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蒙剛德緩緩挪動著身子,停靠在了平原旁邊,它那對冰冷得,無情的眼睛緩緩掃過平原上得眾人,隨後尾巴輕輕的一盤,周圍的蘑菇樹頓時被壓倒又彈起,等眾人反應過來之時,他們已經被尤蒙剛德巨大的身軀給圍了個圓,根本無處可逃了。

所有人麵色都變得極其慘白,希洛在這一刻終於明白了,那個狗頭人頭領所作的複仇究竟是什麼。

如果說希洛知道琴島得地底盤踞著這樣可怕的一頭魔獸,就算係統給他獎勵幾百萬得能量點,他也絕對不會心動,死也不要下來。

神話級生物,這可是神話級生物啊!

希洛至今為止見過的最強悍的力量,就是那頭海上的巨獸——克拉肯之子,在他的認知中,可能達到了傳奇6階、乃至傳奇7階得怪物,當時僅僅一頭克拉肯之子,就能輕易地和蓬托斯的海軍艦隊抗衡,要知道就算蓬托斯的海軍再怎麼弱,也擁有加農炮、鏈彈等等海上的重型武器,然而就算是全副武裝的海軍,最終也被克拉肯之子打得潰不成軍,要不是有人出手相助,估計眾人早就成為海底得一具溺屍了。

然而現在,一頭活生生的神話級生物就出現在希洛麵前,死死的盯著他們。

神話級生物,又會有多麼恐怖,估計超凡在他麵前,連口大氣都不敢喘吧。

尤蒙剛德每動一下,眾人的視線就不由隨著它轉動,冇有一個人在這時候敢動,恨不得直接變成一具石像,避免吸引尤蒙剛德的注意力。

逃跑,現在他們已經恐懼到心中連逃跑這個概念都無法想起了。

所有人腦中隻剩下一片空白。

在尤蒙剛德麵前,世間所有的生物,無論是人類還是矮人,都僅僅是一個渺小的存在罷了。

尤蒙剛德隻是盤住眾人,彷彿絲毫不在意這些小螞蟻的動靜,它輕輕擺動腦袋,口中的兩個食人魔突然哀嚎了起來,隨後便看到這兩個食人魔的身體開始迅速的石化,變成漆黑的石頭,哢吧哢吧的落在地上,而尤蒙剛德則將那散發著生命光芒的綠色核心慢慢吞了下去。

食人魔變作得黑色石塊落地,這時候眾人才弄懂,平原上的這些巨大的石塊是怎麼來的,原來都是食人魔的屍體!

怪不得之前追擊巴林他們的食人魔死活不敢靠近這塊地盤,原來這裡是食人魔的墓地,更是尤蒙剛德得餐桌。

希洛欲哭無淚,他們慌不擇路,竟然主動逃到了一頭神話級怪物的餐桌上,這簡直就是主動給尤蒙剛德送上飯後甜點的貼心服務。

完全能夠評個五星級!

尤蒙剛德吞掉了兩個食人魔得核心之後,尚未滿足,貪婪地眼神看向了眾人,猩紅得蛇信輕輕搖擺著,凡是被它眼神掃視過的人,無一例外的,全都癱倒在地,希洛嚥了口口水,大腦拚命的轉動起來,思考著怎麼樣才能逃出生天。

就在這時候,不知道誰突然暴喊了一聲:“還愣著乾嘛啊,快跑!!!”

這一聲大吼聲音雄厚有力,希洛整個人一下反應了過來,也不知道要往哪裡逃跑,立刻扯著嗓子同樣咆哮道:“跑跑跑!三開炮們能逃一個是一個!”

周圍的矮人們此時也顧不上什麼矮人的固執了,用手按著腦門上的頭盔,短小的雙腿立刻拚了命的動起來,鍛鐵拖著一個受傷的矮人,一邊氣喘籲籲地跑著,一邊抱怨道:“麥酒在上…呼,我們…卡裡丘家族,呼…從來冇出過一個短跑冠軍!”

“這次要是能活著回去,我一定要娶一個跑得飛快的娘們!”

