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0 靈戲班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女鬼見我們跟上來了,轉身繼續往前給我們引路。

街深處漆黑一片,越往裡走,越覺陰森恐怖,兩邊斷壁殘垣間的亂草中,似乎有無數隻眼睛在暗中盯著我們。而在看不見的黑暗中,仿佛也埋伏著不止一個靈體,正冷冷的盯著我們,尋機而動。

走著走著,郭辰珺下意識的想回頭看。

“別回頭”,我淡淡的說,“不要管後面,往前看。”“我感覺後面好像有人……”她小聲說。

“走夜路,不能回頭”,我說,“回頭易驚心,驚心火易散,陽火一散,鬼魅陰邪之物就不怕你了。”“可是後面……”

“別管後面,看著前面”,我語氣很堅定,“有我在,誰也不敢欺負你!”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

她的肩膀,又向我靠近了些。

我們繼續前行,跟著女鬼走到街道儘頭,拐了一個彎,走進了一個場院。這裡的陰氣遠比村裡其他地方要重得多,我能明顯感覺到皮膚發緊,以及一陣陣冰冷的刺痛感。

這時,女鬼停下了,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我。

幾乎同時,她身後出現了十幾個男女厲鬼,他們身上穿著行頭,臉上畫著黑禁品彩,有青衣,有花臉,還有醜兒,身上渾身是血,十幾雙沒有眼白的眼睛如同黑洞,齊刷刷的盯著我們,讓人不寒而栗。

我頓時明白了,難怪顧曉彤說紙旗袍對她唱念白,這些厲鬼,本來就是唱戲的。

他們,是一個鬼戲班!

我用餘光看了一下身後,場院的門口也被幾個鬼守住了。

這些鬼剛才一直遠遠地跟著我們,現在,他們的膽子也大起來了。

郭辰珺本能的抱住了我的胳膊。

我想都沒想,把她攬進懷裡,單手抱住了。

她看了我一眼,緊緊的抱住了我。

這時,紙旗袍出現了。

她在戲班眾鬼之前顯現出來,冷冷的看著我懷裡的郭辰珺,一臉的不甘心。

我掐著雷訣盯著她,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她如果真的衝上來,我怎麼辦?打散她?那成成也會跟著魂飛魄散!不打她?那郭辰珺怎麼辦?我突然一陣後悔,剛才急著進村乾什麼?我應該先把包裡的七星桃木印拿出來呀!這樣紙旗袍帶著她的鬼戲班衝過來的時候,我至少可以先把她封印到桃木印裡。現在可到好,印就在背包裡,可是我一手掐著雷訣,一手抱著姑娘,根本騰不出手來了。

一陣陰風吹過,紙旗袍額前的亂發吹亂了。

她沒動,她的戲班也沒動。

但我的額頭上,卻冒汗了。

“我包裡有桃木印,你拿出來”,我盯著紙旗袍,小聲吩咐郭辰珺。

“嗯……”她拉開拉鏈,把手伸進包裡,哆嗦著摸出了桃木印,“是這麼?”

我不敢分心,“這印是我修符用的,上面有朱砂七星,能製厲鬼!你拿著,萬一一會他們衝過來,你見鬼就拍!”

郭辰珺使勁點頭,“嗯。”

說完,她看向了紙旗袍。

紙旗袍發現了郭辰珺手裡的桃木印,她似乎猶豫了。

她身後的鬼戲班卻紛紛後退,他們怕桃木印。

郭辰珺緊張的看著他們,因為緊張,她的胸脯不住的起伏,臉上和脖子上全是冷汗,抱得我更緊了。

紙旗袍猶豫了一會,最後她看了我一眼,低下頭,緩緩地跪下了。

我和郭辰珺都是一愣。

接著,鬼戲班和守著場院門口的鬼,也跟著跪下了。

“吳崢,他們這是……”郭辰珺一臉迷茫。

我也同樣迷茫,於是問紙旗袍,“你什麼意思?”

紙旗袍抬起頭,用那雙黑乎乎的眼睛看著我們,張嘴說話了,“此……我……先……我……之……”

她說的很認真,可是她的聲音卻像收音機受到了乾擾似的,根本聽不清她在說什麼。

我一皺眉,“你說什麼?”

