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1 一時之氣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7-23 11:44:48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二十年前,許文舟的爺爺用過河拆橋的辦法,保住了一半的家業。

但現在,這法子,不靈了。

離開許家大宅之後,我心情好多了。

蔣柔問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兒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給她講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蔣四小姐怒了。

“他們怎麼能這樣?”她憤怒的說,“您和可兒上午才救了他們的命,下午他們就忘了?許婉寧昏迷了那麼久,一直神誌不清,突然醒了胡說八道,他們怎麼就一點都不覺得懷疑?”

“許文舟是牆頭草”,我說,“他所謂的信任,根本經不住哪怕一丁點的考驗。許婉寧突然醒過來,他不是沒懷疑,但是許婉寧幾句話,他就深信不疑了。靳磊很了解他們,這一手,打的非常精準,他們想不中招都不可能。所以,這事也不能全怪他們。”

“您怎麼還為他們說話呢?”可兒氣不過,“您沒看出來麼?那殺手是許文舟命令姓周的安排的!他要殺我們!”

“我當然看出來了”,我說,“他給我打電話之前,就安排好了,他心疼那一億九千萬祈福,但又不好意思要回來,因為怕得罪四小姐。所以他就讓周管家安排殺手,殺了我們,來出這口氣。”

“那您還為他們說話?”可兒不解,“這樣的惡心的人,就該讓他們家滅門!”

“話不能這麼說”,我看著她,“咱們是來辦事,不是來慪氣的。在酒店我怎麼跟你說的,你忘了?”

可兒猶豫了一下,“沒忘……”

“既然沒忘,就不要生氣了”,我摸摸她的頭,“事情雖然有些讓人不痛快,但這一切,都在我的計劃中,並沒有失控,所以,不要這麼激動……”

可兒輕輕出了口氣,默默的點了點頭。

“許文舟說他爺爺如何如何的,鬨了半天,他比他爺爺還過分!”蔣柔冷笑,“難怪我爺爺說許家人不可信,現在我是明白了……”

“你爺爺是不是批評你了?”我問。

她有些慚愧,點點頭,“嗯,爺爺昨晚嚴厲的批評了我,說我不該把您拉進許家這渾水中……他說當年許家差點滅門那件事,他其實是了解一些內情的,隻是不願意說而已……”

“內情?”可兒眼睛一亮,“什麼內情?”

“爺爺說當年許家出事的時候,許老頭曾經給我爺爺打電話,請我爺爺幫幫他”,蔣柔說,“我爺爺於是就給林爺爺打了個電話,問林爺爺能不能來幫幫許家。結果林爺爺對我爺爺說,許家的事是家賊作亂,而且這個家族沒有德行,忘恩負義,過河拆橋,跟這樣的家族,做生意可以,但絕不能沾風水上的事,不然必為他們所害。林爺爺還說,不久之後,會有人出面幫許家,但這個人下場不會很好。我爺爺聽了林爺爺的話,當即就給許老頭打電話,說這件事太複雜,愛莫能助,推掉了。”

“原來是這樣……”可兒看看我。

我平靜的點了點頭。

蔣柔歎了口氣,抱歉的從後視鏡裡看我一眼,“爺爺說我太輕率了,他說許家當年就害過幫他們的人,這次,八成也會對少爺您不敬。所以他讓我們五個今天一起來,為的就是讓許文舟明白,您是我們蔣家的恩人,告誡他不許胡來。可誰想到,他還是過河拆橋了……”

她頓了頓,“少爺,這事您別管了,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二十年前,靳磊的爺爺靳文幫他們避免了一場滅門之禍,然後他們恩將仇報,將老頭打成了重傷”,我淡淡的說,“現在,靳磊利用他們這過河拆橋的基因,反過來斷了許婉寧的生機,也算是為他爺爺出了氣了……”

“您還想繼續救許婉寧?”蔣柔問。

“我收了這份錢,就得救下她的命”,我轉頭看向外面,“這是我們吳家的規矩,這個不能破……”

蔣柔深吸一口氣,點點頭,“我懂了……”

可兒想了想,問我,“少爺,許文舟剛才追出來,什麼意思?”

“靳磊把法術撤了”,我說,“在撤之前,他利用許婉寧,對許文舟夫婦說了句話。”

“什麼話?”可兒問。

“他說的什麼?”蔣柔也問。

“他說許文舟,你們家都是賤種,就該被滅門”,我說,“說完她就笑了,然後吐了一大口血,昏死過去了。”

可兒嗬嗬一笑,“他把我想說的說了。”

“靳磊為什麼要這麼說?”蔣柔不解。

“他這麼做,本意是為了逼我放手”,我說,“可是當他看到許文舟夫婦那麼對我們之後,他想起了他爺爺。他也是風水師,見到這樣的事,心裡也是看不過去的。我們離開許家之前,說好了以後井水不犯河水,靳磊知道,作為一個風水師,我是不會再管許家的事了。他放心了,所以他就把這話跟許文舟說了,不說,他不痛快。”

“我懂了……”,蔣柔點點頭,“看來這個靳磊,也是個性情中人。”

“風水師都比較單純”,我說,“偏重術理的風水師,為人往往比較理性;而偏重法術和鎮魘的風水師,為人就比較性情了。靳磊人不壞,他這麼做也有自己的苦衷。為了阻止我們救許婉寧,他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現在目的達到了,他反而心裡空落落的,覺得對不起我們了。”

我轉頭看著外面,平靜的一笑,“他火候還是差一些,他不該說那話,說的太早了……”

“太早了?”可兒不解,“那他應該什麼時候說?”

“那話就不該說”,我說,“說出來解一時之氣罷了,有什麼用?而且他這麼一說,許文舟知道自己上當了,今晚肯定又要來找咱們,弄不好,咱們這晚飯都吃不好了。”

可兒想了想,看看蔣柔,“哎,四小姐,你們安排的什麼地方?”

“金陵王朝”,蔣柔說,“那是咱家自己開的會所,算是金陵城最好的了,會員製,您放心,許文舟他進不去的。”

她看看我,“少爺,您看可以麼?”

“可以”,我說。

“那我就放心了”,蔣柔笑了,“不開心的事不想了,咱們今天好好玩!”

“好!”我倆也笑了。

這時,許文舟打電話過來了。

我掛了電話,接著把手機關掉了。

“這件事,先別跟老爺子說”,我吩咐蔣柔。

“好,我明白!”蔣柔說。

我長長的出了口氣,轉頭看向外面,繼續看風景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