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2 詛咒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我師父一生浪蕩不羈,酒色財氣毒,能沾的全沾了”,孟小冬聲音開始冷了,“但,他是個有真本事的人,而我,學會了一些。”

“你做了什麼?”我問。

“役靈術”,她淡淡的說,“那天傍晚時分,我殺死了孫金發的仆人孫二,用他的血結印,控製了他的屍體。然後,我讓孫二來到這裡,殺死了看守戲班的人。”

她身後的眾鬼不哭了,一齊站了起來,頓時,場院內陰氣大盛,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

郭辰珺一陣緊張,“吳崢,他們……”“沒事”,我淡淡的說,“他們是激動,不會對我們亂來,別怕。”

郭辰珺這才鬆了口氣。

孟小岩轉頭看著遠處的一個角落,“就在那裡,孫二殺了六個人……”

我們轉頭看向那個角落,那裡出現了一個男人,他脖子被割開了,身上全是血,卻勇猛無比,一邊嘶吼著,一邊將衝上來的村民們打倒在地,接著殺死。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是身受重傷的戲班男人和衣衫不整的女人們,他們驚恐的看著這一幕,不知所措。

“我不是眼花吧?”郭辰珺吃驚的問我,“那是什麼?”

“那是當年”,我淡淡的說。

郭辰珺不說話了,默默的點了點頭。

遠處的角落裡,孫二一連殺死了六個村民,接著就像僵屍似的,緩緩向外走去。戲班的人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女人們吃力的扶起男人,跟著向外走去。

可就在這時,更多的村民手持著柴刀,鋤頭,叉子等農具趕來了,堵住了場院的門。他們見到了場院裡血腥的一幕,都嚇壞了,想攔孫二,又不敢上,孫二不住地向前,村民不住地後退。

孟小岩輕輕一揮手,孫二,戲班眾人和村民都化作一陣煙,隨風消散了。

“後來呢?”郭辰珺忍不住問。

孟小岩神情複雜的看著她,“你……不是郭家少爺?”

郭辰珺一愣,“我……”

我忘了告訴她了,她不能和孟小岩說話,不然替身符法就穿幫了。

“她是郭家的小姐”,我接過來,“孟老板,你別亂來。”

孟小岩沒說話,深深地看著郭辰珺。

郭辰珺迎著她的目光,緊張的咽了口唾沫。

孟小岩輕輕歎了口氣,繼續說道,“後來,孫二被他們砍成了碎屍,我的役靈術被破了。”

“然後呢?”郭辰珺問,“他們報複你們了?”

“他們先用毒藥毒啞了我們,以防止我們再用咒語,接著殺了戲班裡所有的人。當天晚上,孫金發折磨夠了我之後,把我也殺了。”

話音一落,她身上的衣服瞬間消失了,露出了她渾身是血的身體和身體上的十九個傷口。

郭辰珺驚住了。

我也驚住了。

孟小岩的雙手,雙腿,前胸,小腹和額頭上,各被釘了一到數枚棺材釘,渾身是血,死的無比淒慘。

她身後的眾鬼,哭的泣不成聲,有的不住的給她磕頭。

“我就是這麼死的……”孟小岩淒慘的一笑,“他說我是個妖女,用十九枚棺材釘,把我活活的釘死了。”

我歎了口氣,轉過頭去,不忍看她了。

我懷裡郭辰珺捂著嘴巴,她流淚了。

孟小岩沉默了一會,輕輕一揮手,身上又恢複了正常的樣子。

“我死的很慘,是活活疼死的”,她說,“在咽氣之前,我用最後的力量,以血為誓,留下了一個最後的詛咒——我死之後七日,必殺孫氏一百人!發完了血誓,我就死了,然後化作了厲鬼……”

她抬起頭,看著我,“我雖是旁門左道,但也算是個懂道術的人。我記得師父說過,懂道術的人若遭橫死,臨終發下血誓,必成怨靈。我一生坎坷,再苦再難也沒想過用道術害人,走到這一步,都是孫氏族人逼我的。”

“這不怪你”,我說,“後來呢?他們是不是找了人來鎮壓你了?”

