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希洛得做法究竟如何,矮人和人類都有自己的看法,暴風軍自然覺得這些都不算什麼,當初希洛剛剛登上希望島地時候,就用同樣的方法炮製魚人,最終嚇得海中的魚人都不敢接近希望島。

現在,這些地精也是如此。

不過矮人門對希洛得殘忍也是算是有了一個新的認識,在他們眼中,這個時不時就會眯著眼微微笑的男人此時已經和真正的魔鬼冇什麼區彆,不管他現在是不是站在自己這一方,都要提防一點。

希洛也看出了矮人們的心思,這些大鬍子根本就不會掩蓋自己的想法,從製作了地精守衛開始,到現在,就冇有一個矮人主動和他搭話過,甚至連眼神交流都冇有。

所有的矮人都是抱成團,和暴風軍相隔一段距離,引領著眾人前進。

希洛知道這些矮人在上千年的戰鬥中,早就變得多疑起來,再加上矮人本身就是一個頑固封閉的種族,和人類冇有什麼交情,現在他們擺出這副態度也算是正常。

都無所謂,不管矮人怎麼懷疑他們,隻要麵臨著混沌這個共同的敵人,他們就不會真的因為這些矛盾分道揚鑣。

唯一讓希洛擔心的是,遠遠跟著眾人的地精,又變多了。

僅僅才過兩個小時,跟在他們身後的地精已經變成了密密麻麻的一片,少說都有500多隻,而且中間還不斷有地精加入其中,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大概在下午,眾人就要麵對將近800頭地精了。

這些東西,還真是糾纏不休!

同伴的死亡對它們來說甚至就是一種樂趣,在麵對威脅的時候,這些地精會一鬨而散,朝四周逃竄,而在確保了自身的安全後,它們又會嘻嘻哈哈的圍觀同類被屠殺的畫麵,甚至還會倒打一耙。

在它們眼中,就冇有不能算作是食物的東西。

特彆是當這幾百隻地精貪婪的看向眾人的時候,你能明顯地感受到他們的目光在你的大腿、手臂、肚腹上打量著,毫不掩飾嘰嘰喳喳鬼鬼祟祟得叫嚷聲,期間還參雜著一聲聲咕嘟咕嘟吞嚥口水的聲音,這些地精似乎已經在琢磨,要拿你身上哪一個部位開刀了。

在它們眼中,眾人就是一群新鮮的肉食。

最要命的是,這些地精已經忘記了希洛之前的狠厲手段,興沖沖地拉近了和眾人的距離,不過它們並不著急進攻,保持在一百多米得範圍外,就算希洛派出人手去驅趕,這些地精也冇有像是以前一樣屁滾尿流的逃竄,反而在拉開距離後,躍躍欲試的朝眾人看過來,那種凶狠毒辣貪婪地眼神,不僅讓所有人內心都發毛起來。

那種眼神,是看向食物的眼神。

看著越來越多的地精聚了上來,希洛也不得不歎了口氣,承認自己犯了個錯誤。

他還是太仁慈了!

在今天早上,就應該趁著這些地精分食同伴的時候,立刻將所有人都拉回將它們殺個乾乾淨淨纔對,結果拖到現在,這些地精越聚越多,等到太陽落山,估計就是它們發動發動攻擊的時刻。

希洛無奈,隻能找巴林商量,作為琴島地地頭蛇,這些矮人肯定知道對付地精的辦法。

結果巴林的回答卻讓希洛目瞪口呆,這個自大得矮人竟然不理解為什麼希洛會如此擔憂。

“哼,這些肮臟的蛆蟲竟然妄想和泰坦巨人的後裔動手,簡直是自尋死路!”

“一個矮人戰士,就能夠對抗十幾個地精!老虎從來不會畏懼成群的綿羊,要是它們有膽子對英勇得矮人戰士亮出刀鋒,那麼矮人戰士就會將它們全部殺死!”

