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水河邊。

神策軍一部分,還有朝廷百官、家眷,數千人聚集在這裡。

夕陽西下。

今天是無法走回頭路了。

晚上要在這裡露營。

由於一場大戰,百官可以說妻離子散,許多人也受傷了。

讓這群人如軍人一樣堅強,是不可能的。

這讓營地亂糟糟的。

袁譚的安撫工作也變的十分龐大和複雜。

大帳門口。

“仲康,今天是你值夜,白天又作戰,怎麼不去休息一下。”

典韋見到許褚來了,兩個人已經是老鐵戰友的,難免關懷一下。

許褚大肚腩,“睡不著,剛才那場大戰,也就是熱熱身。夏侯兄弟,威名赫赫,看起來也不過如此,最多和我家大黃是一個水平。”

典韋來了興致,“你怎麼把大黃給放了,難道這就是放虎歸山?”

“嘿。”許褚無奈一笑,“咱是要跟著大公子的,馬匹都怕老虎……,另外,咱也不能搶大公子的風頭。”

典韋聞言正色點頭,“你說的很對,畢竟馬匹是無法適應老虎的,總不能圈到一起親熱親熱吧?”

“對了,你過來,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典韋忽然神秘起來。

許褚好奇心也起來了,走了過去,“什麼事情?”

典韋比剛才還要正色,就是虔誠,道:“大漢四百年後,天下離亂。諸神派下來大公子,拯救黎民百姓,你一定要用生命保護大公子。天下可以沒有任何人,但不能沒有大公子。”

許褚瞪大了眼睛,好你個典韋,編,你繼續編。微微一笑,“我許褚的忠心日月可鑒,你這黑小子用不著給我來這套。不過看在你也是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就不嫌棄你了。”

“嘿,你這大肚子不信?”

這能信?許褚嫌棄的模樣。

這時候郭嘉來了。

兩人住了嘴。

“軍師。”兩人行禮。

郭嘉進去了。

這時候的袁譚,正在看手機視頻。

戰場上偷拍的視頻,還是蠻清晰的。

沒事翻出來看看,也算是個消遣,也算是個學習。

見到郭嘉來了,立刻收了起來。

這種高科技,他一般是不會隨便讓人見到的。

“大公子,統計出來了。”

郭嘉有些焦頭爛額,“朝廷百官極其家眷,總共失蹤了一千八百九十六個人,死了七百五十六人,受傷……。”

一整個大木箱子竹簡,全是人名。

袁譚都不願去看。

怪不得許多皇帝都說過,根本不願意當皇帝,會累死的。

袁譚是出來作戰的,沒有帶文職體系。

郭嘉一個人是做不過來的。

好在他神經比較大,大手一揮,“這些不用看了,馬上傳令張遼,儘可能的搜索,能找到的都好好帶回來,找不到也不強求。”

“另外,把一千石以上的官員全給我找來,家眷營地那些爛七八糟的事情,讓他們去管理。”

郭嘉頓時鬆了口氣。

少頃。

文武百官到來。

他們得到了曹操的重點保護,而神策軍也得到不殺百官的命令。

隻要沒有走失,就能活著。

是王允帶隊來的。

“見過大公子。”王允很機智,並沒有因為老資格的崇高身份在袁譚這裡擺譜。

百官也跟著見禮。

之後。

有人開始訴苦了。

有說孩子不見了,希望袁譚能夠專門派人找一找。

有說小妾沒了,希望他明察。

更有七八十歲的三朝元老,讓他幫助找寵物狗。

忽然一個老頭衝了進來。

袁譚認識這個老頭,楊彪,太尉三公。

“大公子,我兒子不見了。”楊彪拱手一禮焦急道。

“你兒子是誰?”

袁譚被這些事情煩的頭疼,又不是沒去找,那裡有那麼人手成立上百個專項小組?

“楊修。”

“楊修?哼,不見了更好,留著也是個禍害。”

袁譚並未說假話,楊修持才自傲,和曹操的兒子曹植一丘之貉,狼狽為奸,導致家族衰敗。

楊彪壓抑,自己的兒子怎麼能是禍害呢,沉聲道:“大公子,楊修小時候是得罪過您,但您也打斷了他的腿,現在還怎能再計較呢?”

現在是袁譚主事,楊彪為了能夠找到兒子,隻好這麼說話了。

小時候還乾過這種壞事?竟然都忘記了。

袁譚不搭理楊彪了。

郭嘉見狀走了出來,正色道:“楊太尉此言差矣,如今人手不足。現在,有五千兵馬在外搜尋百官家眷。隻要你兒子不自己個亂跑,就肯定會被找到的。”

楊彪不得不轉身離去。也是沒想到,他三公的身份都不好使,國賊!國賊!

“太尉。”

袁譚招呼道。

“哼。”楊彪冷哼一聲,根本沒停。

他出去後,很快又倒退了回來。面前,是利劍出鞘的二狗子和趙大牛。

二狗子冷道:“這位大人,沒聽到大公子喚你嗎?”

楊彪慌了,沒想到,袁譚比董卓還不要臉。

這才控製朝廷多長時間,就這麼強硬了。

顏面儘失。

楊彪可是經曆過無數鬥爭的老狐狸,通過這個情況,就可以看出,袁譚絕對比董卓下手快,下手狠。

轉身,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神情,鞠躬一禮,“大公子,何事?”

