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1 獅頭盾牌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我睜開眼睛,猛的坐起來,揉了揉胸口,發現不疼了,調內氣一試,經絡通暢無礙,且丹田內氣渾厚,絲毫沒有受損的跡象。

我的內傷,竟然全好了!

我不由得愣住了。

這什麼情況?

正發呆的時候,可兒端著一杯水回來了。

一見我醒了,她趕緊走過來,把水杯放到床頭,關切的問我,“少爺您醒啦?還難受麼?”

“我昏迷了多久?”我問。

“您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可兒說,“從獅子坪回來的路上,一個勁的吐血,差點沒嚇死我!”

“那後來呢?”我問。

“後來您身上閃了一道白光,然後就不吐血了”,她說,“回到酒店,我給您擦了身子,換上了浴袍,然後您就一直睡到現在。”

我一愣,這才意識到身上的衣服不一樣了。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看看她,“那你……”她笑了,打趣道,“哎呀沒關系的,反正我早就看到過了,好雄壯的呢……”

我紅著臉,咳了咳,“呃……好吧……”

“您醒了就好了”,她端過水杯遞給我,“還難受麼?”

“不難受了,內傷全好了”,我接過杯子,喝了一口。

“那就好”,她鬆了口氣,“少爺,您好好休息,後面的事,咱們不急。”

我把水喝了,放下杯子,問她,“你剛才說,我身上閃過一道白光?”

“對!”她點點頭,“那之後,您就不吐血了。”

我心裡一動,掏出玉墜,“難道是她?”

“我也覺得可能是她”,可兒看著玉墜,“記得飛哥說您說過,她能為主人擋天劫呢。”

“可是她已經在五雷烈火中被打散了呀”,我疑惑不解,“怎麼可能呢?”

“我覺得沒什麼不可能的,她可是千年靈玉,您怎麼就知道她一定散了呢?”她看著我,“飛哥說,他總覺得玉姑娘還在,不瞞您說,我也這感覺,尤其是昨天那道白光出現之後,我更確定了,她肯定還在!”

“如果她在,那她為什麼不露面?為什麼我感覺不到她?”我問。

她聳聳肩,“那我就不清楚了,或許,她是不想讓您看到她吧……”

我看著手裡的玉墜,沉默了。

“少爺,您……沒事吧?”可兒小聲問。

“沒事”,我收起玉墜,接著問她,“對了,李川呢?”

“他上午打了個電話過來,問您怎麼樣了,我說您還沒醒”,可兒說,“他說等您醒了告訴他一聲,他馬上過來。”

我想了想,拿起床頭的手機,撥通了他的電話。

“少爺,您醒了?身體怎麼樣了?”李川有些激動。

“獅子坪那邊怎麼樣?屍臭又出現了麼?”我問。

“沒出現,現在一切正常的了”,他興奮的說,“少爺,您真是太厲害了!我服了,心服口服!”

“你現在過來,我要去獅子坪看一下。”

“現在?”他一愣,“少爺,您剛醒,身體能行麼?”

“沒事了,馬上過來吧。”

“好!”

我掛了電話,看看可兒,“你昨晚沒睡好吧?”

可兒一笑,“我沒事!”

我點點頭,“咱們去廠區看看情況。”

“需要這麼急麼?”她問。

“需要”,我起身下床,“獅子坪地下有很厲害的鎮物,趁現在屍臭消失了,咱們得抓緊時間去查查那東西到底是什麼。不把根源解決了,屍臭不久還會再出現,我可不想昨天的事再來一次。”

可兒明白了,“好!”

十幾分鐘後,李川來了,我和可兒下樓上車,離開酒店,前往獅子坪。

來到獅子坪,我讓李川遠遠地停下車,下車試了一下。

空氣質量很好,清新中帶著青草的香味,令人心曠神怡。

我放心了,回到車上,吩咐李川,“直接去廠區。”

“好”,李川看看助手,“去廠區。”

“好的李總”,助手也放心了,沿著公路向廠區駛去。

來到廠區大門外,我讓他們停下車,在門口等著,自己帶著可兒,走了進去。

鋼廠內死一般的寂靜,沒有任何聲音,氣場正常,沒有發現有煞氣或者陰氣出現。

我帶著可兒走到主樓前停下,蹲下來,仔細觀察地面。

可兒也蹲了下來,認真地看著我。

“地氣一切正常,沒有問題”,我站起來,四下看了看,“奇怪,這也太乾淨了吧?”

可兒不解,“乾淨不好麼?”

我看她一眼,“太乾淨了,咱們怎麼查下面的東西?總不能把這樓拆了,直接把它挖出來吧。”

可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現在怎麼辦?怎麼查呀?”

我想了想,拿出手機,給李川打電話,“主樓的門鎖了,你能打開麼?”

