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1 紙旗袍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顧曉彤的家在寧州市寧南區,是一個很高檔的住宅區。

我們來到這裡,停好車,上樓,剛到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一個女人死心撕裂的哭聲,“成成!成成啊……”

郭辰珺一驚,趕緊拿鑰匙開門,我們快步走進房子,來到嬰兒房一看,隻見一個臉色蒼白的年輕女人抱著一個滿臉是血的嬰兒,哭成了一個淚人。

“曉彤!成成怎麼了?”郭辰珺驚問。

女人一看郭辰珺來了,像看見救星一般,趕緊拉住她的手,哭著說,“小珺!成成流血了!你快救救他!快快救救他啊!”

“少爺,您快救救孩子!”郭辰珺焦急的看向我。

我走過去,從女人懷裡接過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到嬰兒床上,仔細一看,這孩子隻剩了一口氣了,他的眼角,鼻子,嘴巴和耳朵都有血流出。我定了定神,凝視小孩的眉心,隻見他眉心暗弱的神光中,有一個女人的半張血臉,那臉上的眼睛漆黑無光,怨氣極重。

我想了想,轉身吩咐女人,“先別哭了,馬上擠點奶水出來,快!”

顧曉彤一怔,茫然的看向身邊的郭辰珺。

郭辰珺急了,“你愣著乾什麼?快擠啊!”

“嗯!”顧曉彤這才回過神來,哆嗦著開始解衣服。

我回過頭來,不看她了。

郭辰珺從旁邊拿來奶瓶交給顧曉彤,自己也紅著臉轉過身身來。她還是個姑娘,看著比我還緊張,害羞。

顧曉彤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她擠了奶水,伸手遞給了郭辰珺,“小珺!”郭辰珺接過來遞給我。

我略一凝神,觀想安神符,右手食指中指在眉心一捏,彈進奶瓶中,接著咬破右手中指,滴了幾滴血進去,把奶瓶遞給郭辰珺,“拿著!”

“哦,好”,郭辰珺接過去,因為緊張,她的手在微微顫抖。

我凝視右手中指,調集內氣,頓時,傷口上血流如注。我用血在小孩的胸口畫了一道鎮靈符,畫好之後,在小孩眉心一抹,輕輕一摁。

耳邊傳來一聲尖銳的梟叫,一股冰冷的陰氣從小孩眉心被引出來,沿著我的手指上行直到我小臂。我感覺到一陣冰冷刺骨,一咬牙,繼續將那股陰氣引到了右肩附近,同時使勁在小孩眉心一按。

小孩嘴裡湧出一口黑褐色的血,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喂奶,快!”我抓著右肩,快步走出嬰兒房,衝進了衛生間。

郭辰珺一愣,跟著來到衛生間,“你怎麼了?”

我沒功夫說話,打開冷水,把手放到水中,運丹田氣將右臂內的陰氣迅速逼出體外。盆內的水很快就被血染紅了,旁邊的郭辰珺腿一軟,差點沒坐地上。

我頭上冷汗如雨,集中精神,一鼓作氣,將陰氣全部逼了出來。

瞬間,一團黑氣從水中湧現出來,在水面上變成了一個一尺多高的女人。她穿著一件褪色的紙旗袍,渾身是血,一雙漆黑的眼睛怨毒的盯著我,衝我發出了一陣怒吼,接著變成黑氣,消失了。

郭辰珺看到了這一幕,她嚇得臉都白了。

我眼前一黑,一把扶住了牆,喘息了一會,把手從水中拿出來,轉身靠在洗漱池上,隨手拉過一條雪白的浴巾,裹住了手上的傷口。

郭辰珺吃驚的看著我,淚珠在眼睛裡打轉,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我調息了一小會,右臂這才熱起來了,解開浴巾一看,傷口的血止住了。我把染了血的浴巾扔到一邊,看看郭辰珺,“你沒事吧?”

