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6 交易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7-24 10:13:38

“交易?”他不解。

“你解開昕兒身上的命魘”,我說,“我幫你保住昕兒的命。”

“你覺得可能麼?”他苦笑,“命魘一旦解開,昕兒連今晚都挺不過去,你怎麼保住她的命?”

“這個你不用管”,我看著他,“如果你信得過我,那就聽我的,你把命魘解開,我保證,昕兒不會有事。”

“真的?”他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我認真的說。

“需要我付出什麼代價?”他問。

“不需要”,我搖頭。

“可能麼?”他皺眉。

“我們這次來金陵,是收許家的錢,辦你靳家的事”,我說,“用二十年前許家欠你們的風水債來換昕兒的這條命,以後,你們兩家就扯平了。”

靳磊長出一口氣,釋然了。

“好,我信你”,他對我說,“我這就上樓,解開昕兒身上的命魘。”

我點點頭,“今晚,我會救她的。”

“希望你別辜負我的信任”,他眼神複雜的看著我,“我知道我打不過你,可昕兒要是活不了了,我也絕不獨活!”

“你放心”,我說,“昕兒會活的很好的。”

他沒再說什麼,轉身走向門口。

“靳磊!”

他停下腳步,轉身看著我,“怎麼?”

“你學的東西,在小地方會餓死”,我說,“等昕兒沒事了,去上京吧。鎮魘不一定要用來害人,在上京,你們可以過得很好。”

他沒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轉身上樓了。

可兒忍不住問我,“少爺,鎮魘除了害人,還能做什麼?”

“刀可殺人,也可救人”,我輕輕歎了口氣,“靳老先生懂鎮魘,卻不會用鎮魘呀……”

“哦……”可兒恍然大悟,“我懂了……”

我看她一眼,平靜的一笑,“走,去下一場吧。”

“下一場?”她一愣,“去哪啊?”

“找個酒吧,我要約一位朋友見個面”,我說。

“什麼朋友?”她問。

“別問那麼多”,我說,“一會見到,你就知道了。”

她明白了,點點頭,“好!”

……

從小區出來,我們打了個車,來到玄武區,找了個酒吧。

這是一個民國風很濃的酒吧,環境還不錯,裡面人聲鼎沸,客人很多。我們走進酒吧,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坐下,點了兩瓶啤酒。

很快,服務生把啤酒送來了。

我喝了一口酒,然後放下瓶子,拿出手機,撥通了安雨的電話,“安雨,幫我約一下鬼使。”

對面的可兒一聽,頓時明白了。

“好!”安雨說。

其他的就不用說了。

我放下手機,繼續喝酒。

“少爺,您是想讓鬼使饒過昕兒?”可兒問我。

“昕兒這樣的情況,隻有冥界能救她”,我說,“鬼使欠我人情,我想這個忙,他應該會幫吧。”

“可是這種人情太值錢了”,可兒看著我,“就這麼用了,您舍得?”

我淡淡一笑,“有什麼舍不得的?”

可兒想了想,聳聳肩,“也是……”

她喝了口酒,覺得不對,問我,“那這個口子一旦開了,以後萬一再遇上別人這樣,那您……”

“我不可能什麼人都救,也不可能總麻煩鬼使”,我說,“這次是特殊情況,屬於特事特辦。鬼使是冥界的執法官,我讓他饒過昕兒,他必然會提條件。所以這裡面不僅僅是個人情的問題。”

“還有許家欠下風水債?”她看著我。

“對”,我點點頭,“這才是根本。”

“明白了……”她點點頭,接著問我,“少爺,說到這許家的風水債,我有個事想不明白。”

“什麼?”我問她。

“二十年前,靳老頭明知道許家的事是許老頭所為,他為什麼還主動去管?像許老頭這樣連親兄弟都能殺的人,靳老頭給他辦事,就不怕引火燒身麼?”

我看她一眼,平靜地一笑,輕輕喝了口酒。

“難道這裡面還有別的內情?”可兒問。

“內情就是,靳文窮了一輩子,他想多掙點錢,留給靳磊。”

“就這麼簡單?”可兒有點不敢相信。

“就這麼簡單”,我淡淡的說,“這世上,窮是最痛苦的事。靳文一身的本事,就因為不想害人,所以賺不到大錢,一生清貧。靳磊六歲那年,他爸爸得了一場重病,因為沒錢,耽誤了治療,所以沒過多久就去世了。靳文老年喪子,白發人送黑發人,你說他心裡得有多痛苦?而這一切在他看來,就是因為自己沒錢……”

