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0 怪事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郭家祖墳的問題,基本清楚了。

三水育龍局氣場很複雜,在這樣的地方下葬,周圍不能有任何多餘的東西,以防止擾亂氣場,改變煞氣的走向。所以郭家祖墳四周空蕩蕩的,連棵樹都沒種,想來是祖上有話留下的。

但是到了郭政這,他寵兒子寵的無法無天,連風水都讓他隨便折騰。這個涼亭修起來之後,破壞了煞氣的走向,因而給郭家造成了巨大的風水隱患,產生了斷子絕孫的危險。

涼亭完工當晚,郭辰龍就失去了一個孩子。

現在,輪到顧曉彤的孩子了。

捋清楚這些,事情也就好辦了。

其實話說到這份上,郭政再糊塗,也意識到問題肯能出在哪了。

“少爺,是不是這涼亭……”他試探著問。

“您家祖上難道沒留下話,這片地上除了葬墳之外,不能修任何多餘的東西?”我問他。

“這……”他咳了咳,“我爸死的早,關於祖墳,他也沒留下什麼話……”

“好吧,不重要了”,我擺擺手手,接著吩咐他,“您記住了,您家的風水確實好,但是這個風水很特殊,祖墳周圍,絕不能亂修東西。現在的問題就出在那涼亭上,明天中午,您親自帶人把它拆了,然後往東百裡之外取土,將地基重新平整好。這些,必須在天黑之前完成,您記住了麼?”

“哦,好,我記住了!”他點頭。

“這事您抓緊辦,另外讓陳超訂機票,明天上午,可兒回上京,我去寧州。”

郭政一愣,“那我呢?”

“您不用去,人多了幫不上忙,反而會添亂”,我開門下車,“回酒店吧!”

辦完事了,就沒必要在這受罪了。

回到酒店,已經是淩晨一點多了。

我好好的泡了個澡,洗掉了身上沾惹的煞氣和陰氣,和可兒道了晚安,回到臥室躺到床上。睡覺之前,我得給郭辰珺打了個電話,問問孩子的情況,同時也把這邊的情況也說一下。

郭辰珺是郭家唯一能擔大事的人,三水育龍局的事必須讓她知道,不然隻靠郭政,早晚還得出事。對於這位郭小姐,我沒有任何隱瞞,將那個風水局的實際情況,一五一十的全說了,包括她祖先魂飛魄散的事。

聽完之後,郭辰珺沉默了。

我等了一會,問她,“如果你聽明白了,那我就睡了。”

“您等等……”她猶豫了一下,問,“那我爸爸媽媽百年之後,會不會也……”

“會”,我平靜的說。

“能避免麼?”

“不能。”

“我們換個地方也不行麼?”

“換是可以,但是風險更大”,我說,“三水育龍局煞氣太重,進去難,出來更難。如果遷墳,那郭家極易招來滅門之禍。”

她無奈的一笑,“我明白了,謝謝少爺。”

“其實你也不用想那麼多,這個風水是郭家先祖的選擇”,我說,“雖然凶險無比,但卻能火中取栗,保證郭家後人興旺發達。而且那個地方是反殺絕地,但凡懂點風水的人,都知道那是大凶之地,所以郭家在那葬了五代先祖,也沒有達官貴人去打那裡的主意。隻要郭家自己不亂來,有這三水育龍局在,郭家還是可以反反複複的,不斷興盛下去的。”

“我家的祖墳,我爸找很多人看過,那些人都說好,現在看來,都是些順情說好話的江湖術士而已”,她深深地吸了口氣,“謝謝少爺給我家看明白了這裡面的玄機,您放心,我會記住這個事情,不會讓我爸爸和我哥哥胡來的。”

“那就好”,我看看表,“快兩點了,我睡了。”

“明天我去機場接您,晚安!”,她說。

“晚安!”

我掛了電話,關了閱讀燈,長長的舒了口氣。

風水上的隱患解除了,現在可以騰出手來,去會會那個紙旗袍了。

我很快睡著了。

第二天上午,郭政親自把我和可兒送到了榮陽機場。我沒坐過飛機,可兒帶著我領了登機牌,一起過了安檢,然後把我領到了候機區,陪我等了一會,直到開始登機。

我背好包,問她,“你自己能行吧?”

“您就甭擔心我了,我每年都得飛個幾十次的”,她一笑,“倒是您,第一次坐飛機別太緊張。記住我跟您說的,飛機起落的時候,一定要深呼吸,詩朗誦,這樣不會太難受。”

“我記住了”,我看看排隊的人群,“那我過去了,你到了發個短信。”

“嗯,您也是!”我倆擁抱了一下,她目送我經過登機口,衝我使勁揮了揮手,喊了一句,“少爺,平安!”

我笑了,點了點頭,跟著人群登上了飛機。

上了飛機之後,我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包,坐下,系上了安全帶。長這麼大,這是我第一次獨自遠行,想到剛才那一幕,突然覺得有些孤獨。

我平靜了一下心情,拿出手機給郭辰珺發了條短信,“我上飛機了。”

她很快回複過來,“好,我一會去機場,一路平安!”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心說凡事總有第一次,好好體會體會吧。

半個小時候,飛機順利起飛,離開了榮陽。

我按可兒教的,一直默念李白的《將進酒》,果然,沒覺得太難受。

這下,我放心了。

飛機飛了六個小時,下午四點左右,在寧州機場平安落地了。

我跟著人群走出機場,遠遠看見身材高挑的郭辰珺衝我揮手。

我衝她揮了揮手,繞過通道,走到她面前。

“路上怎麼樣?沒遇上氣流吧?”她迎過來。

“還好”,我說,“顧曉彤怎麼樣?”

“她精神很差”,郭辰珺說,“昨晚一夜沒合眼,她說一閉上眼睛,就看見紙旗袍衝她冷笑。”

“孩子呢?”我又問。

“孩子還好,不過今天中午發生了一件怪事”,她說,“您給孩子畫的那道符,被孩子吃了……”我停下腳步,“吃了?”

“嗯,不知道他怎麼拿到的,我們發現的時候,符已經被吃了一半了”,她擔心的看著我,“少爺,這事太邪性了……”

我略一沉思,轉身快步向外走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