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個四十多歲,長相儒雅的中年男子走上了演武場中間的平台。

他是陸家第二脈脈主,也是陸家二長老,陸雲峰。

“今天陸家族會,能得玄元劍派諸位上使前來,真是陸家天大的榮幸。”

陸雲峰一開場,就是一番客套話,隨後話鋒一轉,道:“所以,今天陸家的年輕子弟們,你們一定要好好表現,拿出全部的本領來,說不定能被諸位上使看中,直接推薦進入玄元劍派之中呢。”

陸雲峰話音一落,陸家的年輕一輩呼吸就急促起來了,一個個摩拳擦掌,戰意傲然。

按正常來說,玄元劍派開門招收弟子,要在兩個月後,但那個時候,來自烈日帝國東部近兩千座城池的天才一起競爭,成功機率太小了。

但要是今日被幾位玄元劍派使者看中,直接推薦進入玄元劍派,那真是一飛沖天了。

主座上,幾位使者笑了笑,也冇有反駁,算是默認了,這讓陸家的年輕一輩眼睛更是放光。

陸雲峰見目的已經達到,臉上露出喜色,開始宣佈:“好了,現在族會正式開始,這一次族會主要分為三個步驟,第一個測試毅力,第二個驗脈,第三比武。”

“眾所周知,武道之路,一步一個腳印,充滿了艱辛與磨難,所以冇有強大的意誌力,是不可能走的了多遠的,現在你們要參加族會的,都上來吧,進行第一步,登‘烈焰階梯’。”

話音落下,在四周,有一個個陸家的年輕男女,紛紛走上平台。

這些都是陸家的後背子弟,有男有女,但都冇有超過十八歲。

此刻,主台之上,陸瑤的身影站了起來,頃刻間,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陸瑤,一席雪白長裙,身姿窈窕,曲線優美,肌膚如白玉一般,加上秀美絕倫的臉龐,當真如畫中走出的仙子。

有好事者,曾經將陸瑤稱為風火城第一美女,確實不為過。

她輕抬蓮步,走向主台,向演武場中間的戰台走去。

“風華絕代!”

許多人心中感歎。

陸瑤,不僅容顏出眾,而且天賦無雙。

“聽說陸瑤在覺醒血脈之前,就打通了九條經脈,一覺醒五級血脈後,立刻就打通了一條神脈,如今更加深不可測,如此天之驕女,若能娶她為妻,真是此生無憾了”

“聽說陸瑤已經與白虎院端木家族的絕世天才端木麟聯姻了,或許,隻有端木麟那等天才,才能配的上陸瑤吧?”

“以前聽說陸家主脈中的陸鳴和陸瑤走的很近,我還以為是一對呢?”

“那個廢物,怎麼可能配得上陸瑤小姐?那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還好冇有走到一塊,不然老天真的太不公了。”

許多人在議論著。

人群中,陸鳴聽到後,淡淡一笑。

他很快就會讓這些人閉嘴的。

一會,陸瑤踏上了戰台,隨意一站,她邊上的其他陸家子弟,便黯然失色。

主台之上,四大院的使者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注視著陸瑤,畢竟,他們都是為陸瑤而來。

此時,陸家七脈的少年男女,已經有三十多人上台了。

“還有冇有上來的?”

二長老大聲的問道。72文學網

此時,人群中,一道身影走出人群,向著戰台一步步走去。

“陸鳴?”

看到這個身影,許多人都是一愣。

“這不是陸家主脈的那個廢物陸鳴嗎?怎麼?他也要參加陸家族會測試?”

許多人很詫異。

主座上,大長老眼神冷了下來,他冇想到,陸鳴還真的敢來。

坐在最上方的陸家七個長老院的核心長老,也有些好奇與詫異。

“鳴兒!”人群中,李萍與秋月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戰台上,陸瑤看向了陸鳴,眉頭一皺,道:“陸鳴,你上來乾什麼?這裡不是你該上來的,下去吧!”

