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6 青龍銜血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天亮後,我們離開東平,啟程回燕京。

路上,老趙悄悄地告訴我,他把那塊籽料又從張二狗手裡買回來了。

“你還買回來乾什麼?”我不解。

“我想找人打磨一下,送給您”,他說,“那姑娘不錯,留個紀念吧。”

“那是兩碼事”,我說,“你忘不了她,就自己留著吧。”

老趙笑了,“人家姑娘不是說了麼?我睡的是陳幼微,您睡的才是她,姑娘是乾淨的,您不用懷疑。少爺,這塊籽料能出好東西,您看您是要玉墜呢?還是要一對小鐲子?或者是要指環?”

我沒說話,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見我不說話,繼續說,“您看啊,玉墜呢,您可以自己戴;小鐲子以後可以送女朋友;要是指環呢,那就自己用或者送人都行了。我的意思呢,姑娘雖然不在了,可那籽料上的仙女還在,不如把它切下來,做一個玉墜,您看怎麼樣?”

“你別一口一個姑娘不在了,乾嘛非要說的這麼煽情?”我無奈,“她不是姑娘,她隻是塊通靈的玉,成了靈體而已。”

老趙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頗有深意的一笑,“少爺,我總覺得,您和她不會就這麼結束了,你們的緣分,沒這麼淺。這樣吧,這事我看著辦,不過您別誤會,這不是請您辦事的報酬,這就是個小禮物,是我的一片心意,行麼?”

我要是再說推辭,就有點矯情了。

“好,那謝謝你了”,我對他說。

老趙很嚴肅,“少爺,您可是我的偶像,要是這麼客氣,那我可就傷心了啊!”

我平靜的一笑,“好吧。”

“這就對啦!”老趙笑了,吩咐可兒,“可兒,給你放一個星期的假,休息好了再上班!”

“好啊!”可兒很高興,問我,“少爺,您這幾天有事麼?要是沒事咱出去玩啊?”

“我就不去了”,我打了個哈欠,“回去得睡幾天……”

“那您今晚會不會頭疼?”可兒擔心的問。

“我也不知道……”我看著外面,“不用擔心我,你也辛苦兩天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可兒欲言又止,輕輕咬了咬嘴唇。

老趙看看我倆,會心一笑,“那什麼,今晚我請客,喊上我妹,咱們吃火鍋去!好好慶祝一下!”

我沒說話。

可兒看看我,“少爺?您的意思呢?”

我微微一笑,“好!”

可兒也笑了,“嗯,那我選地方,今天晚上,好好宰飛哥一頓!”

“臭丫頭!說的我好像很小氣似的!我讓你吃過虧麼?”老趙不愛聽了。

“切!你以為你不小氣?昨天路上吃飯還是我花的錢呢?你都沒給我報銷!”可兒針鋒相對。

“嘿!來勁是吧?報銷!一會就給你報銷!你休完假別回來了,開除你了!”

“開除就開除!我現在有二十萬了,本姑娘自己創業去!”

“就你?嗬嗬!”

“嗬什麼嗬,你那點本事,我早就學會了!我是豬八戒撂挑子,不伺猴了!”

……

倆人又開始了。

我聽著他們吵架,心裡特別的踏實。

回到上京後,老趙把唐思佳喊了過來,我們一起吃了頓火鍋。吃完飯,可兒自己打車走了,唐思佳把我送回了家裡。

我泡了壺茶,想和她說說話,可是等茶倒上之後,足足十多分鐘,我一句話也沒說。

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唐思佳看出我有心事,她起身來到我身邊坐下,問我,“怎麼了?”

“我……我那天……”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怎麼了?”她認真的看著我。

我臉上火辣辣的,紅著臉看她一眼,“我那天晚上夢到了玉傀仙……”

“然後呢?”她問。

“然後……然後……”我低下頭,尷尬的一笑。

突然覺得自己好無聊,跟她說這些乾什麼?

唐思佳冰雪聰明,很快就明白了,“你和她不會……那樣了吧?”