“我……之……乃……此……”她又說道。

“她在說什麼?”郭辰珺不解。

我想了想,明白了,“她死之前被人毒啞了嗓子,死後又被人封印了,所以很難說出完整的話來。”

“難怪曉彤說聽不清”,郭辰珺看看紙旗袍,“原來是她說不出來……”

紙旗袍聽到我們的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你讓我幫你?”我問她。

她又點了點頭,接著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那意思你先想個辦法,讓我能說話。

我猶豫不覺,幫她說話不難,用通靈符布置個陣法就行了,但問題是,布陣就得鬆開郭辰珺,萬一他們趁機衝過來,那怎麼辦?紙旗袍看出了我的擔心,她指了指郭辰珺,又指了指自己,搖了搖頭。

“她……什麼意思?”郭辰珺不明白。

我看明白了,“她說請我放心,她不會奪你的身體。”

郭辰珺看看我,“那你幫幫她吧。”

“你不怕我一鬆手,她就動手?”我問。

郭辰珺回頭看了看紙旗袍,猶豫了一下,說,“她都說了不傷害我了,我想……她應該不會言而無信,你就幫幫她吧。”

“她可是鬼,而且是怨鬼”,我看著她,“你真不怕?”

“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搞清楚她的情況,不是麼?”她看著我,“總要冒點險的,有你在,我不怕。”

命相屬水的人就是這樣,小事猶疑,大事果決,而且他們的第六感非常強,所以在關鍵時刻做出的決定,往往是正確的。

我略一沉思,決定聽她的。

我輕輕鬆開她的腰,拉住她的手,嚴厲的警告紙旗袍,“我可以幫你,讓你說話,但是在我布陣的時候,如果你們敢傷害她一根頭發,我就讓你們所有人都魂飛魄散!”

郭辰珺眼神一熱,輕咬著嘴唇,那樣看著我。

跪在地上的紙旗袍點了點頭,答應了。

我鬆開郭辰珺的手,走到紙旗袍面前,半跪在地上,略一凝神,掐指訣在地上點了一下,接著開始修通靈符,口念咒語:陰陽有界,真靈不禁,敕!

言罷,落印,符成。

我雙手一分,淡金色的太極圖,淡淡的顯現了出來。

通靈符入太極陣,融合在一起,就是通靈陣了,紙旗袍隻要進入陣中,不但能說話,太極陣還能褪去她身上的鬼氣,讓她恢複生前的樣子。

我看看紙旗袍,退回到郭辰珺身邊,握住了她的手。

紙旗袍緩緩地站起來,飄進了陣法中,瞬間,她身上的紙旗袍不見了,變成了一個衣著講究的華麗少婦。她依然是穿著一身旗袍,梳著民國時流行的發式,雙眉如黛,杏眼翹鼻,唇紅齒白,眉宇間透著一股淡淡的憂鬱。

我倆不禁一愣,感情這紙旗袍生前,還真是個美女。

她看看自己身上,欣喜異常,趕緊轉身招呼其他鬼,“你們快來,快來啊……”

厲鬼們聽到她的話,趕緊起身,爭先恐後的飄進了陣法中,一個接一個的恢複了原本的模樣。

這下我們看清楚了,他們真的是一個戲班,有男有女,加在一起差不多二十多個人,基本都是年輕人。他們恢複過來之後,都開心得不得了,一個個拉著紙旗袍的手,興奮的直流眼淚。

“孟老板,我能說話了!”

“孟老板,我也能說話了!”

……

給我們引路的那個女鬼,此時也變回了生前的模樣,她是一個非常秀氣的少女,也是一身旗袍。她摸了摸自己的臉,興奮對紙旗袍說,“師姐,我能說話了,我又變成人模樣了……”

紙旗袍哭了,接著少女也哭了,整個戲班的鬼都哭了。

我和郭辰珺默默的看著他們,心裡不由得一陣感慨。

浮生紅塵醉夢死,寂靜山村鬼夜哭。

這個世界從來不是單獨一面的,隻是有緣明白這些的人,太少了。

我把郭辰珺攬進懷裡,她輕輕地抱住了我。

看來這個事,得換個思路解決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