陸鳴冇有出聲,隻是注視著陸瑤。

這還是陸鳴血脈被奪取後,第一次見陸瑤,但是眼前這個以前他深愛的女子,卻再也不能讓他有絲毫的溫存,有的,隻是眼神中的冷漠。

見陸鳴如此神態,陸瑤搖了搖頭,道:“陸鳴,我知道你身為主脈傳人,家主位置卻要讓我繼承,你心裡不甘,但是你自身的條件你也應該清楚,家主之位,能者居之,你和我相差太遠,中間有一條難以跨越的鴻溝,”

“我和你,註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的世界纔剛剛開始,而你,卻註定平庸,你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是嗎?你還真自信,不過有一句話你說的冇錯,我們的確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陸鳴淡淡一笑道,隨後站在一旁,不再理會陸瑤。

他今天來,不是浪費口水的,而是要以實際行動說話的。

“陸鳴!”

主台上,大長老冷喝一聲。

陸鳴轉身,看向了大長老,他倒是要看看這個老傢夥有什麼話要說。72文學網

“陸鳴,你天生體弱多病,不能凝練真氣,瑤兒好心,念你是我陸家主脈傳人,便天天陪你,鼓勵你,想讓你振奮起來,要是能覺醒你爹那樣的血脈,那也能繼承家主之位。”

“奈何你連血脈都不能覺醒,家主之位,自然不能讓你來繼承,而瑤兒剛好覺醒了五級血脈,又得到端木家族天才的青睞,要與瑤兒聯姻。”

“你卻懷恨在心,不但不念瑤兒對你的好,還對瑤兒有非分之想,欲行不軌,甚至還想破壞瑤兒與端木家的聯姻,簡直可惡,也罷,念在你是主脈傳人,雲天大哥唯一的兒子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現在,你給我下去吧。”

大長老淡淡的聲音傳出。

“什麼?這個陸鳴居然如此可惡?陸瑤姑娘為了照顧他,陪了他好幾年,他居然如此喪心病狂,恩將仇報?”

“真是可惡,這個廢物,難怪是廢物。”

周圍的人一聽大長老的話,紛紛怒視陸鳴。

“陸雲雄,你...你休要胡說八道。”

人群中,李萍氣的渾身發抖,指著大長老叫道。

“娘,這樣的人,無需和他爭什麼。”

陸鳴對李萍道。

大長老這個人,簡直是卑劣之極,明明是他們卑鄙無恥,算計了陸鳴三年,奪取了他的血脈,現在卻顛倒黑白,居然汙衊陸鳴對陸瑤欲行不軌,還說他要破壞陸瑤與端木家的聯姻。

對於這樣的人,陸鳴懶得和他說什麼,真相,很快就會大白的。

“居然有如此之人?簡直是可惡之極,這樣的人,而且還是一個血脈都不能覺醒的廢物,讓他留在台上乾什麼?還不滾下去。”

白虎院使者端木青一聲冷哼。

“你是哪根蔥?我陸家族會,關你什麼事?”

陸鳴斜視端木青,一點也不給他麵子。

“大膽,你大膽,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端木青大怒,騰的起身,殺機冷冽。

“陸鳴,你個廢物,你居然敢得罪玄元劍派白虎院使者?”

大長老也指著陸鳴叫了起來。

“你是什麼人關我屁事,還有,陸雲雄,今天是我陸家族會,你是想幫著外人,對付我這個陸家主脈傳人嗎?你當諸位核心長老是擺設嗎?”

陸鳴斜視端木青與大長老,字字清晰,傳遍全場。

場上四周的人目瞪口呆,這陸鳴膽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這樣得罪玄元劍派使者。

“你...”大長老臉色漲的通紅。

“好了,雲雄,還有端木青使者,念在陸鳴年少無知,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

果然,陸家核心長老一個老者開口說話了。

他們不會偏袒誰,一心維護陸家利益。

甚至,他們還會維護主脈的利益,不然的話,當初他們也不會耗費資源,以祭壇的形式為陸鳴覺醒血脈了。

“不錯,端木青,你和一個晚輩計較什麼?不丟人嗎?”

穆蘭瞥了一眼端木青,淡淡道。

“哼!”

端木青冷哼,不過他好像非常忌憚穆蘭,冇有說話,臉色難看的坐了下去。

大長老也臉色鐵青的坐下。

“陸鳴,等瑤兒執掌陸家,我看你怎麼死?”大長老眼眸陰森。

“好了,家族也冇有規定冇有覺醒血脈的,就不能參加族會,陸鳴可以參加,現在開始吧。”

一個核心長老宣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龍帝陸鳴陸瑤,至尊龍帝陸鳴陸瑤最新章节,至尊龍帝陸鳴陸瑤 穀歌閲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