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是那個反派 第314章 京畿周小蓮

小说:我才是那個反派 作者:將苑 更新时间:2020-06-30 14:25:03

“我不要生生祠,也不要長命百歲,別跪我。村裡還有人嗎?”

“恩公不答應,蓮就不起來。”

“宿主這是道德綁架!”反派系統的關注點,總與別人不同。

“我問你,方圓一裡,還有活人嗎?”

白青話總是缺發情緒,周蓮被嚇了一跳,連忙哆哆嗦嗦道:“他們都走了,逃荒去了。我娘要等爹,我們不走。”

“你爹呢?”

“前年征兵入伍,我爹被抓去了。”

白青拎著周蓮後頸將人拉起來,指了指不遠處的毛驢,“去收拾東西,在哪裡等我。”

周蓮茫然看她,等看到白青在院中翻找出鐵鍬,瞬間來了精神。

她鑽進屋裡,翻找出一身半新不舊的衣服,大著膽子給那婦人換上。如今氣正熱,屍體未涼,倒也不算艱難。

等白青回來,婦人已經被裝扮過,周蓮正跪在床邊,研著婦人曲起的腿,想要讓遺容好看些。

見她回來,周蓮連忙爬起來,“恩公。”

白青抱起那婦人,走出大門,周蓮連忙跟上。

等見到白青準備的東西,她不由震驚。

白青將村裡房屋的桌椅板凳門窗拆了,堆在一起,如今隻差將人放上去,點燃火床。

“今沒風,燒完收殮骨頭,我給你拚好。”

周蓮顫巍巍,想入土為安,又不敢。

火葬時,白青找了錘子和門板,叮叮當當拚出來了個棺材,想了想又有模有樣用炭筆寫了個‘祭’字。

周蓮不敢話,抱著腿坐在地上盯著火焰燃燒。

直到午夜火焰才熄滅,木材堆積的並不算多,骨頭勉強還算完整,白青撿出骨頭在棺中拚好,搖醒已經昏睡過去的周蓮,讓她看了眼,就直接封棺。

等土丘被堆起來,反派系統才顫顫巍巍開口。

“宿主,你怎麼這麼熟練?”

“深埋火葬杜絕疫病。”白青又燃起一個火堆,將外衣丟進去燒掉。周蓮早就經受不住再次昏過去,白青乾脆提起她放在驢背上,牽著毛驢離開。

·

三日後,白青站在衙門外,用下巴指了指門臉。

“是這裡?”

周蓮攪著衣擺,怯懦道:“恩公我們走吧,我娘官家的人惹不起。”

“沒不是,那就是了。”白青牽著周蓮直接走進去。

她可不想一直帶著個孩子,這種年紀的孩最容易養死了,這幾周蓮又是高燒又是夢魘,她都快煩死了。

“我可不想給你煎藥,找到你爹讓他養你去。”

周蓮仰臉看她,不知怎麼地擠出來一個笑來。

“恩公,不定我爹已經死了,他一封信都沒寄過。”

白青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人死了她不就被這東西纏上了?

“閉嘴。”

周蓮趕忙捂住嘴,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看著周圍,見衙役走過來,心撲通撲通跳,生怕自己和恩公被丟出去。

結果不知道恩公拿出來了個什麼東西,衙役捧著東西進去,很快又個長胡子的人出來。

“在下是此處縣丞……”縣丞見白青年輕,一時間不知道如何稱呼,“中貴人來此是為了?”

“本尚宮奉太子之命,在外尋些物件,遇到了這個東西,她爹丟了,幫她找爹。”

縣丞:“這……蘇尚宮是來報案的?”

當官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宮裡人管這些雞毛蒜皮的事。

“尚宮請來內衙休息。”這位尚宮拿的是宮裡的牌子,還有陛下的私印,無論是什麼事,他都不敢得罪。

周蓮張大嘴,她隻在集市聽過書人嘴裡聽過一個叫尚書的官,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太子不就是皇帝的兒子?恩公難道是個尚書那樣的官?

一個時辰後,縣丞總算焦急上火地弄清楚了事情,讓人請了縣尉過來,查了又查曆年名錄,

等抱著卷宗過來,見那叫蓮的孩子正襟危坐,等著這位尚宮給她拿桌上的桃子,縣丞和縣尉瞬間頭皮發麻。

除了宮裡頭的幾位,誰敢驚動這些尚宮。他們早有耳聞東宮有位年歲淺的尚宮,是剛入宮不久就被陛下選拔的。

這是何等的榮耀。

“尚宮,敢問您和這孩子什麼關系?”縣尉率先開口。

他曾是京城調派過來的,與京中的關系比縣丞要深厚的多,底氣也多些。

“遠方表親。前幾日正好路過,去就看看,結果這孩子哭著要找爹,我就給帶出來了。”

這不是睜眼瞎話嗎?周蓮捧著紅豔水蜜桃,忘記了吃,大大的眼睛裡滿是不解。

“尚宮請移步。”縣尉心亂如麻,講道理這尚宮不過是後宮裡的人,他們根本沒必要理睬太多。可壞就壞在,這位不是深宮裡出不來的那些宮女。

陛下親自提拔,太子派出來人,哪怕是京官也要給幾分薄面。

到了廊下,縣尉定了定神,道:“尚宮有所不知,前年那批人本是要去北邊的,結果上頭臨時讓安排到南地。東西都沒準備好,連帶著一起去的幾個鄉兵都水土不服沒了。這事兒上頭壓著,咱們報不上去,也不敢給底下。”

“水土不服?”

“是南方的瘴氣,咱們這鄉下地方沒經驗,又是臨時調撥什麼都沒跟上……”

白青聽明白了,水土不服也好,後勤沒跟上也罷,周蓮的爹死了,沒死在戰場上,死在路上了。

“我們這地方,不敢越級上報,尚宮您倒是可以查查。”

“告辭。”

白青回去,奪下周蓮抱著的桃子放在桌子上,拉著人往外走。

“恩公,我爹呢?”

“你猜到不錯,死了。”

周蓮快速邁著短腿,試圖跟上白青的腳步。

“我爹怎麼死的?”

白青聲音淡淡:“和你娘一樣。”

“恩公為什麼啊?”

縣丞和縣尉跟了幾步,聽孩問為什麼,不由豎起耳朵。

“因為……”白青緊了緊孩頭上快掉下的發帶,打了個哈欠道,“他們運氣不好。”

“那我們去哪?”周蓮決定抱緊大腿,“恩公我要給你當牛做馬的。”

“進宮。”

“啊,我也要去嗎?我能去嗎?那是皇帝住的地方吧?”

“太子在找老師和伴讀,我看你可以做個老師。”

“啊?”

周蓮張大嘴,她給太子做老師?

“恩公,我什麼都不會啊。”

“這個簡單,你教他挨餓是什麼滋味就校”

周蓮拍了拍腰裡抱著的,鼓囊囊的吃食,咧嘴笑了。

“這我熟,挨餓誰都會,太子為什麼不會?”

“這東西要看賦,對沒賦的人來,太難了,比登都難。”

“恩公恩公,我娘有些人生下來就活在上,太子就是那樣嗎?”

我才是那個反派 s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才是那個反派,我才是那個反派最新章节,我才是那個反派 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