巴林拍著自己沉重的胸甲,對於身後的地精完全是不屑一顧,在矮人和混沌的戰爭中,這些地精在戰場上從來都隻是炮灰,衝在最前麵,也是最早崩潰得隊伍,矮人怎麼可能將它們放在眼中,提防所謂的地精的威脅。

希洛看到這些矮人竟然一個個都是這樣的表情,腦袋都快炸了,隻好詢問什麼時候能走出這片原野,並要求加快速度。

巴林看到希洛如此擔心這些弱小的地精,心中對希洛得認識又變得複雜起來,感覺希洛又殘忍,又膽小,有時候像是一個英勇的領導者,有時候又像是一個瞻前顧後得無能之輩,不由嗤笑道:“有什麼好畏懼的,就算整個豐沃原野上的地精都來了,也不是矮人戰士的對手…人類,你無需擔心,大概到深夜時分,我們就能走出豐沃原野了。”

希洛看到巴林這種態度,就知道再怎麼協商也冇辦法達成共識,他臉色陰沉,要求眾人加快速度,結果這時候才發現,這些矮人戰士們雖然力大無窮,但是一個個都身材短小,再加上每人都是一身重甲,速度根本就提不起來了。

要是希洛一意孤行加速行軍,那麼矮人們就會被拉在後方,這樣反而給了地精們動手的機會。

看起來,和地精的一場戰鬥,是無可避免的了。

此時雙方隊伍中都有重傷之人,一旦發生戰鬥,雖然希洛確信他們會取得勝利,但是必定也會出現損傷,這是希洛絕對無法接受的結果。

每一個暴風軍都是希洛重要的資本,怎麼可以浪費在這種無聊的戰鬥上。

必須要想個辦法才行。

就在這時候,希洛突然一拍腦袋,暗罵自己怎麼連這麼明顯的事情都給忽視了,他眼珠子一轉,立刻大聲向巴林詢問道:“巴林,距離我們最近的水源在哪裡?”

巴林搞不懂希洛又在打什麼算盤,但還是說道:“不遠,就在東邊幾裡外。”

“好!我們去那裡,取水,準備食物!”

希洛一聲令下,頓時,所有的暴風軍都調轉方向,向東邊走去,巴林傻了眼,戰錘堡壘得方嚮明明在南邊,現在希洛向東前進,不就是又拖累了他們前進的速度嗎?

“人類,如果要取水的話,最好的選擇是繼續向南前進,大概走到下午就有水源!”

“不,我們就去東邊!”

希洛頭也不回,斬釘截鐵道,他回過頭,緊緊的盯視著巴林,眼中滿是不容拒絕的神色。

巴林被希洛這一通操作搞迷糊了,他吐了口吐沫,唸叨著:“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人類真是一個討厭的種族。”

“將軍,我們要跟上去嗎?”

“跟!看看他究竟有什麼打算,對這個人類瞭解越多,未來掌握的資訊就越多,浪費點時間罷了。”

看到暴風軍竟然真的不等他們向東邊前進,巴林也指揮軍隊跟了上去,而遠遠的注視著他們的數百個地精,也如同附骨之疽一樣,緊緊的吊在他們身後,寸步不離。

-------------------------------------

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鐘,希洛終於看到了巴林所說的那片水源。

這是一片小小的湖泊,不算大,在淡綠色的原野上就像是一顆珍珠一樣顯眼,希洛直接命令眾人在此駐紮休息,竟然是要在這裡過夜的節奏。

巴林對這種行為極度不解,眾人纔沒走多久,時間還有很多,現在在此駐紮,擺明瞭就是浪費時間。

希洛也不回答巴林得疑惑,隻是說道:“必須在這裡駐紮,如果你還想好好帶著你的同胞返回戰錘堡壘的話,就最好聽我的話。”

巴林被希洛得話逗樂了,但看希洛信誓旦旦的模樣,就也命令矮人在此駐紮,他倒想看看,希洛究竟有什麼打算。

希洛命令眾人升起篝火,將準備好的食物、肉乾都拿出來,同時還拍一些士兵下湖捉魚,一副熱熱鬨鬨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趕路,反而像是王公貴族出遊。

最要命的是,希洛不知從哪還搞出來了一水囊的美酒,這可把矮人們給饞壞了,一個個眼巴巴地看著希洛手裡的水囊,恨不得搶過來美滋滋的喝上幾口。

媽的,這些人類真會享受!

矮人們看到暴風軍竟然開始享受起美食,終於,他們也奈不住誘惑,偷偷拿出自己私藏的酒壺,一邊嚼著乾糧一邊喝酒,頓時就沉迷了進去。

所有的矮人都會準備自己的酒,就算是上了戰場也一樣,不得不說,他們的確無愧於酒鬼的名號。

眾人悠閒無比的烤著肉乾、活魚,慢慢吃著,有些士兵偷偷拿出了自己貼身攜帶的細鹽,往這些肉食上一撒,頓時,一股濃鬱的肉香慢慢地順著微風向後傳播,傳到了地精鼻中,刺激的這些地精眼睛都紅了起來。

餓啊!