她捂著嘴,喘著粗氣,失神的看著我,說不出話來。

我一愣,伸手想扶她,她身子一軟,直接癱進了我的懷裡。

我趕緊抱住她,“哎,你沒事吧?”她眼淚汪汪的的看我,“我……我……”

我想了想,一把將她抱起來,走進客廳,放到沙發上,接著略一靜心,掐手訣在她眉心畫了一道安神符,按了進去。

她一聲驚呼,身子猛地一顫,這口氣才算倒上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

我蹲下來,凝視著她的眼睛,“沒事了吧?”

她像個被嚇壞了的孩子,眼裡含著淚花,哆嗦著點了點頭。

我放心了,淡淡一笑,“沒事,你早晚要看見她的,下次見到,就不會怕了。”

“她就是紙旗袍?”

“也是,也不是。”

郭辰珺一愣,“也是,也不是?”

我沒解釋,站起來,輕輕揉了揉她的後心,問她,“覺得好些了麼?”

她平靜了一下,點了點頭,“嗯。”

“那就好”,我扶她起來,“走,去看看孩子吧。”

“嗯”,她扶著我站了起來。

我們再次來到嬰兒房,小孩已經不哭了,正在吃奶。顧曉彤一邊給孩子喂奶,一邊不住地擦眼淚。

很快,孩子睡著了。

郭辰珺看了看孩子,鬆了口氣,小聲對我說,“睡著了。”

顧曉彤轉過身來,哭著給我跪下了。

“別這樣!”我趕緊扶住她,“顧小姐,我可受不起!”

“謝謝吳少爺救我兒子!謝謝您!”顧曉彤哭著說。

我安慰了她幾句,讓郭辰珺先扶她去休息。

顧曉彤不去,非要守著兒子。

沒辦法,我隻好又給她修了一道安神符,按進了眉心。

顧曉彤身子一軟,直接倒進郭辰珺懷裡,昏死過去了。

她這是心力交瘁,體力和精神的消耗都已經到了極限了,再不休息,人就垮了。

郭辰珺想抱她,但是她自己也是剛從驚嚇中緩過來,同樣手腳發軟。

沒辦法,我隻好抱起顧曉彤,把她送回了臥室。

計劃趕不上變化,說好的這次用紙符,結果可倒好,就用了一道,還被那小孩給吃了。我來到顧曉彤的臥室,把她放到床上,郭辰珺給她蓋好被子,我倆退出房間,輕輕把門帶上了。

“剛才到底怎麼回事?”她小聲問我。

“事情有點麻煩”,我說,“紙旗袍和這孩子的元神,糾纏在一起了。”

她一皺眉,“糾纏在一起了?人和鬼?”“不是人和鬼”,我糾正,“是鬼和人。”

她不解,“有什麼不一樣麼?”

“當然不一樣”,我說,“人纏鬼,撥亂反正;鬼纏人,抽繭剝絲。那紙旗袍的怨氣纏住了小孩的元神,這會再用符鎮壓她,小孩也會受不了了。”

“那怎麼辦?”她慌了。

“暫時不用擔心”,我說,“起碼今天晚上,小孩不會有事。現在必須要搞清楚,紙旗袍為什麼要纏這孩子的元神,知道她的目的,才能想解決的辦法。”“那要怎麼查?”她問。

我看看顧曉彤的臥室,“等她醒了,問她。”

“曉彤?”郭辰珺一愣,“她知道?”

我四下看了看,問她,“晚上我住哪?”“哦,您住樓上客房”,她說,“我帶您去看看。”

“好”,我點點頭。

顧曉彤房子分上下兩層,足有兩百多平米,裝修的非常藝術,很漂亮。郭辰珺領著我來到二樓,打開客房的門,“這個房間采光好,面積也大,您就住這間吧,我住您隔壁。”

“嗯”,我把包放下,脫了鞋,盤坐到床上。

郭辰珺有些納悶,“少爺,您這是……”我閉上眼睛,“我要療傷,你出去吧。”

“哦,好”,她不敢打擾我,小心翼翼的退出房間,把門帶上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閉上了眼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