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元 第3810章,看上儘管說

小说:淩元 作者:卓希 更新时间:2020-06-30 13:17:29

琉茵許久未見兒子,思念的緊,如今抱著小家夥不肯撒手。

洛晞也不跟她爭,隻要她開心就好。琉茵握著兒子的小手,笑道:“你才多大呀,就有人想著要給你做禦侍了呢。你要不要催催小芙阿姨跟天意叔叔,讓他們動作快點呀,不然找上門來嚷嚷著要給你做禦侍的

怕是要越來越多了呢。”

這話說的眾人含笑。

天意羞紅了臉,小芙躲在一邊不敢露面。

傾慕朗聲道:“確實是這樣的。這段時間,總有臣子在我耳邊嘟囔著,他家孫子怎麼樣,他家兒子怎麼樣,有的還說他家孫女怎麼樣的。”

慕天星笑著問:“這是想給我們小禎禎找媳婦麼?”

傾慕:“可不是?估計是咱們老洛家總是從小定情、青梅竹馬這樣的婚姻,引起了他們的重視,讓他們明白,不早點下手,就來不及了的道理。”

琉茵哈哈大笑:“他們想錯了吧,我跟晞就是長大後認識的,隻是還是被我截胡了!哈哈哈!”

眾人跟著笑起來。

淩冽:“再加上玄心肚子裡也有四胞胎,最近蠢蠢欲動的人怕是很多的。”慕天星:“其實我真覺得夜康他們挺可憐的,被我們懟回去了。畢竟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那肯定是有感情的啊,想要為這個孩子的將來謀個好前程,

也是人之常情。尋常百姓家的父母,不也是挖空心思尋求一切門路,為自家孩子謀前程的嗎?”

淩冽:“尋常家,是沒錯。但是他喬家手裡有軍權,跟洛家關系這麼近,他就必須三思而後行。這是對整個家族負責。”

慕天星想起今夕難過的樣子,還是有些不忍:“小米粒如果真有才華,以後當真不用?”淩冽笑了,他握住妻子的小手道:“我今天把話說得死一點,那是我說的,是讓他們趁早歇了心思。以後如果小米粒真有大才,真的爭氣,又豈有不用之理?反正那會兒說

這話的我早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而我的後輩不管是傾慕還是晞兒,一旦他們用了小米粒,反倒會讓喬家有一種驚喜,對他們更加感恩、更加擁戴。”

沈歆旖想了想,一語道破:“父皇是不想讓他們萬事走捷徑!”淩冽鄭重地點頭:“對。跟百年前的老祖宗們相比,我們走的捷徑太多,他們當時什麼捷徑都沒有啊。所以,我們不能越活越回去啊,尤其是自身實力,必須是真材實料,

才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量。”洛晞忽然插嘴道:“對了,我跟琉茵在國外,遇到一位24歲的小公主,她說,北月帝是她的真命天子,她們國家有國師,對著日月天帝測算過的,隻有跟北月帝結合,才能

永保兩國安定繁榮、江山穩固。”琉茵點頭,有點替玄心捏把汗,弱弱地又說:“不過,24歲的話,我就有些懷疑,她到底是衝著現任北月帝去的,還是衝著二皇兄去的了,畢竟這年紀上,好像……而且他

們國家從上到下都非常相信國師的話,更相信國運。”

淩冽有些無奈。

洛家的男孩子,怎麼都這麼招桃花呢?

看在最近安藍大橋進展不錯的份上,他難得開口加入了這個話題:“這是傾藍跟嘟嘟的事情,他們也要成長,看他們怎麼化解吧。”

什麼事情都幫孩子們做完了,還要孩子們的時代做什麼?

小禎禎被喂了一小碗雞汁小米粥,就在琉茵懷裡睡著了,琉茵可喜歡他了,瞧著他,親個不停。

傾慕的雙眼一直盯著洛晞時不時地瞄著,看著琉茵陪小禎禎去了兒童房,他忽然起身,輕咳了兩聲:“晞兒,走,去你書房。”

洛晞打了個嗬欠:“困!父皇,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傾慕:“……”

關於遷都的事情,他都在腦子裡盤旋了兩個月了,心裡癢癢的。

他沒事就會去洛晞的套房,把地圖找出來,仔仔細細地看,差一點都要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了。

好不容易兒子回來了,他有機會拉著兒子秉燭長談,結果兒子一個勁打嗬欠?

傾慕剛要開口,沈歆旖就心疼道:“好了好了,什麼天大的事情明天不能說?你非要把兒子折騰瘦了你才樂意?”

“我、我怎麼折騰他了?”傾慕一陣無語:“我不過是想跟他回房商量一下要務!”

沈歆旖:“什麼要務啊,你心裡想什麼我不知道啊?”

傾慕:“……”都怪邇邇給的該死的秘方,讓沈歆旖能一直聽見傾慕在想什麼,真是……跟沒穿衣服在老婆面前一個勁晃悠的感覺一樣,唯一好點的,就是老婆是自己人,聽了去就聽了去

吧!

洛晞笑嘻嘻地回了套房。

淩冽夫婦也回去了。

傾慕可憐兮兮地坐在沙發上,瞪著沈歆旖。

看起來有些凶,實則就是個沒有什麼攻擊性、等待主人認領的小動物。

沈歆旖走上前,拉過他的手,牽小狗一樣牽著他往前走:“咱們也回去睡覺了。”

翌日。

斯塔德自由聯邦國的國王路易,跟小公主希貝爾,訪問北月國的新聞傳遍全球。

有歐洲媒體報道稱:斯塔德聯邦國跟北月國存在三大共同點:1,君主立憲製,2,具有自己的國家文化與民族特色,3,信奉國運占卜。

而已經在寧國陪伴玄心許久的裳生,也被北月帝緊急召回,共同接待國賓。

北月首都國際機場。

當年過半百的國王領著自己漂亮的小公主從飛機上下來的時候,北月的儀仗隊開始演奏歡迎曲,無數媒體爭相拍攝。

洛傾藍與裳生穿著北月宮廷特色的陛下朝服與儲君朝服,在紅毯的一邊恭迎他們的到來。希貝爾遠遠走來,目光落在傾藍臉上,又落在裳生臉上,禁不住紅了臉問:“父皇,北月太子真是北月帝所生嗎?他們不像是父子,倒像是兄弟,兩個人怎麼都能這麼這麼

帥啊?”國王道:“你看上哪個儘管說,父王給你做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淩元,淩元最新章节,淩元 客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