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2 金陵王朝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7-23 11:44:48

傍晚時分,我們來到了金陵王朝。

這是一座隱秘的豪華會所,安保森嚴,十分的奢華。

蔣家的公子小姐們在這裡擺了一桌豐盛的宴席,宴請我和可兒。

我們吃的很高興。

正吃著,金陵王朝的的陳經理走進來,在蔣晨身邊耳語了幾句。

蔣晨一皺眉,“讓保安把他轟走!”

“這個……恐怕不大合適吧……”,陳經理說,“不管怎麼說,許文舟也是金陵有頭有臉的人物,就這麼轟走他,傳出去影響不好……”

“陳叔叔,怎麼了?”蔣柔問。

“哦,是這樣的四小姐”,陳經理說,“許文舟夫婦來了,說要見吳崢少爺,我們沒讓他們進。他們一看不讓進,就在門外跪下了,說如果吳崢少爺不見他們,他們就一直跪著不走了。”

“艸!”蔣聲罵著站起來,“我去看看!”

“二哥!”蔣柔站起來,“你別亂來!”

“這種忘恩負義的東西跟他們廢話什麼?”蔣聲說,“直接轟走!”

“對!轟走他們!”蔣家的三位小姐也說。

“這……”陳經理很為難。

“你們都別激動”,蔣柔看看哥哥姐姐們,“陳叔叔考慮的對,許家和馮家都是金陵豪門,他們兩口子都是有頭有臉的,直接轟走他們,傳出去,影響好麼?讓別人怎麼看咱們蔣家?而且咱們和許家,馮家都有生意上的合作,咱們不能把事做絕了。”

蔣晨不悅,“小妹,他們是怎麼對少爺和可兒小姐的,你忘了?”

“他們過河拆橋不說,還想殺少爺他們”,蔣若說,“你隻考慮生意,怎麼就不想想,這樣做對不對的起少爺和可兒小姐?”

“蔣若!”蔣晨一皺眉,“別上綱上線,小妹不是那個意思。”

“那她什麼意思?”蔣若看向蔣柔。

蔣柔並不生氣,她略一沉思,柔聲對我和可兒說,“少爺,可兒,我去和他們談談,讓他們走。”

我想了想,看看陳經理,“您給他們辦兩張會員卡,安排個房間讓他們等一會,就說我一會就來。”

“好!”陳經理點頭。

“少爺,這種人您……”蔣聲等人很激動。

我擺擺手,“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們好,但是蔣柔考慮的對,他們都是有身份的人,不能讓他們在外面跪著。我們來金陵就是辦事來的,這件事,必須有始有終。你們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見我這麼說,蔣聲他們互相看了看,也不好再說別的了。

“好了,二哥,二姐,坐下吧”,蔣柔說。

蔣聲和蔣若隻好坐下了。

蔣柔看看陳經理,“照少爺說的去辦吧,會員卡算我送他們的,不要收錢。”

“是!四小姐!”陳經理轉身走出了房間。

“不是,你送他們乾嘛?”蔣聲一皺眉,“一張卡就三百萬!你對他們乾嘛這麼大方?”

“就是!”蔣雪也說,“他們對不起少爺和可兒小姐,還有理了?”

蔣柔無奈,“算了,我不解釋了。”

她端起酒杯,“少爺,可兒,我敬你們!”

我會心一笑,端起酒杯,“你做得對,像你師姐。”

蔣柔很不好意思,“謝謝少爺,來,咱們喝酒。”

“乾了!”可兒也說。

我們碰了一下杯,把酒乾了。

蔣家的兩位少爺和三位小姐面面相覷,都不明白蔣柔的用意。

可兒看看他們,嘴角一笑,放下酒杯,“四小姐說送他們,這送的是人情。那兩口子不會白拿兩張卡,會費他們會照出,但是蔣家這份人情,他們就欠下了。四小姐做的這是沒本的買賣,穩賺不賠,怎麼你們就看不出來呢?”

她這麼一解釋,五個人恍然大悟,這才明白了。

不一會,陳經理又回來了。

“許先生和許太太已經安排好了”,他說,“他們很感激四小姐,說這份恩情一定銘記在心,但是規矩就是規矩,不能破,所以他們在兩張卡上,各充值了一千萬。按照少爺的吩咐,我把他們帶去11號貴賓廳了。”

“好”,蔣柔看看我,“少爺,不著急,吃完飯再去跟他們談。”

“已經六點多了,談完了我還有別的事”,我站起來,吩咐陳經理,“帶我去11號廳。”

“好的少爺!”

