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6 樹下藏靈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見我不說話,唐思佳小心翼翼的問,“有什麼不對麼?”

我回過神來,問她,“你家祖墳在哪?”

“在西郊山區”,她說,“我媽媽出事後,我也找人看過幾次,他們都說沒問題。”

“有沒有問題,去看看就知道了”,我說,“今天來不及了,我先回去,明天早上你去接我,咱們去你家祖墳。”

“好!”她看看床上的女人,忍不住問,“老師,那女鬼還會再回來麼?”

“你媽媽需要休息”,我說,“別靠近她,身邊人越少,她越安全。”

“人越少越安全?”她不解。

我不想解釋,轉身離開了房間。

唐思佳一愣,跟著追出來,“老師,我送您。”

“讓你表哥回自己家”,我邊走邊說,“你今晚也別回來住了,找個酒店住吧。”

回去的路上,唐思佳一直心神不寧,時不時的看看我,欲言又止。

我知道她想問什麼,但是我沒法回答,因為我也說不好女鬼會不會再回來。一切的一切,都要等去過山裡,看過唐家祖墳的情況之後才能說清楚。

唐思佳把我送到樓下,我解開安全帶,剛要下車,她忍不住說話了。

“老師,您等等。”

我轉頭看著她,等她後面的話。

“這個事,我該給您多少錢合適?”她問。

“隨意吧。”

我開門下車,向樓門走去。

她跟著下了車,高聲問我,“那……十萬夠不夠?”

我腿軟了一下,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

唐思佳臉一紅,“是不是不夠?那您說個數,多少都行!”

我其實是懵了。

對於一個窮瘋了的人來說,十萬塊那意味著什麼?要知道過去三年,我所有的生活費加起來,也一共才十萬塊而已。

見我不說話,唐思佳心裡沒底了,“老師,您別不好意思,該多少就多少。我雖然不是很有錢,但是一百萬以內還是承擔得起的。隻要我媽媽沒事,我就是傾家蕩產都沒問題!”

她說的很認真,很真誠。

我清了清嗓子,“不是不夠,我說了,隨意。”

說完,我轉身準備上樓。

“那您給我個賬號”,她幾步來到我身邊,“我這就把錢給您打過去!”

我掏出錢包,把卡遞給她。

她記下卡號,把卡還給我,這才鬆了口氣。

“我馬上就辦”,她生怕我反悔似的。

我默默的看著她,心裡有些發顫。

很快,她把手機遞到我面前,那上面是銀行的轉賬記錄,她給我的卡上轉了十萬塊過來。

我點點頭,“明天早上八點,就在這等我。”

“好!”她如釋重負。

我沒再說什麼,轉身上樓了。

回到家裡,我衝進洗手間,使勁洗了幾把臉,半天才回過神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心情說不清是興奮還是忐忑,總覺得像是在做夢似的。早上我還窮的沒飯吃,逼不得已隻好給李菲打電話借錢,還蹭了人家女同學一頓飯。到了傍晚時分,我就賺了十萬塊錢?

我是爺爺帶大的,從我一出生,爺爺就不給人算卦了。我爸和我二叔各得了爺爺的一部分真傳,也都是風水師,但是我不和他們一起生活,所以他們怎麼掙錢的,我並沒真正見到過。

我隻知道爺爺跟我說過,我們吳家人給人辦事,不明碼標價,一切隨緣。

十萬塊在上京不算錢,但對於窮瘋了,餓怕了的我來說,這就是一筆巨款啊!我又洗了幾把臉,拿過毛巾擦了臉,轉身下樓了。

唐思佳已經走了。

我來到小區銀行,把卡插進自動提款機,查了一下,果然,卡裡多了十萬塊錢。我取出卡,轉身走出了銀行。

賺錢的興奮隻持續了不到半個小時,想到唐思佳她媽媽體內的那團煞氣,我瞬間冷靜了下來。收了錢就要把事辦妥當,唐家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現在就高興,太早了。

我去超市買了點米,買了點菜和方便面,回家自己煮了碗面。

一個多月了,終於晚上吃上飯了。

吃飽了之後,我洗了個澡,早早地睡了。

明天要繼續上戰場,我要養精蓄銳。

睡到半夜,我突然聽到了一陣小孩的笑聲,笑的特別歡暢。

我猛地醒了,睜開眼睛一看,床腳站著一個身穿紅衣的小女孩。她看上去隻有五六歲大小,頭發很長,臉白的嚇人,一雙血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

不用問了,這小女孩,是鬼。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真實的見到鬼。

我先是楞了一下,接著霎時一身冷汗,下意識的掐起了雷訣。

“別多管閒事!”小女孩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她不說話,我還覺得緊張,她這一出聲,我反而到冷靜下來了。

手掐雷訣,萬邪不侵,我有雷訣護身,怕她作甚?

