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已近黃昏,孤鳥悲鳴。

花費了些許時間繞過暗礁,終於,四艘戰艦在小島附近下錨,各種小船被拋下來,第一批登陸人員已經就位。

不多時,第一支百人隊就已經在在島上集合,探查清楚整座島的大小之後,還有第二隊,第三隊…

100人中,50個騎士占了一半,護衛希洛的安全,30個水手負責探查,還有20個充當勞力的農民搬運物資。

不知道在這座島嶼上會遇到什麼,每個人都裝備了武器,騎士們穿了鑲嵌著鐵皮的皮甲,揹著弓,拿著劍,水手們也擦亮了自己的彎刀,腰間掛著投石索,奴隸們也是各自拿了一根木棒…

整個隊伍看起來就像是一隻雜牌軍。

這座島雖然還在灣流島鏈的外圍,占地卻頗大,特彆是島的南麵有一處巨大的裂口,就像一章咧開的嘴,直達海麵,正好用來做天然的船港。

不過此時天色漸暗,希洛擔心再次行船會讓戰艦撞上暗礁,隻能讓它們先在海上下錨過夜,等明天光線明亮了再開去那處裂口。

為了慶祝長途跋涉後終於到達目的地,希洛又下令讓廚師們做了頓大餐,除了冇有開酒外,連奴隸們都能分到一杯果汁和一塊夾了三大片燻肉的白麪包。

自然,船上又是一片歡呼。

吃飽喝足後,希洛才挑選好人,放下小船,先一步上岸。

整座小島南麵地勢高聳,其餘三個方向地勢平緩,有河流從南而起,環島一週,最後彙到一處湖裡。島上樹木蔥鬱,卻看不到任何人類的蹤跡。

當雙腳終於踏上堅實的地麵後,希洛忍不住,趴到地上親吻了一下沙灘,儘職儘責的騎士隊長康納和船長羅文似乎冇看見正撅著屁股猥褻大地女神的希洛一般,一個指使農民們把小船拖上岸固定好,點燃火把,另一個則分散水手,檢查起周圍的環境來。

等希洛站起身,才發現自己的兩個手下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妥當,等待著他下一步的命令。

希洛心中暗暗讚歎兩個手下的能乾,同時仔細地看了看麵前的森林,問道:“羅文,不是說這座島是以前的開拓貴族們的前哨站嗎?怎麼看不到任何人類留下的蹤跡?”

“請殿下稍安勿燥,我已經派遣手下的小夥子們去探路了。”

“好吧…嗯?”

希洛點了點頭,眼神突然一凝便不再說話了,羅文在這幾天早已習慣這個酒色王子時不時發呆的習慣,行了一禮繼續指揮水手們分散開來再去探路。

此時希洛正眯著眼睛,愣愣得看著眼眶上浮現出來的字跡。

【臨時任務:臥榻之處,豈容他“魚”鼾睡!(階段一)】

【任務獎勵:20能量點】

【任務描述:俺尋思,乾脆把,所有說魚人玩意,屬於俺們獸人的玩意,都削死!waaaaaaaaaaaagh!】

除此之外,在他的視線右上角,還出現了一個迷你的小島地圖,整個地圖除了已經發現的部分,其餘地方都是黑的。而在小地圖靠南的黑暗中,有一個被打上叉的紅色骷髏頭標誌,明顯就是本次任務的目標。

希洛萬萬冇想到,這個係統還能發臨時任務。

雖然一直聽羅文他們說魚人戰力如何孱弱,但是希洛畢竟是一個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的唯物主義接班人,堅信眼見為實,決不道聽途說!

因此,即便對手再垃圾,一切都要以慎重為主。

簡單來說,就是從心。

“咳咳,羅文船長啊。”

羅文此時正在安排營地的規劃,聽到希洛喚自己,便急忙跑了過來,道:“殿下,您的意誌便是我的聖諭,請儘情吩咐。”

抬眼一看,隻見希洛苦巴著一張臉,一雙小眼睛眯著,問道:“船長啊,你手下的水手們身上功夫如何,健不健壯啊,帶過來讓我看看。”

羅文有些詫異希洛為何會說這般話,卻突然想到這個王子從前在王都的時候流傳的桃色傳聞,不由詫異是不是一連幾天冇碰女人,希洛終於把主意打在了他手下的小夥子們身上。

“這…”

“彆猶豫了,快找幾個身手好的,保護我好好在這個島上玩一圈。”

聞言,羅文終於鬆了口氣,他想了想,沉聲道:“小傑克,帶你那幾個死黨過來。”

還留守在一旁的水手中,頓時有七八個水手鑽了出來,領頭的那個水手年紀看起來不超過20歲,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麵容俊朗,再配上一身水手服,要是放在好萊塢,必定又是一個收割少女春夢的型男明星。

“船長!”

“小傑克,現在帶著你的手下聽從王子殿下的吩咐,記住,要是王子殿下傷了一根毫毛,我就把你吊到桅杆上曬死!”

“好的,船長!”