我沉默良久,搖了搖頭,“沒那樣……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說說……我沒別人可說,隻有你了……”

唐思佳溫柔的一笑,“好,那你就和我說說吧。”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從那天和可兒去老趙家開始說起,把後面這兩天的經曆,原原本本的和她說了一遍。

唐思佳認真的聽著,始終沒打斷我。

說完之後,我覺得心裡輕鬆了。

“你會不會笑話我?”我紅著臉問。

唐思佳輕輕一笑,“你該談個女朋友了……”

我搖頭,“我沒有女朋友,沒那個機會,也沒那個想法。我隻是覺得,這件事讓我有些失落,就好像……有些本該屬於我女朋友的寶貴感覺,卻被她給提前消耗掉了。所以心裡有些難受,卻又說不出來怎麼個難受法……”我無奈的一笑,眼睛濕潤了。

“作為風水師,你很了不起,真的”,唐思佳認真的看著我,“但作為一個男孩,你才僅僅十八歲,十八歲呀……”

她拉住我的手,“別想那麼多,戀愛的感覺是模仿不來的,更何況是初戀?那位玉兒姑娘隻是觸動了你的善良而已,你的愛情隻屬於你和你未來的女朋友,誰也沒辦法提前消耗,她也不可能做到。相信我,會好起來的,好麼?”

我含著眼淚,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默默的點了點頭。

她湊過來,心疼的將我抱住了。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孩子,也終於面對了自己的脆弱。我承認,那少女最後的一番話,確實是觸動了我,我很同情她,很為她惋惜。我確實也動過念頭,想停下陣法,但我不能拿眾人的生命開玩笑,而就在我糾結的時候,她消失了。那一刻開始,惋惜和自責之外,我莫名的有些悵然若失。這種情緒深埋心底,折磨了我整整一天。

現在我說出來了,心裡也就釋然了。

玉傀仙的事,正式辦完了。

唐思佳陪我住了一晚,當然了,我們是分開睡的。睡到半夜,我頭很疼,但我沒驚動她,自己坐起來,調內氣療傷,過了很久才又睡著。第二天,她起早給我做好了早餐,陪我吃完之後,這才去公司了。

她走了之後,我睡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過來。

開機一看,唐思佳給我發了好幾條信息。

我一一給她回複了,接著起身下床,走進了浴室。

從林夏來過之後,我就想研究那半本書上的秘術,之前是因為沒錢吃飯,所以不敢開始。現在我卡上有一百七十萬,溫飽解決了,我也該好好研究爺爺留給我的天機秘術了。

我準備好好洗個澡,吃碗方便面,然後就開始學習。通過唐思佳和趙土豪的這兩件事,我認識到自己最大的不足,在於內功修為不夠。修煉那半本書上的秘術,應該可以讓我的內功提高幾個層次,那樣的話,以後辦事就不用總頭疼了。

我越想越興奮,就像要去約會時的,特別開心。

正洗著,外面有人敲門。

我一愣,拿過浴巾擦乾身子,穿好衣服,來到門口一看,外面站著幾個帶著墨鏡的黑衣人。這幾個人一身豪橫之氣,為首的男人留著胡子,帶著金耳環,雖然帶著墨鏡,我也能看到他眉心的神光。

這人煞氣很重,有青龍銜血之相。所謂青龍銜血人橫勇,馬頭帶箭出將門,凡是有青龍銜血之相和馬頭帶箭命格的人,勢大煞重就是軍界人物,勢小煞弱者,就是江湖中人了。這人煞重勢小,為寄人籬下,為人出生入死之命,所以,他隻能是個江湖人物。

可問題是,江湖人物,找我乾嘛?

我伸手打開門,“你們是?”“是吳崢少爺吧?”男人平靜的問。

“是我”。

男人摘下墨鏡,衝我伸出手,“吳少爺您好,我叫陳超,我們董事長想請您喝個茶,您看方便麼?”

“你們董事長?”我一愣。

“我們董事長叫郭政,是東陽建工集團的掌門人”,他說。

“他找我有什麼事麼?”我問。

陳超微微一笑,“少爺放心,董事長沒有別的意思,請您過去,就是想認識一下,交個朋友而已。”

他說的很平靜,但他的眼神卻告訴我,他老板找我絕不是交朋友那麼簡單,應該是遇上十萬火急的事了。

爺爺常說,救人之急,是風水師的本分,看來我的學習,隻能再推後幾天了。

我略一沉思,點了點頭,“你們得等我一會。”

“好的少爺”,陳超鬆了口氣,“我們在樓下等您。”

我沒再說別的,關上門,轉身回到臥室,準備換身衣服。

這時,外面突然一陣狂風吹過,鄰居家的鴿子砰地一聲撞到了我的窗戶上。鴿子撲騰了幾下,飛走了,窗戶上卻留下了一片血。

我心裡一動,頓時明白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