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陰手……”

趙陽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掌和中指,心裡在考慮著,是不是要給這個技能換個比較單純的名字?

否則的話會不會被誤會成采花大盜?

與此同時,隊伍的最前面。

陰氣極重的萬碑塚氣氛低沉。

突然一團火光衝破了萬碑塚這壓抑的低沉陰森的氣氛。

楊振鼎第一個舉著風燈從萬碑塚走了出來。

熊茂林緊隨其後。

呼……

看著眼前,熊茂林下意識的長出了一口氣,感覺就好像是走了一道鬼門關。

“振鼎兄,還是你厲害啊!”

熊茂林不禁衝著楊振鼎豎起了大拇指。

楊振鼎淡淡的翹了一下嘴角,得意的感覺就像是被撫摸了狗頭一般。

“一切安全,後面的加快步伐,同時也要小心旁邊的墓碑!”

在確定了絕對的安全後,楊振鼎開始大聲的催促後面的隊伍,並且讓隊伍把這句話給快速向後傳遞。

在楊振鼎的這一聲令下,隊伍整體的步伐開始加快。

而所有走出萬碑塚的士兵全部都在外面的廣袤空地上進行臨時集合休整。

因為隊伍隻排成了細長的四排,正好就趁著這個機會,楊振鼎和熊茂林可以準確的找出混跡在隊伍中的‘熟人’。

雖然楊振鼎和熊茂林不能把隊伍中的全部士兵都認出來,但是隻要認識趙陽和刑三姑這個就夠了。

為了不打草驚蛇,楊振鼎和熊茂林二人假裝不經意的躲在稍微遠的地方暗中窺察,精銳眼神就像是兩個老狐狸,仔細的看著每一個排隊從萬碑塚走出的士兵。

但是……當整個隊伍在加速的情況下半個小時後完全的都從萬碑塚走出來後,卻並沒有看到趙陽和刑三姑,還有那個五大三粗的胖子。

“什麼情況?”

楊振鼎和熊茂林二人都感到有點懵逼和意外。

“楊振鼎,你說的邢雲芙呢?”熊茂林看著楊振鼎質問道。

楊振鼎再次朝著氣氛陰森的萬碑塚看了看,隊伍確實已經全部走完了,也確實沒有看到趙陽和邢雲芙。

這不禁開始讓楊振鼎懷疑,是不是真的自己猜測有誤。

還是因為對四象堂的心虛,所以過分的敏感。

“後面還有沒有落下了?”

楊振鼎大聲的問了一句。

但是沒有人應聲。

“大帥,如果後面真的沒有人的話,或許就真的是我猜錯了,不過大帥您放心,就算是真的有其他人混進了我們的隊伍,最多也就三個,我絕對讓他們連水花都翻不出來!”

楊振鼎衝著熊茂林斬釘截鐵的說了一句,同時又反複的朝著萬碑塚看去,但確實沒有一個人影。

“我會讓劉副官逐個排查的!”熊茂林點了點頭,也的確沒有太過於放在心上,畢竟確實隻丟失了三套軍裝,如果真的有人混進來,最多也就三人而已。

在隊伍短暫的進行了休整,又吃了點乾糧充饑後,再次往前進發。

楊振鼎的目標是在這帝王墓尋找到行境幻化之門。

而熊茂林的目的是在這帝王墓尋找到帝王棺槨和真正的帝王寶藏。

至於現在,楊振鼎自己也有感覺,恐怕走的十分之一的路程還不到。

等到軍閥部隊完全遠離後,三個身影這才小心翼翼的從萬碑塚走了出來。

這三個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趙陽和熊茂林還有邢雲芙三人。

趙陽看著已經朝著巽王府方向離開消失的軍閥部隊背影,臉上得意的露出冷笑。

還好自己多長了一個心眼兒,要不然的話,身上的炸藥包可能就要提前派上用場了。

楊振鼎居然還真的懷疑上了,這說明他還是挺雞賊的。

剛剛趙陽三人以各種理由脫到了隊伍的最後面,然後趁其不備躲在了無名碑的後面,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楊振鼎會趁著這個機會檢查隊伍。

“少爺,您這可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陳福旺對於趙陽的機智佩服的是五體投地。

趙陽笑著找了個空地盤腿坐了下來,然後又從背包裡掏出一些乾糧,還有一瓶燒刀子酒,打算小酌兩口,先祛一下身上的濕氣再說。

“你怎麼還吃上了?沒看到他們都已經走遠了?這帝王墓這麼大,我們要是跟丟了怎麼辦?”

邢雲芙看著坐下來擰開燒刀子酒的趙陽頓時就急了。

趙陽卻一副運籌帷幄的笑了笑,說道:“最起碼有六個小時沒吃飯了,你不餓啊?放心吧,他們走不了多遠,前面就是巽王府,以他們的尿性,是肯定不會繞路的。”

“什麼巽王府?”

邢雲芙眉頭一皺,但又立刻想到趙陽之前來過一次,對於這個地方有一定的熟悉。

“你就隻管坐下來休息一下吧,如果你信不過我,那你就自己跟上去吧,不過現在楊振鼎肯定還沒有完全的放鬆警惕,我勸你你最好小心點。”

說完話,趙陽喝了一口燒刀子酒,又隨手把酒瓶遞給了陳福旺,大口的啃起了乾糧。

陳福旺接過酒瓶,也猛灌了一口,借著猛烈的酒勁兒來祛除剛才在萬碑塚的陰森壓迫感。

邢雲芙皺了皺眉頭,也就隻能跟著盤腿做了下來,然後從自身的背包裡掏出一塊大餅。

其實走了這麼久,邢雲芙也確實感覺有點餓了。

“還有酒嗎?”

邢雲芙看著趙陽手中的酒瓶,淡淡的問了一句。

作為關中人,邢雲芙也是有點酒量的,並且在這種地方,在這種陰森的環境下,小酌一口確實可以很好的緩解壓抑感。

趙陽莞爾一笑,把手中的酒瓶遞給了邢雲芙。

“有沒開封的嗎?”邢雲芙蹙了一下眉頭,問道。

趙陽再次聳肩莞爾一笑,從背包裡拿出一瓶沒開封的燒刀子酒,因為背包空間有限,所以趙陽一共也就帶了這麼兩瓶。

如果不是因為特殊原因,趙陽還真不會把這瓶酒送給邢雲芙。

“給,就當做是還你的人情!”趙陽笑道。

邢雲芙接過酒瓶,又一聽趙陽這話不禁把眉頭一皺,有點摸不著頭腦。

“還你的金剛傘幫我們哥倆兒擋一災的人情啊!我這個人不喜歡欠別人人情,所以就當做還你的人情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從盜墓開始打卡簽到,從盜墓開始打卡簽到最新章节,從盜墓開始打卡簽到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