袁譚起身,“太尉,你是當朝三公,百官之首。你看看這裡這些人,一個個都想著搞特權,你來給他們講講道理。然後,你帶他們完成分配給你們的工作。對了,還有王司徒,這些就交付給你們了。”

這就叫以夷製夷。

在這裡哭訴的官員尷尬了。

沒想到要求沒有滿足,還要在悲痛中工作。

怪不得王司徒說這個人比曹操袁紹還難纏。

“臉厚矣。”

不知誰說了一句。

畢竟是袁譚,讓百官成了現在這樣的慘況。

放了一把火,燒死了許多人,還讓幸存的人救活,為自己工作。

這是人乾的事?

再臉皮厚也要愧疚一下吧?:

袁譚沒生氣,反而高興,“呦嗬,這是誰說高祖呢?”

高祖?

楊彪等人差點原地跌一跤。

高祖劉邦的臉皮是厚,多不要臉的事情都做過。

可以說,是古往今來,從三皇五帝那算起,也是天下第一的厚臉皮。

已經二三百年沒有宗親能夠繼承這種能力。

如今幽州劉虞、荊州劉表、蜀中劉璋、也是根本的不行。

大臣們能不知道,隻不過不敢說而已。

但跟你比起來,就小巫見大巫了。

“誰說的這話?”袁譚問道。

沒人吭聲,沉默中反抗的神情。

袁譚笑道:“肯定不是太尉,應該也不是王司徒說的,其他人全給我拉出去砍了,竟然汙蔑開國皇帝,罪大惡極,誅殺三族。”

“喏!”

典韋和許褚全進來了,就要拿人。

眾人慌了神。

笑嗬嗬的殺人三族,知道大公子狠毒,沒想到這麼毒,這是找理由清除異己呀。

可不能將把柄落在他手上。

隨著百官散開了位置,留出一個人來。

這個人當時暈過去了。

“拉出去砍了。”

袁譚說完,離開了大帳。

許褚走上去,抓起那人,直接提著腿拖走了。

楊彪他們瑟瑟發抖,沒想到袁譚這麼凶殘,簡直就是洪水猛獸。

王允一直沉默不語,心情越來越沉重。

“嗯嗯,諸位大人,過來布置一下工作吧。”郭嘉咳嗽了一聲,淡淡道。

他並不反對袁譚這麼做。

多年以來,朝廷已經習慣了權臣。

果斷的表明態度是沒有錯的。

若表現的相敬如賓,這些人蹬鼻子上臉後,再暴力鎮壓,傳出去名聲肯定不好聽,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是是是。”

於是眾人按照品級列隊,還把王允和楊彪推到了最前面。

“大公子,為什麼要殺人!”

這時候,馬日磾和董承憤慨的進來了。

當看到文武百官驚恐又順從的神情,他們瞬間低落。

袁家大公子,他就是新的國賊。

……

另一方面。

朝廷小官並沒有在征召之列。

朝廷營區的東南角,有一頂小帳篷。

一看就知道住在這裡的人官位不大。

帳篷中。

大軍師荀彧,藏在暗處。

荀攸背對著坐在明處。

兩人的衣著都已經破爛不堪。

裡面的荀彧手裡拿著一卷竹簡書,是記載亂七八糟事情的,平常他是不看的。

此刻也忘記是從什麼地方撿來的,看著書,卻歎了口氣。

當時情況混亂,他和曹操走散了,沒能跟上部隊。

“賢侄,你我二人,命休矣。”

荀攸摸了摸胡子,嗬嗬笑道:“叔父大人,你死則死矣,別牽扯到我。”

荀彧一愣,臉上發熱了。

他之前嘲諷荀攸眼神不好,錯看了袁家。

然而現在,隻能證明他自己沒眼光。

荀攸說來還沒有正式拜入曹操門下,還是一個自由人。

隻需繼續拜入袁譚門下,反而一飛衝天了。更新最快的網w~w~w..c~o~m

荀彧寂寥,淡淡道:“你可以用我做晉升之資。”

荀攸對於當初看走眼被這位叔父嘲諷記憶猶新,當時真是壓抑的很。

不過現在看來,自己根本就沒有看走眼。

袁家大公子在最關鍵的時刻殺出,逆轉乾坤。

無論是當時的用兵謀劃,還是戰場上強力擊潰曹軍的戰況。

全在說明這位大公子的不凡。

隱忍到最後一刻爆發出致命一擊,絕非常人能夠做到的。

他搖了搖頭,“我另有打算,用不著你的性命。”

“叔父放心,現在還很混亂,你就偽裝成我的仆人,我會想辦法送你出去的。”

荀彧十分慚愧,“多謝賢侄。”

荀攸又道:“那麼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仆人了。文若呀,還不快去給老爺我領物資,打洗腳水……。”

“你!放肆!我可是你的叔父大人!”荀彧呆滯一下,士可殺不可辱的怒道。

荀攸起身,鞠躬一禮,正色道:“叔父大人,小心隔牆有耳,您現在的身份要是一直在帳篷裡面待著的話,就活不了了。小侄也會被您牽連,讓您去,這都是為了您好。”

其實,荀攸唯一的書童沒了,眼神不好的他,做一些事情很困難。

好在,這裡多了一個現成的下人。

荀彧氣炸了肺,使喚下人還是為了自己好,愧他還能說的這麼大義凜然。

少頃,荀彧這位有王佐之才的大軍師,當代張良,垂頭喪氣,佝僂著著腰去了。

他現在為什麼如此落魄,他當然知道不是因為荀攸。

而是因為袁譚。

他始終想不通,是怎樣的一個人,絲毫不用積累底蘊。以無能,瞬間成就超凡。

這是怎麼開竅的,用泰山砸腦袋也不可能有這麼好的效果吧?

簡直莫名其妙。

不想了,他腦殼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帶著百貨大樓回三國,帶著百貨大樓回三國最新章节,帶著百貨大樓回三國 7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