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想,是他現在,不敢了。

前幾天,張瑤就是這麼對陸楓照顧有加。

甚至在昨天以前,她還在陸楓面前,歡聲笑語。:

而如今,卻是已經真正的天人永隔。

陸楓現在,越來越害怕交朋友。

他命犯天煞,任何跟他親近的人,都要平白遭受厄運。

陸楓以前不信,但他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使他不得不相信。

“大師兄,我哪裡做的不好嗎?”

“你告訴我,我改……”

聽到陸楓趕她走,這名女弟子當即神色慌張的問道。

“沒有,我隻是想一個人靜靜。”

“我現在能自己動彈了,你也不要過來了。”

“我一個人就行。”

陸楓微微擺手,神色冷淡的解釋道。 s

“這……好吧……”

這名女弟子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陸楓,隨後還是低頭走了出去。

“唉。”

陸楓輕歎一聲,語氣中是深深的無奈。

他知道有些事情,確實是無法逃避的過去。

但,能避免一下,也是好的。

“等我找到雪雨以後,我就放下這所有的事情。”

“然後,帶雪雨和兩個寶寶,找一個誰也不認識我們的地方隱居。”

“連熟人都找不到我們,就算還有一些仇人,也不會找到吧?”

“那這所謂的厄運,也就拿我沒辦法了。”

陸楓喃喃自語,隨後試著坐起來。

隨著身體這麼一動,很多個關節部位,發出陣陣啪聲。

緊隨而來的,就是一陣劇烈的疼痛感。

但,這股疼痛,還在陸楓的忍受範圍之內。

在沒有用療傷藥之前,那股痛徹骨髓的疼痛,真是讓陸楓難以忍受。

今天,已經是好了很多。

“呼!”

陸楓長出一口氣,緩緩坐了起來。

隨後緩慢下床,試著走了幾步。

此時的他,身上並不是力量缺失,他還能用出力量。

隻不過,用力的時候,會讓那些傷處發出更加劇烈的疼痛。

陸楓若是強忍著,行動自然沒什麼問題。

“陸雨,我聽弟子說你醒了!”

很快,燕宏鷹就聞訊趕來,大長老也跟在了後面。

“嗯,我現在感覺好了很多。”

“是不是,還要用一遍療傷藥?”

陸楓重新坐下身體,對著燕宏鷹問道。

“那個藥就不用了。”

“我會有新的療傷法給你用,這點你放心。”

“我保證,讓你恢複如初,甚至比之前的體質還要好。”

燕宏鷹背著雙手,臉上很是自信。

他走南闖北這些年,不僅僅是實力的提升,還學到了很多東西。

“好,那就麻煩了。”

陸楓點了點頭,輕聲道謝。

“別說這種話。”

燕宏鷹拉過一張椅子,坐到了陸楓面前,猶豫了幾秒,喉結滾動好幾下,還是沒說出來話語。

“宗主若是有事,直說就行。”

陸楓坐在床邊,淡淡說道。

其實陸楓的心中,也已經能猜到,燕宏鷹想跟自己說什麼。

昨天,陸楓隱晦的說明了一下,他心中真正的計劃,燕宏鷹也是聽了個明白。

這如今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想必燕宏鷹也是已經,有了答案。

但是,看到燕宏鷹這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讓陸楓心中產生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或許,燕宏鷹終究,還是沒有跟武者禁區對抗的膽子啊!

所以,此時才會不好意思說出來吧?

“宗主,不用說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等我傷勢恢複好之後,就會離開這裡。”

陸楓見燕宏鷹實在為難,當即擺了擺手主動說道。

“什麼?”

燕宏鷹聞言一愣,有些驚訝的看著陸楓。

而大長老更是一臉蒙圈,昨天陸楓跟燕宏鷹說話的時候,他去了藥材庫取藥,所以並沒有聽到。

此時陸楓張口就說要離開宗門,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燕宏鷹要趕陸楓走?

不可能吧!

燕宏鷹,怎麼能做出這樣的糊塗事情?

毫不誇張的說,陸楓此時在宗門內的高度,比幾個長老甚至比燕宏鷹這個一宗之主都高。

如果現在,燕宏鷹還敢將陸楓攆走的話,這宗門內的弟子,怕是要有大半人跟著陸楓一起離開。

到了那個時候,這宗門可就真的完了。

大長老覺得,燕宏鷹肯定能想到這一點啊!

所以,哪怕什麼都不為,就單單為了宗門的將來,也不能隨便趕走陸楓。

“陸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燕宏鷹因為心中藏著別的事情,所以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我想,宗主已經有了答案。”

“所以,我會主動離開,不會讓你為難。”

陸楓微微擺手,心中沒有半點怨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陸楓紀雪雨狂龍在都,陸楓紀雪雨狂龍在都最新章节,陸楓紀雪雨狂龍在都 7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