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5 多管閒事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7-24 10:13:38

我們來到樓下,等了約莫十幾分鐘,靳磊下來了。

他來到我面前,看看我身邊的可兒,對我說,“你們的本事,我下午見識到了。有什麼衝我來,別為難我女朋友。”

“吃飽了麼?”我問他。

“吃飽了,味道不錯”,他頓了頓,苦澀的一笑,“我女朋友吃了一個月多月泡面了,今天終於吃上正經飯了,謝謝你。”

“憑你的本事,不至於這樣”,我看著他,“何必讓自己過得這麼苦呢?”

“我不像你,可以幫人看風水賺錢”,他迎著我的目光,不卑不亢,“我所學的是鎮魘,都是害人的東西。爺爺教我鎮魘之術,卻又不許我害人,所以我沒法靠這個賺錢,隻能打工賺錢。”

“可是學了風水術數的人,打工是賺不到多少錢的”,我說。

“所以我很窮啊”,他自嘲的一笑,“窮到女朋友病了,我都沒錢給她治病,窮到她想吃個鹵肉飯,我都買不起……”

我沉默了。

他深吸一口氣,“想怎麼處置我,直說吧。”

我看他一眼,“把命魘解開。”

“解開?”他冷冷一笑,“我憑什麼解開?”

“許婉寧是無辜的”,我說。

“她是無辜的?”他冷笑,“要不是我爺爺當年給他家破了鎮魘,許家人早就滅門了!可他們是怎麼對我爺爺的?”

“她太爺爺是不對”,我說,“可她那時候才剛出生,她知道什麼?”

“你少用這套道理來蠱惑我!”他很激動,“哦,他太爺爺忘恩負義,過河拆橋,跟她沒關系?那她享受她太爺爺忘恩負義得來的好處,就理所應當?殺人越貨者有罪,他的子孫用這財貨享福可以,承擔罪責就是無辜?這他媽的什麼狗屁道理?”

可兒一皺眉,“靳磊!怎麼說話呢?給你臉了是麼?”

“小丫頭,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我不怕你!”靳磊針鋒相對,“我做這一切是為了救我女朋友,這是他們許家欠我們靳家的!你們可以打死我,但是讓我解開命魘,不可能!”

“你他媽有腦子麼?”可兒冷笑,“要不是少爺想保護你和你女友,我們昨天就找來了!打死你?你以為很難麼?”

“那你們來啊!”靳磊怒道。

“你!”“可兒!”,我喝止住可兒,“算了!”

“哼!”可兒冷冷的瞥了靳磊一眼,這才不說了。

我看看靳磊,“你知道你爺爺,為什麼不讓你報仇麼?”

“因為他不想讓我殺人”,靳磊緩和了一下語氣,“他說殺人損陰德,會折子孫福報!”

他苦澀的一笑,“自古學風水術數的,都是這麼教育弟子,子孫。可這艸蛋的世道,從來也不是他們說的那個樣子。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我隻見那些壞人一個個榮華富貴享用不儘,吃苦的,都是我們這種老實人!”

“那你為什麼還聽呢?”我問。

“因為那是我爺爺!”他有些激動,“我聽他的話,從小學鎮魘,學法術,然後從來不敢用!我十七歲就不上學了,我做過網管,搬運工,飯店服務員,跟過劇組,送過外賣,什麼我都乾過,然後我乾什麼都不順,從來沒掙到過大錢!但是我沒有怨過,因為我有昕兒,我很知足!可是幾個月前,昕兒病了,為治病,每天我們要花一萬多塊錢,我能賣的全都賣了。花了七十多萬之後,醫生告訴我,說昕兒沒救了……”

他苦澀的笑著,看著我,“你明白那種感覺麼?就是他們可能早就知道昕兒的病是治不好的,可他們不跟我明說,他們像吸血鬼一樣吸我們的血,然後吸足了之後,告訴我說,我的昕兒沒救了……哈哈哈……你說這可不可笑?你說這些世道艸不艸蛋?你說這些人該不該死?!”

“所以你就用剩下的錢買了足量的止痛藥,然後帶著昕兒來金陵了”,我看著他,“調查了一個多月之後,你看準機會,混進了許婉寧同學的生日party,用一塊蛋糕,換了許婉寧的命。”

“我沒有別的選擇!”他激動的說,“那些醫生救不了昕兒,我就自己救她!我不會別的,我隻會鎮魘,我知道用命魘會折壽,為了昕兒,我認了!昕兒是個孤兒,她的命福薄而壽短,要給她換命,必須找一個命格富貴而長壽的人!我不忍心害別人,但許家不一樣!他們當年對不起我爺爺,我今天拿許婉寧的好命格來救昕兒,這是理所應當!這一切,都是他們欠我們的!”

“你說的都對”,我說,“但我不能讓你傷害許婉寧。”

“我知道”,他不屑的一笑,“你收了許文舟的錢嘛,你得給他們家辦事!不過你也真是個不錯的風水師了,他們都那麼對你了,都想殺你了,你竟然還忘不了救許婉寧!吳崢,錢你已經到手了,他們事也做絕了,而且你們也說清了,從此井水不犯河水,你乾嘛還要管這個閒事?”

“我們吳家的規矩,給人辦事,必須辦妥當”,我平靜的說,“別說許文舟夫婦下午是被你挑撥的,就算那是出於他們的本心,許婉寧,我也必須救。”

“既然這樣,那就別廢話了”,他冷冷的說,“你可以殺了我,但讓我解開命魘,不可能!”

“我不找你,也能保住許婉寧的命”,我說,“隻是那樣一來,你和昕兒都會死,你希望這樣麼?”

“少來!”他冷笑,“命魘隻能由施法者解開,除此之外,並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破解!吳崢,論陣法我不如你,可是別忘了,我是從小學這個的!論鎮魘,我比你懂!”

“外人破不開命魘,隻是你的認知而已”,我說,“許婉寧和昕兒的置換還沒有完成,隻要我在明天午時之前,用陣法鎖住許婉寧,那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打斷兩個女孩子之間的置換。而置換的打斷隻要超過十五分鐘,昕兒的身體承受不住,她就必死無疑!”

“你胡說!”他冷笑。

“不信?”,我平靜的看著他,“上午你用血面魘的時候,我就用陣法阻斷過你的法術,當時昕兒是不是吐血了?”

他臉色頓時煞白,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是因為你的陣法?”

“我怕傷了昕兒,所以及時收了陣法”,我說,“如果當時我不收陣法,隻需十幾分鐘,你和昕兒就都沒命了。”

靳磊怔怔的看著我,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現在明白了麼?”可兒冷笑,“少爺從一開始就沒想殺你們,他是為了救昕兒,不然的話,還能容你蹦躂到現在?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靳磊低下頭,沉默良久,苦澀的一笑。

“不怪你身價那麼高……”,他絕望的看著我,“吳崢,你果然是高手!我服了!心服口服!”

說完,他緩緩的給我跪下了。

我一皺眉,“你這是乾什麼?”

“算我求你!”他凝視著我,聲音哽咽,“你殺了我去向許家交差,放過我昕兒,行不行?我用我的命,換昕兒的命,行不行?”

我靜靜的看了他一會,扶起他,“咱們做個交易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