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1 李川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傍晚時分,我們的航班在首都機場落地了。

見到老趙後,我給他和郭辰珺互相介紹了,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之後,珺小姐上了李靜的車,先走了。

接著,我跟老趙也上車,離開了機場。

“少爺,郭小姐真心不錯”,老趙忍不住讚歎,“瞧那氣質,那身材,那臉蛋,嘖嘖嘖……簡直完美!少爺的眼光就是好,這女朋友,絕對滿分!”

我會心一笑,問他,“你跟周老怎麼說的?”

“我說讓他們在家等著,我來接了您,直接去他家”,老趙看看我,“少爺,你剛辦完事回來,是不是得休息幾天?這麼連軸轉,能行麼?”

“救人要緊”,我說,“周老都說人命關天了,這事估計不小。咱們先去看看什麼情況,至於身體,我沒問題。”

“好!”老趙說著從兜裡掏出一個精致的楠木盒子,遞給我,“少爺,您看看。”

“這什麼?”我接過來。

“那塊籽料,打磨好了”,老趙一笑,“您看看怎麼樣,要是不滿意,我再讓他們繼續打磨打磨。”

我心裡一動,打開了楠木盒子。

那塊籽料經過打磨,變成了一個精美的金鑲玉墜,非常的漂亮,之前籽料上的飛天,被完整的保存了下來,看上去更加的栩栩如生,美麗動人了。

“怎麼樣?還行吧?”老趙樂嗬嗬的問。

“真好看”,我一陣感慨,“這才是她……”

“嘿嘿,我就說嘛,您肯定喜歡”,老趙笑著說,“戴上吧。”

“飛哥,謝了”,我感激的說。

“少爺,您跟我千萬別說這個字”,他說,“我的命都是您救下來的,不管為您做什麼,都是應該的,要是提了那個字,咱就遠了。”

我欣慰的一笑,“好。”

我戴上玉墜,一陣微涼,提神醒腦,心裡莫名的感到一陣踏實。

這時,老趙的手機響了。

老趙拿起來一看,小聲說了句,“是老周。”

我點點頭,示意他接電話。

老趙打開了免提,“喂,周老。”

“飛哥,接到少爺了麼?”周清焦急的問。

“接到了,我們剛從機場出去,正在去您那的路上”,老趙說。

周清鬆了口氣,“那就好,辛苦飛哥,辛苦少爺了!我們一會去門口等著,迎接少爺。”

“行”,老趙把電話掛了。

“看來這事不小”,他說,“您聽出來沒有,老頭子都上了火了。”

“有點那意思”,我拿了瓶水,擰開喝了一口,接著問老趙,“可兒上班了麼?”

“她呀,早就上班了”,老趙說,“前些日子不是跟您去榮陽了麼?回來第二天就去店裡了。我說讓她再玩兩天,她說沒意思,還是乾點活踏實。怎麼?我讓她過來?”

“她要是跟我出去,會不會耽誤你店裡的事?”我問。

“那不會”,老趙一笑,“我跟黑子說好了,可兒跟您出去的時候,就讓許捷過來給我看店。那丫頭機靈能乾,有她在,生意不會耽誤的。”

我點點頭,“好,一會看情況吧。”

“行”,老趙拿起手機,給可兒打電話,打開了免提,“可兒,放下手頭的活,回家收拾一下待命,少爺翻你牌子了。”

“好嘞!”可兒興奮不已,“少爺回來啦?是不是在你身邊呢?”

“是呢”,老趙衝我一笑。

“好,您告訴少爺,我這就回家準備一下,洗乾淨了等著他臨幸,哈哈哈……”

老趙笑了,“行了行了,等電話吧。”

“好嘞!”

老趙掛了電話,看看我,“您聽見了吧?樂壞了!”

我撲哧一聲笑了。

有可兒在,我心裡有底了。

半個小時後,天完全黑了,我們也到了。

老趙把車停好,我倆開門下車,院門口的周清一看,帶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迎了過來。

“少爺,辛苦您了”,周清跟我握手。

“沒關系”,我淡淡的說。

周清又跟老趙握了手,道了謝,然後給我們介紹,“少爺,飛哥,這位是我的學生,他叫李川,浙省人,是個做企業的。李川,這位是飛哥,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吳崢少爺!”