我坐起來,迎著她的目光,冷冷一笑。

人的心神一旦穩定了,身上的氣場就會強韌起來,再加上我掐著雷訣,身上的煞氣頓時壓過了小女孩的陰氣。

小女孩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厲聲警告我,“別多管閒事,唐家的人必須死!”

“滾”,我淡淡的說。

小女孩惡狠狠地看著我,還是那句話,“我警告你,別多管閒事!”

“滾”,我還是淡淡的說。

小女孩看了一眼我手上的雷訣,慢慢的退入了黑暗中,不見了。

我看著她消失的地方,沉思片刻,躺下繼續睡了。

這事,有點意思了。

第二天,唐思佳一大早就來了。

我上了她車,問她,“昨天在哪住的?”

“按您的吩咐,在酒店住的”,她系上安全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半夜就醒了,不太放心我媽媽,回去看了一眼……老師,這沒事吧?”

“她怎麼樣?”我問。

“我回去的時候,她還在睡著,沒醒”,唐思佳說,“看她氣色好多了,反正從她出事到現在,昨晚的氣色是最好的。我沒敢多待,看了一眼就回酒店了。”

我點點頭,“走吧,去你家祖墳。”

“好!”她見我沒說別的,放心了。

唐家祖墳在一座大山山腳下,是一塊獨立的家族墓地。這裡風景很好,風水看上去也是不錯,墓區占地兩畝,一共六座墳,全部是漢白玉砌成,祖墳高約三米,墳前青石墓碑,墳後二十五棵鬆樹左右排開,看上去非常有氣勢。

“這祖墳是我爺爺買下的”,唐思佳說,“老祖是我爺爺的爸爸,當初買地的時候,找的是白雲觀的道爺給看的風水,說是這地方有龍虎之氣,祖先葬在這裡,必發後代。”

“那實際情況呢?”我問她。

“還好吧”,她看著墳後的青山,“從我老祖葬到這裡,這四十多年來,直到我媽媽出事前,我家的運勢一直還是不錯的。”

我看了看墓地周圍的風水,這墓地所在的位置恰是這座山的一個節點,以墓地為分界線,東邊山勢雄峻,樹木鬱鬱蔥蔥,青龍之勢鼎盛;西邊山勢平緩,山石多露與土外,白虎之勢引而不發;墓地後面所倚靠的主山,雖然看似平淡無奇,但玄武為山,取的就是個敦實厚重,越是平淡,越是穩重,則靠山越穩,子孫的運氣就越好。

再看墓地前面,越過一片小丘陵之後,地勢豁然開闊,一馬平川,再前出數公裡外,一條大河由西南出而往東南去,蜿蜒不絕,這叫朱雀喜水,主後代子孫多公門貴人。在陰宅風水上來說,這地方左扶右靠,前案後山,雖比不上天生龍脈,但也算是上等的好風水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不旺子嗣。葬在這個地方之後,後代雖然優秀,但人卻會越來越少,而且除了長門之外,其它房頭的男丁難以長壽,不出兩代,香火都會斷絕。唐思佳她媽媽出了這麼大的事,他表哥都跟著忙裡忙外,卻沒見她有兄弟姐妹過來幫忙,這就說明她們家沒有其它孩子。因為唐思佳的父親是他爺爺的次子,所以他們家不是長門,因而這一代,隻有她一個女兒。

這些,都是佐證。

不過這跟我要辦的事沒關系,我是來救人的,不是給人調風水的。

照常理來說,這樣的陰宅風水,家裡是不可能出邪門的事的。

但是問題,往往就隱藏在這些不可能中。

我看了看那些墳墓,問她,“那一座是你父親的墳?”

她一指其中一座,“那個就是,我爸爸五年前走的,走得時候還不到五十歲。”

說這話的時候,她眼中閃出了淚花。

我走到她父親的墓前,轉過身來,仔細查看周圍的形勢。

唐思佳跟過來,雙手合十,衝父親小聲祈禱了幾句。她平靜了一下情緒,來到我身邊,清清嗓子,小聲問,“老師,您看風水,不需要羅盤麼?”

我沒理會她的話,仔細確認周圍的風水地勢之後,隨即把目光放到了那些護墓的鬆樹上。

這些樹長得很好,但是其中有一棵,不太對勁。那是西排第七棵樹,它長得格外的強壯而茂盛,卻隱隱的透出了一股陰氣。

我對氣息格外的敏感,這鬆樹散發出來的陰氣很淡,尋常人極難察覺,但是一旦離近了,我就能明顯的感覺到了。

樹木帶陰氣,要麼是地氣不好,要麼就是下面有死人或者陰邪之物。這裡的地氣非常好,而且並沒有墳摞墳,那唯一的解釋,就是樹下埋了鎮物了。

唐思佳注意到我眼神不對,“老師,您看出什麼問題了?”

我一指那棵鬆樹,“那女鬼,找到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