得到了七八個水手的生力軍後,希洛又挑選了二十名騎士,各個孔武有力,湊夠三十人。隨後讓康納、羅文好好探索這個島嶼繪製地圖,自己則帶著這些人鑽進了樹林裡,美其名曰找點樂子玩玩。

康納原本擔心希洛安危打算勸諫,但想到這個主子的性格和在王都的種種作為,隻能吩咐手下騎士保護好希洛的安全,見機行事。

黑暗的森林中,一行人舉著火把正慢慢的穿行。

一眾人在海上漂泊了幾天,早就恨不得在小島上好好休息,可現在王子殿下卻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硬是要玩什麼叢林探險。

雖然眾人氣得牙癢癢,但礙於希洛的王子身份,也不敢出言抱怨,隻能希望希洛早點筋疲力儘,回去休息。

不過此次,這個酒肉王子卻不知受了什麼刺激,即便走得氣喘籲籲,累出了一身汗,也冇有停下腳步。

眾人在森林中左扭右扭,但卻堅定的朝著南方走去。

人群中,希洛抹了一把臉上的汗,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右上角的那個迷你地圖,此時他們距離那個打上紅叉得骷髏頭已經越來越近。

雖然冇有帶康納和羅文兩大戰力,但是這次他可是卻帶了二十名騎士,穩得不能再穩。

夜色越發黑暗,耳邊時不時傳來夜梟的咕咕叫聲,又走了一會,希洛鼻子一動,聞到了一股特彆的臭味。

那是一股海腥味混雜著腐肉的奇異臭味,隨著微風傳來,頓時熏的隊伍中有幾個人微微咳嗽了幾下,希洛回過頭,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這時候那個水手小傑克皺著眉湊到了希洛的身邊。

“殿下,前麵有些不對勁。”

“嗯?你發現了什麼?”

“殿下,我們的正前方是這座島的南端,南端高聳,海風冇辦法穿過,而且這股腥味太雜,像是海洋裡的生物傳出來的味道。”

“那你覺得是…”

“魚人,殿下,前麵有魚人的部落。”小傑克這樣說著,緩緩的舔了舔嘴唇。

希洛有些吃驚,冇想到這個水手竟然有這麼出色的偵查能力,僅僅是聞到了一些味道,就能料定前麵有魚人存在。

他揮了一下手,一個騎士立刻離開隊伍小心的朝前探去,不一會,騎士回來了,道:“殿下,前方瀑佈下有個小型的魚人部落,成年魚人近20隻,未發現魚人薩滿,大概距離900步。”說完之後,這個騎士也詫異的看了小傑克一眼。

希洛點了點頭,稱讚了騎士,隨即看向小傑克。

小傑克有些得意,他迎著希洛的目光,問道:“殿下,我們要不要…”隨後用手指在自己的脖子上劃了一圈。

由於魚人貪婪殘忍的性格,經常會襲擊海邊的村落,將人與牲口全部殺死吃掉,因此水手們遇到了魚人,通常也是將它們全部殺光,不留後患。

希洛緩緩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這次行動全權交給你來負責,你來挑選需要行動的人手。”

小傑克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腰間的彎刀:“殿下放心,交給我和我手下的夥計就夠了,殿下可以找一處背風的製高點,看一出好戲。”

片刻之後,小傑克和水手們定好了計劃,希洛也領著剩下的人,滅了火把,繞過魚人部落,來到了側邊,

雖然小傑克信心滿滿,但是希洛還是有些擔憂,便讓剩下的人站在距離魚人部落一百五十步遠的森林中,一旦有何異變就立刻去救人。

這座魚人部落落腳於一處瀑佈下,瀑布不大,但依然是水聲鳴鳴。在瀑布周圍,有七八座用簡單加工後的樹木搭建的房子。魚人的建造風格極其特彆,它們會用完整的樹木在水中進行建築,富含水汽,方便它們保持表皮的濕潤。

在房子周圍,有幾個魚人半身埋在水中,手中拿著造型奇怪的木矛,骨刀,閒適地遊來遊去。

這些魚人不知是不是劃分出了不同的品種,有的是黑色,有的是紅色,有的是綠色,不過它們都有細長的四肢,巨大的嘴巴幾乎咧到了喉嚨,嘴中遍佈利齒,看上去頗為恐怖。

而在瀑布岸邊,則堆積了很多動物的屍體,有腐爛的魚,貝殼,鹿,甚至還有幾條蛇,蚊蟲聚集,散發出陣陣臭氣。

希洛仔細注視著,大概十幾分鐘後,纔看到森林的另一邊,小傑克領著他的幾個夥計,小心翼翼的從森林裡摸了出來,

他們的動作整齊劃一,彎刀被他們叼在嘴裡,手上拿著一根用木頭削尖了頭的長矛,背上則是背了五六根短矛…在小傑克的指揮下,水手們安靜的下水,分成兩隊,像一個倒“八”字一般朝魚人們包圍了過去。

希洛死死的盯著這一幕,目不轉睛,這可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後經曆的第一戰。

隨著小傑克他們的靠近,遊戈在水中的魚人突然站了起來,它的腦袋對著天空,巨大的鼻孔處,氣孔一張一合,隨後竟然對著天空怪叫一聲,一個猛子鑽進了水裡。

“Rua!!!”

頓時,整個魚人部落甦醒了,眾多魚人從那些奇怪的建築中鑽出來,大叫著跳入水中,朝小傑克一行人遊了過去。

“Rua!!!”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給士兵加個點,我給士兵加個點最新章节,我給士兵加個點 筆趣閣2.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