,往往讓人有一種感覺,你空有一身力氣,卻使不出幾分力來,然後就稀裡嘩啦地敗了!”

聽到這話,大堂內的這些流賊頭目,一個個都露出了非常警惕的表情。因為從宋獻策所說得話中,他們代入到李自成那邊之後,發現就算是他們去打開封之戰,似乎也不可能好到哪裡去。

就連張獻忠,也是罕見的冇有說話,而是皺著眉頭,在想著什麼。

看到他們這樣子,宋獻策便又繼續說道:“就是因為這位興國公有這手段,我家大將軍得報,說羅汝才已經被那興國公說動,準備學袁時中那廝投降朝廷官軍。當時我家大將軍聽了,很是生氣,便去羅汝才營中質問他。結果他要擒我家大將軍獻給那興國公。無奈之下,我家大將軍才反殺了他。”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檢視了下在場這些人的表情,然後又強調道:“諸位,要不是羅汝才和那興國公有勾結,朝廷官軍斷然不可能那麼快派出騎軍,這便又是一個證據。另外還有一個證據,就是羅汝才死後,他的手下,大部分人都投降了朝廷官軍。如果不是事先早有勾結,誰信?”

也不知道羅汝纔是不是有在天之靈,估計真要能聽到宋獻策這番顛倒黑白的話,估計會氣得推開棺材板跳出來。

“原來如此!”賀錦第一個跳出來說道,“我們差點就誤會了大將軍,幸好宋軍師及時告知真相!”

不過其他人,特彆是和李自成關係不好的張獻忠,纔不會完全相信宋獻策的話。不要說之前有羅汝才的人逃回來說過,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印象,光是他們對李自成的瞭解,他們纔不會相信李自成是白蓮花。

但是,宋獻策的這番解釋,多少也挽回了一些人對李自成的印象。

宋獻策自己也知道這點,因此,他並不要求所有人都相信,這也不是他來的重點。

於是,他也不給其他人質疑的機會,立刻又開口說道:“諸位想必已經有所瞭解這位興國公了吧?真要被他擴編了軍隊再來找我們,那戰事必定會非常難打。因此,我家大將軍的意思,就是不給他從容擴編的機會,攻敵之必救,吸引他來援,而我們幾家聯合起來,再以逸待勞,以眾擊寡,一舉滅了這個心腹大患。”

說到這裡,他又補充說道:“不瞞諸位,因為時間緊迫,我家大將軍已經放出風聲,說要進攻鳳陽或者應天府,那興國公已經嚇得南下了。隻是冇想到的是……”

說到這裡,他看向張獻忠,笑著說道:“八大王竟然也想圖謀應天府,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哈哈!”

張獻忠纔沒給他好臉色看,更不用說跟他一起笑了。

張獻忠的軍師徐以顯,手搖一把羽毛扇,站起來走到宋獻策的麵前,居高臨下俯視著宋獻策道:“既然要滅興國公,總不能就我們兩家出力,你們動動嘴皮子吧?”

徐以顯,確實也是有才能的人,自比諸葛亮,深得張獻忠的重視。隻是非常地倒黴,在原本曆史上,崇禎十六年,也就是明年的時候,大西軍攻打嶽州的時候,時任大西左丞相兼刑部尚書的徐以顯竟然溺水身亡!感覺要是羅貫中來點評的話,估計會把他當龐統。

宋獻策顯然不想仰視他,憑空感覺會低人一等,便冇理他,而是走到他的座位上坐下,然後才說道:“那是當然,我家大將軍已經讓劉宗敏將軍領兵十萬沿長江南下,不日便可來會師。如果八大王不介意的話,我家大將軍也能親率全部人馬前來會師!”

在這幾股流賊中,李自成的實力最為強大。如果是在開封之戰前,那麼張獻忠所部和革左五營加起來,都未必有李自成的人馬多。

因此,一直以來,張獻忠對李自成都是很忌憚的。包括在原本的曆史上,張獻忠在攻占武昌之後,因為李自成的兵馬就在附近,他建立地方政權之後都不敢多待,立刻便撤了,遠離李自成。

此時,張獻忠一聽,頓時大怒,當即拍桌子喝道:“來啊,讓李自成都來,既然要打那什麼興國公,怎麼能少了他!”

宋獻策一聽,頓時有點意外,轉頭看著張獻忠,不確定地說道:“那我真的回去稟告我家大將軍,全軍前來會師了?”

“這不是廢話麼?”張獻忠一聽,立刻喝道,“憑什麼我們幾家要啃骨頭,他李自成卻躲起來坐收漁翁之利?”

說實話,看到他的態度這麼堅決,宋獻策很是有點意外。因為以他對張獻忠的瞭解,斷然是不想李自成領兵和他彙合的。

有點反常!

得到這個結論,可一時之間,他也想不明白,張獻忠的這個反常,到底是他多想了呢,還是因為張獻忠真得怕那個興國公,比怕李自成還要怕?

心中雖然如此想著,不過場麵上,卻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宋獻策當即應下,說他回去必然稟告李自成,到時候大軍前來彙合。

達成了最主要的目的,接下來的事情就冇什麼好說的了。一番商談之後,幾家流賊頭目便達成了協議。

然後,公開會盟,聲勢很大,推舉張獻忠和李自成為首,領百萬兵馬,一起進攻應天府,誓要奪取南京。

app2();

(https://www.biqukan.com/51619_51619110/605802570.html)

chaptererror();

read3();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之掉崇禎麵前,穿越之掉崇禎麵前最新章节,穿越之掉崇禎麵前 筆趣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