一旁的銅爐什麼話都冇說,速度極快的從鍛鐵身邊閃過,很快就將他甩在了身後,隻留下一句“同意”。

眾人各自朝著不同的方向跑去,或快或慢,已經冇有人再去回想這個糟糕的主義是誰提出來的了,隻是恨不得自己多生出兩條腿,離尤蒙剛德越遠越好。

尤蒙剛德看著這些渺小的蟲子們慌亂地逃竄著,橙黃色得大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之意,它身子稍微一扭,竟然挪開了一道口子,讓眾人能夠有方向逃出去,隻不過它的眼神卻一直牢牢地盯在希洛得身上。

身為神話級生物,尤蒙剛德所擁有的神智和智慧並不比人類弱,它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麵前這些生物的恐懼和畏懼。

然而,讓它在意的並不是這些人類是怎麼闖入地底得,而是為什麼,為什麼那個人類身上,竟然傳來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這股氣息是那麼的熟悉、親切,讓它不由有些許懷念。

正是因為如此,尤蒙剛德纔沒有直接將這些蟲子碾碎,它想要弄懂,那個人類為什麼身上會擁有那股氣息。

又或許,在自己獨處地底這麼多年後,也想再回味一下當年的時光,稍微玩鬨一下也不算什麼大事。

抱著這樣的想法,尤蒙剛德放任了這些人四散逃跑,而它卻像是看戲一樣,欣賞著他們慌張恐懼的表情。

希洛這一次可算是切身體會到了玩命的感覺,幸好他之前也在係統訓練場內接受了很多次的魔鬼特訓,心理素質有所提升,總算冇有在慌亂之中摔倒在地,他拚命的邁動著雙腿,根本不敢回頭去看,生怕自己回過頭,就看到蛇吻臨身。

他的速度不算快,但是也不慢,之所以冇有讓係統士兵留下來殿後,並不是因為希洛假慈悲,而是因為他早就嚇到六神無主,把這些事情都忘了個一乾二淨。

係統士兵對他的忠誠度是永久鎖定的,因此就算希洛對他們下達必死的命令,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去執行,隻可惜,這些係統士兵也是人,同樣會被尤蒙剛德得氣勢壓迫,這種血脈上天生的壓製,就算是係統也冇辦法完全避免。

因此在希洛大喊跑的時候,所有的係統士兵都嚴格的按照希洛得命令,向四周分散跑竄。

散開走,自身目標的價值就變小了,所有人都不會覺得自己有那麼倒黴,成為那個被尤蒙剛德選中的幸運兒。

而終於,當有人靠近了蘑菇森林,眼見就要鑽進去的時候,尤蒙剛德突然仰頭髮出一聲恐怖的尖嘯,頓時,所有人都痛苦的捂著耳朵倒在了地上,大腦被這陣高分貝的聲音震得一片空白,等到好不容易緩過神來,才發現,不知道何時,尤蒙剛德已經出現在了自己麵前。

尤蒙剛德眼中暗芒一閃,頓時,所有人的身體一下子都僵住了,隨後就像是被控製了一樣,一頓一頓的,一點一點的,轉過身,向平原的中心走了回去,所有人眼中都閃爍著絕望、痛苦、掙紮得神色,但是不管他們多麼抗拒,身體卻完全不聽從自己的指揮,提線木偶一樣的掉頭向後走去。

逃不掉了,冇有人能夠逃掉!

這頭神話級的怪物,真的就和神明一樣,輕輕鬆鬆的就將他們玩弄於手掌,冇有人能夠和它對抗!

正當尤蒙剛德滿意的看著這一幕的時候,它像是感覺到了什麼,輕輕扭過頭,便看到在平原之上,一個身影捂著腦袋跪在地上,竟然冇有像彆的人一樣行動,反而是死死的抱著頭,五官都皺在了一起,發出一聲聲低沉的呻吟。

尤蒙剛德輕咦了一聲,立刻將身子移過去,仔細地盯視著這個與眾不同的身影,在它眼中,各係的魔法元素開始呈現,而在魔法元素之下,還存在著一些更加渺小的金色物質,隻看到這個人類身上不斷散發出這種金色的物質,將它瞬發的精神控製魔法隔絕在外,讓這個人類免受控製。

尤蒙剛德眼中的神色一下子變得複雜起來,驚喜、愕然,還有一絲絲的親近順從,它緊緊盯著這個人類,感受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熟悉的氣息,彷彿自己又回到了十幾年前,那道纖細的身影坐在它的頭頂,輕笑著對它說:“放心吧,我一定會重建這個世界的!”

這股反應,是她身上纔會出現的反應!

而這股氣息,是她的氣息!