可兒站起來,“我也去。”

蔣柔等人一起站了起來。

我看看他們,“我和可兒吃好了,一會我們還有事要辦,你們慢慢吃。今晚我們就不回來了,明天中午我們去家裡看老爺子,到時候,咱們再好好說話。”

“好!您忙!”蔣晨說。

“少爺,別給他們面子!”蔣琪說,“至少也罵他們幾句!”

我笑了,看看陳經理,“走吧。”

……

來到11號廳門口,我轉過來吩咐陳經理,“您就不用進去了,去幫我辦件事。”

“好的少爺,您說”,他說。

“讓廚房給我們準備四菜一湯,米飯也準備一些,我要打包帶走”,我說,“至於菜品,你看著安排,做好了,就拿過來。”

“好!”他點頭,“我這就吩咐廚房。”

我看看可兒,“走!”

“嗯!”可兒點點頭。

我倆推門走進了11號廳。

許文舟夫婦正忐忑不安的在沙發上坐著,見我們來了,趕緊站了起來。

“少爺,我們錯了……”,馮蓉哭了。

許文舟噗通一聲跪下了。

馮蓉一看,也跟著跪下了。

我面無表情,看了他們一眼,走到他們對面,坐下了。

可兒關好了門,跟著來到我身邊,往我身後一站,冷冷的看著地上的許文舟夫婦。

“少爺,我錯了!我錯了!”許文舟狠命的抽自己的嘴巴,“我錯了!我錯了!……”

馮蓉一個勁的哭。

“行了”,我淡淡的說,“不是說好了,井水不犯河水了麼?你們還來找到這裡乾什麼?”

“我們錯怪您了……”許文舟哭著說,“我們被那小子騙了,這才誤會了您……少爺,我們知道錯了,求您救救我女兒……”

“你們被他騙了,所以誤會了我們?”,可兒冷笑,“那派人殺我們,也是誤會?”

“這……”,許文舟慚愧不已。

“沒話可說了吧?”可兒盯著他。

他羞愧的低下頭,狠狠的扯了自己一個大嘴巴。

啪的一聲脆響,他的鼻子,嘴角,都淌血了。

“老公!”馮蓉趕緊攔住他,哭著哀求我們,“少爺,可兒小姐!我們承認,這事是我們不對!隻要你們能出氣,怎麼懲罰我們都行!但我女兒是無辜的,她才二十一歲,才二十一歲啊!我求你們救救她,求求你們……”

可兒心有不忍,轉頭看向我。

我輕輕出了口氣,“算了,你們起來吧。”

“少爺,您肯原諒我們了?”許文舟顫聲問。

“我既然接了這個事,就一定會妥當的給你們辦好”,我說,“不過這件事辦完之後,咱們也就緣儘了,以後就不要再見面了……”

許文舟一驚,“少爺,我們……”

我一擺手,“不要再說了。”

他苦澀的一笑,歎了口氣,“好……我不說……不說了……謝謝少爺!……”

他一個頭給我磕到了地上。

“謝謝少爺!”馮蓉也哭著給我磕頭。

“起來吧”,我說。

倆人這才互相攙扶著站起來,在我對面,小心翼翼的坐下了。

我看了他們一會,問許文舟,“找殺手,是你自己的想法麼?”

“是……”許文舟慚愧的說。

“是你自己的想法,還是別人先暗示了你,然後你才有了這個想法的?”我看著他。

他一愣,“暗示我……少爺,您這話什麼意思?”

我沒說話,玩味的一笑。

“暗示……”馮蓉突然明白了,“少爺,這不是我老公的主意,這是我家那個管家周建文的主意!是他暗示我老公的!”

許文舟一怔,“老周,他……”

“你忘了嗎?”馮蓉很激動,“那時候我們被騙了,以為少爺猥褻了婉寧,正在氣頭上,他跟你說了句什麼?”

許文舟這才想起來,“是他……是他!”

他轉向我,聲音都顫抖了,“少爺,我被他蠱惑了,被他蠱惑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