“飛哥!少爺!”李川趕緊跟我們握手。

他身材高大,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一臉的黑氣,眼神裡滿是焦慮和不安。

看來,真是遇上麻煩事了。

寒暄之後,周清把我們請進院子,再次走進了那座小樓裡。

來到客廳坐下,李川親自給我們倒上茶,接著在他老師身邊坐下,規規矩矩,一絲不苟。

“少爺,我聽飛哥說您剛從寧州回來,肯定很累吧?”周清問。

“還行,在那邊辦完事之後,休息了兩天”,我喝了口茶,放下茶杯,“您說吧,出什麼事了?”

“不是我的事,是李川的事”,他看看李川,“你跟少爺說吧,說詳細點。”“好”,李川等的就是這句話,“少爺,我遇上麻煩了,特別的邪性,不瞞您說,我都快急瘋了!”

“別急,喝口茶,慢慢說”,我看著他。

“嗯”,他喝了口茶,平靜了一下,接著說,“事情是這樣的,我在浙南投資建了個鋼鐵廠,廠區占地一千多畝,投了差不多兩個億。去年開工,到上個月,廠區和配套設施基本都完工了,可以開始試運行生產了。可就在這時候,那裡出怪事了。”

“什麼怪事?”我問。

“上個月初六,廠區突然下了一場大霧”,他說,“霧散了之後,整個廠區就被一股臭味給籠罩住了,那味道像是屍體腐爛的味道,特別的臭,人一進去,待不了兩分鐘就會臭的暈過去。可是我們廠區根本沒有汙染源,誰也不知道這味道是從哪來的。”

“這事稀奇啊”,老趙忍不住問,“是那一代都臭,還是隻有你們廠區臭?”

“都有味道,但是廠區是最嚴重的”,李川說,“工人們沒法進廠區,工廠就沒法開工。少爺,那可是兩個億的工廠啊,長時間不能開工的話,我們的資金鏈都會出現問題。我和幾個股東急得不行,找了很多道士和風水師去看,可是他們根本不敢進去,所以什麼都沒看出來。”

“哎?不對呀”,老趙納悶,問周清,“不是說人命關天麼?我聽著這都是臭氣的事,哪有人命的事啊?難道還臭死了幾個不成?”

“您說對了”,李川苦笑,“不是臭死了幾個,是幾十個,現在他們命懸一線,連醫院都沒辦法了。”

“具體怎麼回事?”我問。

“因為廠區實在太臭,每次遇到刮風,那臭氣都能傳到十幾公裡外的鎮上去”,李川無奈地說,“當地的老百姓不滿意,就向環保部門投訴。環保部門找到我們,說我們汙染空氣,勒令我們迅速排查,限期解決,不然就嚴厲懲處。沒辦法,我們隻好組織了一些專家,一共十二個人,分四組,戴上防毒面具進入廠區,進行徹底排查。”

“萬萬沒想到,他們剛進入廠區不久,就有人暈倒了,他們再想出來都不行,不到一分鐘,十二個都暈倒了,失去了聯系。我們趕緊再派人進去救人,進去一批,倒下一批,前後倒下了四十二個。最後沒辦法了,我手下的安保主任親自上陣,帶著一百多個人衝進去,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些人搶了出來,就這樣,這最後一批還有三個人倒下了”,他歎了口氣,“加上之前的,一共四十五個人。我們把人送去醫院,直接住進了ICU,直到現在,他們還沒有蘇醒的跡象。醫院的專家們經過會診,得出了個結論,說這些人可能是腦死亡了……”

“我艸”,老趙看看我,“少爺,這事夠邪性的。”

我想了想,問他,“這是哪天的事?”

“前天”,李川說。

“醫院確診之後,你有沒有找其他人看過這個事?”我問。

“有的”,他點頭,“今天早上,我專門去了杭州,找了浙省有名的風水大師沈星海沈老,請他幫我斷了一卦。沈老說,這些人不是腦死亡,他們是被封了魂了,四天之後,如果沒人能救他們,這些人必死無疑。他說自己處理不了這個事,建議我來上京,說上京這邊有高人。我聽了他的建議,想起了周老師,就給老師打了電話,然後就來上京了。”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少爺,您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風水大師”,周清看著我,“幾十條人命啊,您要是不幫忙,他們可就死定了,他們都有妻兒老小啊……”

老趙湊過來,低聲問我,“少爺,您的意思呢?”

我想了想,“讓可兒過來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