“我死後三天,殺了孫氏的三十二個男丁,十五個女人,這其中就包括孫金發”,孟小岩冷笑,“他們怕了,準備全族搬走,離開這裡以躲避我的複仇。我怎麼可能讓他們走?村口那座石橋下,我每天都守在那裡,誰走我就殺誰。孫氏族人被我殺的絕望了,那天他們一齊出村,跪在橋邊給我焚香上供,求我放他們一條生路。可偏偏這時候,有個遊方的老道人來到這裡,他說遠遠地看到這裡怨氣衝天,必有怨鬼作祟,所以就趕過來了。”

“孫氏族人見了救星,趕緊跟老道訴苦,他們說我是個妖女,帶著一個戲班來到這裡,暗中殺孩子吃肉,修煉邪術,他們的族長為了保護他們,就用殺了戲班裡的人,然後用棺材釘把我釘死了”,她輕蔑的一笑,“可恨那老道人,聽了他們的話,就信了。他用符打傷了橋下的我,然後讓村民把我的屍體挖出來,做了一件紙旗袍給我穿上,同時在棺材裡撒雞血,畫血符,用了一百二十尺雞血繩將棺材層層纏住,埋在了孫金發家的院子內。至於戲班裡的兄弟姐妹,他讓村民將他們分成四批,埋在村子的四個角落裡,在他們的墳上還各鎮了一個鎮物。他告訴村民,每逢年節和我們的忌日,一定要在這場院中祭祀我們。他說有我們埋在這裡,八十年內,這裡都是風水寶地,不要輕易離開。至於八十年後會發生什麼,他也不知道了。”

她冷冷一笑,“孫氏族人聽了他的話,就沒人願意走了。可是我們卻被那老道害慘了。我被封印在棺材裡,根本動彈不得,受儘了折磨,而如月她們雖然沒被封印,卻也因為這裡陣法的緣故,無法離開這裡進入輪回。我們就這樣,被那老道困在了這裡,困了整整八十多年!”“八十多年……”我歎了口氣,“你們受苦了……”

孟小岩低下頭,半天沒說話。

“孟小姐你別難過”,郭辰珺抹抹眼淚,清清嗓子,“是不是因為離不開這裡,所以你才想借曉彤的身體的?”

孟小岩歎了口氣,看看她,“一年前,寧州大旱,孫氏族人都搬走了,他們臨走的時候,挖出了我的棺材,放在孫家祖院裡曝曬。我聽他們說,這是那老道人留下來的話,說是他們有一天要走的話,就把我的棺材放在太陽下,曬足七七四四十九天,我就會魂飛魄散,不會再危害人間了。他們走了之後,如月很著急,因為所有的兄弟姐妹中,隻有她因為埋的時候位置不對,受鎮物影響要弱一些,所以可以自由出來。自從村子裡沒人了之後,她每晚都在村外遊蕩,尋找走夜路的人,希望引人來這裡,弄壞棺材,打開我的封印,把我放出來。可是因為這裡的鎮物,她最遠隻能離開三十裡左右,再遠就會被鎮物的力量束縛了。”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繼續說,“日子一天天過去,我被暴曬了整整四十五天了,如月急的不行,那天晚上她又出去了,然後就遇上了顧小姐。於是,她就把顧小姐引來了……”

“你想借顧曉彤的身體重生,然後回來這裡,破這裡的鎮物”,我看著她,“是麼?”“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孟小岩說,“我隻是想借她的身體,去找一個高人,委托那高人來救我們。隻要破開那些鎮物,我就離開顧小姐的身體。我雖是橫死的厲鬼,但我的神誌還是有一些的,我不會濫殺無辜。”

“可是元神糾纏在一起之後,就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了”,我看著她,“就算解開了,你也很可能會魂飛魄散,你不知道麼?”

孟小岩莞爾一笑,“我一個厲鬼,本就難入輪回,死而死矣,何懼之有?隻要能救出我的兄弟姐妹,就算魂飛魄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點點頭,“孟老板是個講義氣的人,我佩服你!好吧,隻要你答應我,放過郭家少爺,這件事,我來給你們辦!”

孟小岩靜靜的看著我,笑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