我深吸一口氣,“那之後,靳文就離開了巴蜀老家,他想用自己的本事,給自己的孫子掙一筆錢,好讓孫子以後不為錢發愁。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這個人一輩子正直,想轉變過來,談何容易?所以他在外面闖蕩了幾個月,最終還是給人辦點小事,掙了點糊口的錢。”

“那後來呢?”可兒問。

“後來他就來金陵了,正好遇上了許家的事”,我說,“老頭一看這是個機會,於是就去許家毛遂自薦了。他覺得這不是害人,而是救人,所以心裡很坦蕩,也就沒在意許老頭的人性。原本這件事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他活了大半輩子了,從來沒給豪門大族辦過事,根本不懂得給豪門辦事的規矩,所以才吃虧了。”

“給豪門辦事和給老百姓辦事,規矩是不一樣的?”她問。

“當然不一樣”,我說,“給普通人辦事要裝逼,給豪門辦事要藏拙,怎麼能一樣?”

可兒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麼?”我一愣。

“沒什麼沒什麼……”她忍住笑,清清嗓子,“您接著說。”

我頓時明白了,“哦,你是因為我說裝逼這個詞?”

她噗嗤一聲又笑了。

我無奈的一笑,“這麼說比較形象,反正你心裡明白了就行了。”

“嗯嗯!”她忍住笑,“您接著說。”

“普通人不看本質,隻看表象,所以給普通人辦事,越露,越顯擺,他們越有信心”,我說,“而且普通老百姓一般也遇不上太大的事,誰也不會閒著沒事斥巨資去請風水師給一個送外賣的下鎮魘。所以給普通人辦事,報酬多一點少一點,不至於引起太嚴重的後果。像靳文在巴蜀的時候,雖然名氣很大,但是人們給的錢並不多,有時候還有人先欠著,等有錢了再給他。他也知道這些不合規矩,可是他不好意思說,所以一來二去的,也就習慣了。”

“難怪他能說出半年以後再去許家收錢的話來……”可兒明白了,“感情是這麼回事……”

“是這麼回事”,我說,“可是給豪門辦事,規矩不是這樣的。”

“那規矩是什麼樣的?”她問我。

“給豪門辦事,要懂得藏拙”,我說,“大凡豪門大族,一般都很聰明,戒備心也強,秘密也多,辦的事也往往牽扯面很廣,稍有不慎,就會傷筋動骨。所以給豪門辦事,必須掌握好分寸。在顯露本事的同時,決不能讓他們懷疑你,對你不放心,隻有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是這樣……”可兒點點頭。

“靳文沒給豪門辦過事”,我說,“所以這件事,他犯了三個忌諱:一是許家的事很大,而他要的卻很籠統,並不明確。一半家產?什麼叫一半家產?多少是一半?這個很難界定。所謂祈福不明,根基必亂,這是第一個忌諱。”

“嗯,那第二個呢?”可兒問。

“第二個,就是他的半年之期”,我說,“滅門之禍,還整什麼分期付款?許家老頭都不敢這麼想,靳文卻因為不自信,主動提出來,這才引起了後來的禍患。”

“您說得對”,她想了想,“那第三個呢?”

“第三個,就是他不該說破許老頭的秘密”,我頓了頓,“其實我挺理解他,他救了許家滿門,最後卻被人反潑臟水,換了誰都難免憤怒。可是這老爺子不審時度勢,逞一時之快,把許老頭的老底全給揭開了。許老頭那種人,連兄弟子侄都能殺,還能容得了他?”

我無奈的歎了口氣,“如果他當時不說穿,忍住心裡的怒氣,直接離開。那許老頭不但不會害他,相反的,還會給他一筆錢,買個心安。可是他一怒之下揭了許老頭的老底,那這事就沒法收場了……要不是林爺爺暗中出手救他,他早就被許家的人害死了。”

“原來救靳老頭的是林三爺”,可兒眼睛一亮,“他跟三爺是朋友麼?”

“不,他們根本不認識”,我說,“林爺爺也沒告訴他自己是誰,把他救出金陵之後就走了。靳文知道自己是撿了一條命回來,驚出了一聲冷汗,痛定思痛之後,他返回了巴蜀,直到去世,再也沒離開家鄉。”

“懂了……”,可兒點點頭,“林爺爺真仗義……”

“林爺爺這輩子,積了德了”,我感慨道,“跟他們老哥四個比,我們差的還遠呢……”

可兒輕輕一笑,拉住我的手,“少爺,您才十九歲,您已經很棒很棒啦!”

我衝她一笑,“辦完這件事……”我心裡一動,轉頭看向門口。

隻見一襲白衣,儒雅清秀的鬼使大人,推門進來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