“能,我有門禁”,他說。

“那你馬上過來,一個人。”

“好的少爺!我馬上過去!”

我掛了電話,看看可兒,“別的地方不用看,問題都在這主樓裡,等他來了,咱們進去看看。”

“好!”她點點頭。

不一會,李川一路小跑,趕過來了。

“少爺”,他氣喘籲籲的。

“把門打開”,我吩咐。

“好”,他快步走到主樓門前,拿出門禁卡一刷,電動門自動打開了。

“少爺,可以了”,他回頭看著我們。

“進去看看”,我領著他們,走進了主樓。

大樓裡面很黑,陰森森的,很冷。

李川先去總控製室,把電源,電梯和照明全部打開,燈一亮,這才好些了。

這樓很大,沒必要逐層檢查,我們上了電梯,直接來到頂層,來到了李川專門為自己修建的豪華辦公室內。

這是一個套房,有客廳,辦公區,書房,臥室還有一個健身房。面積約有兩百平米,裝修的十分考究,看得出來,李川是個很懂的享受的人。

我在這裡轉了一圈,發現客廳,臥室和健身房的牆上,各掛有一個獅頭盾牌,上面融有陣法,隱隱的透著一股血氣。從陣法的氣場上來看,比較雜亂,主體是玄武陣,三個玄武陣配合在一起,讓整個辦公區都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風塵之氣。玄武屬水主欲,而風塵氣為桃花之氣,合在一起,這布局就比較有深意了。

我心裡一動,問李川,“你是不是很喜歡在辦公室和女員工約會?”

李川一愣,“啊?少爺,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少爺問你,你如實回答”,可兒說。

李川尷尬不已,紅著臉點了點頭,“是……”

“那些女人都是自願的麼?”我看著他,“有沒有強迫的?”

“沒有沒有!她們都是自願的”,李川趕緊說。

“真的是自願的?”我盯著他。

“真的!”他信誓旦旦的說。

我嘴角一笑,指著客廳的盾牌問,“這樣的盾牌,在你其它的辦公區是不是也有相似的?而且每個地方都是三個?”

“對,這是羅秀山給我布置的風水陣”,他紅著臉說,“他說這是給我催財運的,除了這裡,我還有兩個辦公區,也是這麼布置的。”

“一模一樣?”我問。

“也不是一模一樣”,他看著盾牌,“其他地方的盾牌上是龍,這裡是獅子。羅秀山說這個地方叫獅子坪,獅子屬金,龍屬木,鎮不住,所以就換成了獅子,他說這樣一來,就一順百順了……”

說到這,他歎了口氣,“哎,沒想到,他是在害我……”

我會心一笑,沒說話。

可兒看看那盾牌,問我,“少爺,真是這樣麼?這陣法就沒有別的說道?”

“羅秀山說的沒錯,隻不過,是你少說了一部分”,我看著李川,“玄武陣確實是可以給催財,但這樣的布局,會激發出強烈的風塵氣,極大地催動人的欲望。隻給你催財,一個玄武陣就夠了,一口氣用三個,那這意義就有點變味了。”

李川額頭冒汗了,“呃……少爺,我……這個……”

“你不願意說,那我替你說”,我盯著他,“你喜歡女人,尤其是自己的女員工,女客戶,對吧?”

他慚愧的低下頭,“是……”

“所以你讓羅秀山為你布置的不僅僅是催財的陣法,更是催桃花的陣法”,我冷冷一笑,“一旦女人進了這裡,待的時間一長,就會意亂情迷,稀裡糊塗的就會被你得手。你說沒強迫過誰,這話,估計你自己都不信吧?”

“您說得對……”他汗如雨下,緊張的咽了口唾沫,“她們大部分都沒反抗,個別的……也是半推半就……我承認,這確實是我的意思,是我讓羅秀山這麼布置的……不過少爺,我並沒有傷害誰。那些和我上床的女人,我誰也沒虧待呀!”

“我艸,你這老臉皮可真厚”,可兒冷笑,“你這和下迷藥有什麼區別?你丫就不怕遭報應嗎?”

“我……我……”他無奈的看看可兒,又看看我,低下頭,歎了口氣,“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這樣了……”“你和羅秀山,有沒有因為女人而起過矛盾?”我問他。

“沒有!這絕對沒有!”他趕緊說,“羅秀山女人也不少,他在這方面的開銷都是我負責的,而且我們是兄弟,我們彼此的女人,彼此都不惦記,從來沒因為這些事鬨過矛盾的!”

“真的麼?”我一皺眉,“你想清楚了再說。”

他冷靜的想了半天,搖頭,“真的沒有!”

“那好吧”,我看看可兒,“這裡沒什麼可看的了,走吧。”

“嗯!”可兒點點頭。

我倆轉身走向門口,準備下樓。

這時,李川突然想起來了,“難道是因為她?少爺您等等,我想起來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