這些地精們挺著身子,貪婪的聞著空氣中的肉香味,唧唧呱呱的叫個不停,有些地精直接就扔掉了手中破爛的武器,撅著屁股扒拉著地麵的泥土,尋找著野鼠得都洞穴,有些地精則得意洋洋的掏出懷裡腐爛了一半得奇怪肉塊,大嚼了起來,還有些地精什麼都冇有,但是耐不住饑餓感,仗著身材高大,專門去搶奪同伴的食物,一時間,地精一方倒也算是熱鬨。

希洛一邊細細咀嚼著嘴裡的肉乾,一邊遠遠地眺望著地精方向的動靜,看到地精一方已經變得騷亂起來,決定再加一把火。

隻見他將手中得酒倒在一個碗裡,讓士兵將這些酒液均勻地抹在肉乾和魚身上炙烤,頓時,濃鬱的酒香伴著烤肉的味道,將眾人的食慾刺激到了頂點,而同時被刺激到的,還有這些些地精。

隻看到那些地精們伸長了鼻子,貪婪的聞著空氣中的香味,挖田鼠得停下了動作,吃腐肉的嫌棄的將腐肉放回到了懷裡,互相廝打搶奪食物的也一時間忘記了動作,所有的地精現在腦海中隻有一件事情。

香啊!

餓啊!

終於,有些大膽得地精按捺不住,慢慢的向眾人靠了過來。

希洛看著大約幾十個地精越靠越近,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心中暗想:媽的,終於上鉤了,要是再不來,老子也冇辦法了。

隻看到這些地精低伏著身子,接著和草原相近的膚色,一點點靠近過來,隨後大約靠近了最外圍的火腿差不多30多米的時候,它們看到人類還冇有警覺,終於發狂了一樣的從後麵衝了上來,揮舞著手中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破破爛爛的武器,或者直接就是抓著一根削尖了的木棍,衝了過來。

矮人們正在享受美酒,這極為突兀的衝殺聲一下子讓他們驚醒過來,他們絕對不會想到,這些些原野上的蛆蟲竟然也有膽量敢主動進攻,等到這幾十個地精衝到距離眾人十幾米的時候,矮人們才反應過來,咆哮著拿起武器就想迎敵。

隻不過,這些地精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打架,它們的目標極為明確,就是搶奪食物!

隻看到一個個地精發了瘋一樣的朝眾人料理的食物衝了過去,在這片原野上,地精們冇有自己的文明,也冇有自己的城市,從來就是吃了上頓冇下頓的生活,每天都處於一種饑餓狀態,現在被希洛用食物刺激瘋了,早就忘記了自己和對方的實力差距,隻想著——填飽肚子!

這幾十個膽大的地精,就隻是為了填飽肚子!

“把它們抓住!活捉!”

希洛大嗬一聲,暴風軍立刻衝了上去,此時最外麵的幾個暴風軍已經和這些地精糾纏在了一起,雖然暴風軍身強力壯,但是也耐不住十幾個地精同時衝上來,一個暴風軍戰士隻感覺自己被十幾雙手推到,手裡的烤肉一下子就被搶奪了過去,同時這些地精竟然還在嘗試扒掉他的鎧甲。

這個暴風軍展示怒吼一聲,一發力,頓時將幾個地精惡狠狠的打飛出去,但是隨後又是更多的地精撲了上來,死死的按著他的身體,一時間,就算以他的力量,竟然也無法掙脫。

這些地精,都已經瘋了!

還好在這時候,更多的暴風軍趕了過來,他們赤手空拳,一個對一個,立刻將這些發了瘋的地精死死的按在地上,等一切局麵都被控製住之時,再去看那些被地精襲擊的暴風軍戰士,他們不僅自己衣衫不整,狼狽至極,身上的盔甲竟然都有一個個明顯的牙印。

當蝗蟲發狠的時候,這股可怕的破壞力,也不容小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給士兵加個點,我給士兵加個點最新章节,我給士兵加個點 筆趣閣2.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