尤蒙剛德興奮的挺起上半身,兜帽狀得肋骨一下子向外膨脹,看上去就和眼鏡蛇差不多,它興奮地扭動著身體,發出一聲聲的低鳴,震得整個地下空間輕輕顫動,等尤蒙剛德回過神來,才收斂了動靜,驅散了圍在希洛身邊的精神控製魔法。

魔法一驅散後,希洛的表情一下子變得輕鬆了許多,他宛如溺水後被救上來的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哇的吐出一口又一口得酸水,等到在乾嘔了幾聲之後,終於慢慢覺得身體舒服了一點。

就在之前得一瞬間,係統在希洛體內突然爆發出前所未見的反應,發出的震動幾乎讓希洛得精神都為之崩潰,整個係統介麵顫抖著,發出一圈又一圈的紅光,看上去就是要啟動自毀措施了一樣,而更讓希洛驚訝的是,係統的對話框竟然還閃現出一片又一片的亂碼,完全不受他的控製。

一開始希洛還以為係統判定自己必死,即將脫離身體,卻冇想到過了一會,係統慢慢的穩定了下來,又恢複了平靜,而他被這一鬨騰弄得頭暈眼花,就像是大病了一場,全身上下都是冷汗。

以至於在係統恢複平靜的一刻,希洛得第一個想法就是:我竟然還活著。

就在這時,一個雄厚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人類,你叫什麼名字。”

希洛茫然地抬起頭,一下子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眼鏡蛇腦袋,那雙蛇眼緊緊的盯視著自己,蛇吻一動一動得,竟然在說話。

還特麼說的是標準的貴族用語!

希洛長大了嘴巴,傻愣愣地看著尤蒙剛德,這玩意,還會說話?

這已經成精了吧,這就是蛇精吧!

“嘶——人類,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尤蒙剛德等了一會,看到希洛毫無反應,語氣中也多了一絲不耐煩,它盤起身子,居高臨下的再次發問道。

希洛這時候終於反應了過來,他的腦袋幾乎向上仰到了90°,嚥著口水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叫,我叫希洛·威爾夫。”

“威爾夫?不,不不,你不應該叫威爾夫,你身上帶著她的氣息,你的姓,應該是偉大的埃克西斯!”

埃克西斯?

希洛完全冇有聽說過這個姓氏,而在蓬托斯王國,也冇有任何一個貴族姓埃克西斯,他有些不理解麵前這頭可怕的神級生物為什麼會對一個姓氏如此重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它肯定很重視姓這個姓的人。

希洛嚥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得道:“偉大,偉大的存在…如果你想找…姓埃克西斯的人,我可以幫你去人類世界一探究竟…但我,我真的姓威爾夫。”

尤蒙剛德突然回過頭,憤怒地朝希洛嘶鳴了一聲,頓時,一陣風壓直接將希洛壓倒在地,從這張巨大的蛇吻中湧出的氣息就像是一陣超強的大風一樣,讓希洛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人類,拋棄你那個懦弱、無力、低賤的姓氏,你身上帶有她的氣息,你是她的血脈後裔,你的真名應該是崇高的,偉大的,獨一的希洛·唐·埃克西斯!”

“就像是你的母親——索西婭·唐·埃克西斯一樣——你們應該是整個世界最為高貴的存在!”

尤蒙剛德咆哮著,似乎在向世界昭示著什麼真理一樣,然而它的話卻讓希洛整個人為之一震,隨後希洛直接跳了起來,無比震驚地問道:“索西婭,那是我母親的名字,你知道我的母親,告訴我,快告訴我我的母親到底是誰!”

尤蒙剛德低下頭,看著希洛,吐了吐蛇信子,反而變得平靜了下來,它低下頭,將上半身平鋪在地麵上,對希洛道:“上來吧,索西婭的血脈,讓我帶你去看看索西婭生活過的地方。”

希洛身體顫抖著,看著麵前這條龐大無比的巨蛇,最終點了點頭,扒拉著巨蛇臉上的鱗片,爬到了它的頭頂上。

在希洛心底,尋找關於母親的線索一事,從來冇有斷絕過,隻不過,他從來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地方,在這樣一個神級生物的口中,聽到關於自己母親的事情。

索西婭,希洛得生母,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

而現在,尤蒙剛德將帶著希洛,去揭開所有謎團的真相。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給士兵加個點,我給士兵加個點最新章节,我給士兵加個點 筆趣閣2.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