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5 朝天犼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那是一個鎮魂獸,似龍非龍,似犬非犬,頭生獨角,做嘶吼狀,這東西叫朝天犼,是華表上的神獸,它還有個講究的名字,叫望君。

帝王陵墓中,一般會兩個華表,分立神路兩側,上面的兩個神獸北向而立。朝向外面的叫望君來,意思是告訴後世君王莫忘祖先,常來拜祭;朝向陵寢的叫望君歸,意思是告訴君王不要過於悲傷,保重身體,以國事為重,望君早歸。

除了用在陵墓中外,望君還會用在宮門附近的橋梁左右,這時,朝向宮門的叫望君出,意思是希望君王多出去走走,體察民情;背向宮門的依然還叫望君歸,意思是君王巡視要保重身體,切莫留戀往返,早早回朝。

所以,這種神獸,曆來是帝王專用的,普通人決不能用,鎮不住它。

橋下的這個是面對村子,所以是個望君歸,藏在背光處,那就不是用來望人,而是用來鎮鬼了。孟小岩說眾鬼之中隻有如月可以離開村子,但是也不能超過三十裡,就是因為這望君歸的緣故。有它在,除非藏神奪魄,不然的話,根本沒可能離開。

我之所以吃驚,不是驚在這個物件,而是驚在那個老道人的膽子上。這東西是皇家物件,除了皇帝之外,沒人敢用他來做鎮墓獸,因為這東西是龍子,不但能鎮魂,而且能鎮人。如果不是給皇帝用,那就鎮不住它,就一定會反噬。老道人用它來鎮孟小岩,雖然能鎮住,但是他自己也必然會折壽至少十年以上。

真不知道那老道人是怎麼想的?為了這樣一群刁民,值得麼?他怎麼想,跟我沒關系,現在我該考慮的,是怎麼破開這鎮物。

我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這個朝天犼並不算大,但它是用鐵汁固定在石頭上的,所以用手是難以取下來的。

我想了想,轉身上岸,回到石橋上。

“怎麼樣?”郭辰珺把我拉上來,“找到了麼?”

“它就在橋底下”,我說,“那老道人還真豁得出去,竟然用朝天犼做鎮魂獸來鎮壓孟小岩。”

“朝天犼是什麼?”她問。

“就是華表上蹲著的那個神獸”,我解釋,“那是皇家才能用的神獸,用它來鎮孟小岩,老道人至少折壽十年,而且死後,弄不好還會魂飛魄散。”

她一愣,“這麼嚴重?”

“朝天犼是龍子,生性高傲,煞氣極重,隻有皇家龍氣才能鎮得住它”,我一指那村子,“你再看看這村子,這樣的地方,再埋十個孟小岩,也不可能鎮得住龍子啊。”

“也就是說,用鎮物的人,首先得自己得鎮得住它,然後才能讓它為自己效力,是這樣麼?”她問。

“對”,我點點頭,“所謂一人一命,什麼樣的命配什麼樣的物件。就比如貔貅吧,那東西說是瑞獸,能給人旺財,但不是什麼人戴都能行的,有的人戴了會旺財,有的人戴了會破財,命弱的甚至會……”

“會什麼?”她認真的看著我。

我咳了咳,“算了,還是少和你說這些吧。”

“為什麼?”她不解,“我喜歡聽你講這些,正聽得津津有味,你卻不說了……”

“你有術數天賦,所以這些你一聽就懂,但是我不能多說,這是為你好。”

“為我好?”

“你掌管著家族財團呢”,我湊過去吻了她一下,淡淡一笑,“學多了這些,你就做不了生意了。”

她想了想,“可是……”

我繞過她,向寶馬車走去。

她欲言又止,猶豫了一下,把後面的話咽回去了。

我從車裡拿出包,從裡面取出黃紙,朱砂,毛筆等物,在寶馬的後車廂蓋上,研了些朱砂,準備畫符。

她來到我身邊,問我,“我能幫著做點什麼?”

“不用,這是破陣,你別碰這些”,我略一定神,蘸了朱砂,開始畫符。

她安靜的在旁邊看著,生怕打擾到我。

我一連畫了七道符,其中五道破印符,一道通靈符,一道護身符。

畫完護身符,念咒,落印之後,我拿起符來輕輕晃了晃,等上面的朱砂乾了,交給她,“這個可以保護你。”

她接過符,問我,“需要麼?”

“需要”,我說,“畢竟是破陣,他們畢竟是厲鬼,在太極陣裡,他們才是生前的秉性。小心點總沒壞處,懂麼?”

她點點頭,“嗯,懂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符折好,放到了上衣內。

“好了,我去破下面的朝天犼”,我叮囑她,“你去車上,我上來之前不要下車。”

“你自己能行麼?”她不放心。

“你去了也幫不上忙”,我一笑,“放心吧,這朝天犼雖然煞氣重,但破它不難。”

她這才鬆了口氣,叮囑我,“一定要小心。”

我點點頭,轉身向石橋走去。

再次下水之前,我先在岸邊的樹上,折了一根長樹枝。

那朝天犼上有引蛇符,不得不防。

我拿著樹枝,小心翼翼的下了水,慢慢來到橋下,仔細一看,果然看到一條花蛇藏在朝天犼附近,正悠閒的吐著芯子。

這應該是一條毒蛇。

我用樹枝拍打它附近的水面,試圖把它嚇走。

這招拍水驚蛇很管用,毒蛇衝我嘶吼了一番,乖乖的遊走了。

我等它遊遠了,確定它不回來了,這才來到朝天犼旁邊,拿出破印符,略一沉思,將符扔到了水中。

符一落水,橋下煞氣一震,朝天犼頓時失去了作用。

我從岸邊搬來一塊石頭,高舉過頭頂,狠狠的砸向朝天犼。

噗通一聲,水花四濺。

我仔細一看,朝天犼的獨角被砸掉了,但面容依然很清楚。

這可不行,破了相的朝天犼,依然會有煞氣,得給它砸的面目全非了才行。

我四下看了看,發現不遠處有一塊更大的石頭,走過的搬了起來。

這塊石頭很重,至少有上百斤。

好在我一直都有練功,身體素質還不錯,百十來斤對我來說,很輕鬆。

走到朝天犼身邊,我把石頭舉過頭頂,狠狠的砸下。

砰的一聲,水花四濺,我隻覺得腳下一疼,一聲慘叫,摔進了水裡。

上面的郭辰珺聽到了,趕緊開門下車跑到石橋上,“吳崢!你怎麼了?”

我渾身濕透了,掙紮著坐起來,疼的說不出話來。

她見我不說話,趕緊下來一看,一下子愣住了。

“吳崢!”

她心疼不已,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

我疼的直冒冷汗,身邊的水,全都被血染紅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