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 第九十二章 三年之約(一)

小说:一劍 作者:魷魚的煙鬥 更新时间:2020-06-13 16:37:23

在半輪秋的月牙劍氣被蘇慕擊散的瞬間,平溪雨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儘管蘇慕有刻意隱藏自己的實力,但平溪雨並不覺得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這點小伎倆有什麼用,甚至在蘇慕與月牙劍氣僵持著的時候,平溪雨都不認為蘇慕真的能接住這一擊。

眼下現實狠狠地打了平溪雨一耳光。

蘇慕不僅僅是接住了,他做的更好,直接將平溪雨自己施展出的半輪秋徹底打散,甚至直到此刻,劍身上的雷霆依舊是氣勢狂躁,猶有餘威,過了半晌才逐漸平息了下來。

仿佛還有些沒過足癮的樣子。

蘇慕此時雖然垂著頭,大口地喘著粗氣,劍也無力地觸到了地上,但其實他的狀態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不堪。

他的精神反而十分的亢奮,隻因為他真的順著方才劍鳴教授的劍訣,成功地將萬壑雷的引雷方式加入到了劍起雷霆之中,從而在一瞬間通過所剩不多的真氣創造出了威勢數倍於之前的劍氣。

可以說是徹底的融會貫通,成為了自己的武器。

蘇慕此時根本無心去思索腦海中的劍鳴到底從何而來,又為什麼會知曉萬壑雷的完整劍訣。

他心中的想法隻有一個。

暢快,原來成功施展出這一招竟然是如此的暢快。

自打蘇慕記事以來,這道困擾了蘇慕時間最久的難題終於被成功地解開。

蘇慕甚至很有自信,即使平溪雨再施展一次方才的半輪秋,自己也一定可以接下。

注視著眼前神色難看的平溪雨,氣喘籲籲的蘇慕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勝利者的微笑。

這場賭約,是他贏了。

而以平溪蒙為首的星月門弟子此刻看著平溪雨的表情,則是大氣也不敢出,他們都很清楚,平溪雨是真的發怒了。

被這結果激怒,更被蘇慕那挑釁的表情所激怒。

平溪雨正死死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用比平溪蒙更凶惡的眼神盯著蘇慕,一言不發。

真不愧是師徒,連吃了虧發怒時候的表情都一模一樣。

高遠山心裡想道。

此時蘇慕真的接下了平溪雨的一招,按照之前的約定,已經不需要再作為特選弟子前往前線了,若是平溪雨仍舊想要對蘇慕出手,那就算拚上自己的老命也要阻止。

畢竟寒山劍宗千餘弟子也不是吃素的。

之前高遠山不敢隨意與平溪雨等人發生衝突主要是因為平溪雨此行乃是奉朝廷和十傑會之令,遴選弟子也都符合規矩,隻不過態度不太友好,在不占理的情況下自己也不好隨意發難。

可若是事情牽扯到蘇慕,那高遠山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高遠山原本就打算,若是平溪雨真的要強行帶走蘇慕,就算觸怒到十傑會也必須阻止。而後看平溪雨提出的另一方案蘇慕也接受了,這才強忍住沒有當場發作。

現在想想,蘇慕答應的可是接下破空境強者的一擊啊,自己竟然頭腦發熱就這麼任由他來了。

甚至最後還真的接了下來!

高遠山由衷地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去說音羽,分明自己對慕兒也有一種發自心底的信任。

相信他可以創造奇跡。

眼下蘇慕完成了賭約,平溪雨若是還想食言的話,自己說什麼也必須護住蘇慕了。

反正要是蘇慕沒了,宗族也不會有什麼未來。

對於高遠山來說,隻要尚有餘地,他都可以為了宗門而退讓,但若是真的逼急了,觸到了底線的話,即使小綿羊也會有發怒的時候的。

而正如高遠山所想,實際上平溪雨此時也已經認真考慮過了是否要就此在寒山劍宗大開殺戒,隻是最終還是沒有貿然下手。

他承擔不起這次發泄可能帶來的後果。

星月門在十傑會裡本就排名靠後,一直沒有什麼話語權,也是最招人惦記的宗門之一。此次任務乃是國家大事,若是出了什麼岔子,星月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前線本就缺人手,你作為一個前來確認名單的長老,不為朝廷做事就算了,還要折損朝廷重要的兵員算怎麼回事?

看著面前高遠山和方才截然不同的冷酷如冰的表情,平溪雨毫不懷疑,若是自己還想不顧賭約強行找回場子的話,寒山劍宗一定會和自己拚命。

到時候局面就不受控製了。

平溪雨惡狠狠地咬了咬後槽牙,看來今天這個悶虧自己是吃定了。

~

“啪啪啪。”平溪雨收斂了神情,鼓起了掌。

“果然不愧是寒山劍宗的宗門希望,這等年紀就可以接下我的一招,實則前途無量。高掌門有此高徒,真令我羨慕啊。”

“平長老言重了,都是平長老手下留情,慕兒才有機會僥幸走上一招,慕兒,還不快快謝過平長老。”

“多謝,平長老,手下留情...”蘇慕抬起了頭,站直了身子,特地將劍重新豎了起來道。

從高遠山等人的角度看過去,蘇慕的背影仿佛寒山劍宗大門前的守護石柱一般。

而從面對面的平溪雨的角度看來,蘇慕的表情裡絕沒有一絲一毫的敬意。

~

這個小鬼,你別得意,之後我平溪雨定會想辦法讓你為今日的冒犯付出代價!

平溪雨心裡恨恨地想著,臉上卻仍然掛著有些扭曲的笑容。

“既然是如此有天賦的孩子,將來定然能成就一番大事業,自然不能輕易去到那等危險的戰場之上犧牲掉,此次也就不必跟隨其他弟子一同前往了。”平溪雨說道,“至於剩下的適格弟子名錄,還望高掌門儘早交予我手,我也好早些回去複命。”

“一定,一定。孟儒,把咱們的弟子名冊交予平長老。”:

“是,掌門。”儘管面色陰沉,但李孟儒最終還是起身前往內室,從中拿出了寒山劍宗的弟子名冊,交到了平溪雨的手中。

“名冊在此,平長老過目吧。”李孟儒盯著平溪雨,從牙縫中擠出了幾個字道。

“不必了,我相信高掌門不會耍什麼花招,我們還是趁早離開此地吧。”平溪雨接過了名冊,並沒有打開細看,便交給了身邊的平溪蒙,不鹹不淡地說道。

“時候不早了,我星月門就先行離開了。”平溪雨嘴上這樣說著,目光卻一刻也沒有離開蘇慕。 s

此時他的心裡已經有了另一個計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劍,一劍最新章节,一劍 7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