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0 井水不犯河水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7-23 11:44:48

“給我教訓他們!”許文舟怒吼。

保鏢們唰的一聲,抽出鋼製甩棍,大吼著向我們撲了過來。

接著,他們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一個個向後飛出,有的落到了地上,有的撞到了牆上,有的把電視砸了,有的把花瓶碎了……

不到三秒鐘,十二個保鏢全部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起來。

可兒拍拍手,轉過來,挑釁的看著許文舟,“還有麼?”

許文舟夫婦都傻了。

許婉寧也傻了。

確切的說,是靳磊也傻了。

可兒的動作太快了,快到讓他們懷疑人生了。

靳磊終於明白,自己的對手是什麼級別的人了。

許婉寧的眼神再次凝滯了起來。

但很快,靳磊反應了過來,繼續施法。

許婉寧身子猛地一顫,眼中紅光一閃,再次清醒了過來。

“媽媽……”她哭著抱住了馮蓉。

這一嗓子,也把嚇傻了的許文舟夫婦驚醒了過來。

馮蓉驚恐的看著可兒,嚇得渾身直哆嗦,下意識的抱緊了許婉寧。

許文舟腿都軟了,“你……你別亂來……”

可兒冷冷一笑,走到許文舟夫婦中間,不慌不忙的坐下了。

許文舟嚇得趕緊躲到了一邊,緊張的看著可兒,不住地咽唾沫。

馮蓉抱緊了許婉寧,下意識的也往後躲了一些。

可兒伸手按住面前的大理石茶幾,手指緩緩地抓進了茶幾內,堅硬的大理石瞬間變成了豆腐,被她很輕鬆的抓了一塊下來。

馮蓉的捂住了嘴,眼淚奪眶而出。

可兒轉身看著許文舟,把石頭遞到他面前。

許文舟嚇得臉色煞白,好像可兒是一個美麗的魔鬼似的。

可兒盯著他,嘴角一笑,輕輕的把手中的大理石抓碎了。

石屑和石粉透過她的指縫,紛紛落地。

許文舟汗如雨下,“可兒小姐,您別生氣,我錯了……我錯了……”

“剛才你說誰放屁?”可兒問。

“我!我放屁!”許文舟哆嗦著說,“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可兒鬆開手,把石屑撒到地上,不屑的看著他,冷冷一笑,“我少爺身邊有的是才貌雙全的漂亮姑娘,連蔣家四小姐都在等我們少爺翻牌子,他需要猥褻你女兒?”

“我錯了,是我錯了!”,許文舟趕緊說,“我不該不信少爺,我這就用血塗到許婉寧眉心,我這就試!”

“試!”可兒一聲斷喝。

許文舟嚇得一激靈,“好好好!我試!我試!”“算了”,我淡淡的說,“你別試了。”

可兒一愣,“少爺……”

許文舟看看我,又看看可兒,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過來”,我吩咐可兒。

可兒看看許文舟夫婦,起身來到我邊,在我身後站住了。

我看看周圍地上的保鏢們,對許文舟說,“這些人都受了傷,咱們就長話短說吧。這件事,你想怎麼解決?”

許文舟心有餘悸都看了一眼我身後的可兒,咽了口唾沫,沒敢說。

“可兒不會打你們的”,我看著他,“說吧。”

“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說的……”他苦笑,“你們有這樣的本事,我能把你們怎麼樣?”

他看看馮蓉,“算了吧……”

馮蓉抱著女兒,淚如雨下,就好像我真把她女兒怎麼著了,讓她女兒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許文舟努力平靜了一下,清清嗓子,看看我,“少爺,不管怎麼說,你也救了我女兒了。那一億八千萬的祈福,我們不要了,就當謝謝你了!這個事到此為止,我們也不會跟蔣四小姐說,你們今天就回去,以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看行不行?”

“你什麼意思?”可兒不乾了,“你還是以為我們少爺……”

“可兒!”我打斷她的話,“不要說了。”

可兒強忍住怒火,不說話了。

我拿出手機,撥通了蔣晨的電話,“喂?”

“少爺!您忙完啦?”蔣晨說。

“來接我們吧”,我淡淡的說。

蔣晨笑了,“好!一分鐘就到!”

我掛了電話,收起手機,看看對面的許文舟,“就按你說的辦,從現在起,咱們兩清了,以後井水不犯河水,告辭了。”

我站起來,看看可兒,“走。”

“嗯”,可兒點點頭。

我們轉身走向門口。

許文舟下意識的站了起來,嘴巴張了幾張,卻最終什麼也沒說。

……

走出別墅之後,我抬頭看見了周管家。

他正在打電話叫人,見我們出來了,不由得愣住了。

我走到他面前,打量他一番,微微一笑,“當年鼓動許家老太爺過河拆橋的那位周先生,是你爸爸?”

周管家緊張的咽了口唾沫,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他的手機還在通話中,裡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周哥?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那人叫吳崢是吧?到底在哪殺他呀?是去機場的路上?還是等他到上京?喂?”

周管家趕緊掛了電話,滿臉賠笑,“少爺,誤會……這是誤會……”

“你要找人殺我們?”可兒問。

“誤會……是誤會……”周管家快哭出來了。

可兒一伸手,“手機拿來!”

“可兒小姐,我隻是在奉命行事……”周管家嚇得腿都軟了,“這不關我的事啊……”

“拿來!”可兒聲音一冷。

周管家嚇得一激靈,趕緊把手機交給了可兒。

可兒接過手機,在他面前晃了一下,解開鎖,接著把剛才那個電話回撥了過去,同時按下了免提。

“喂?周哥,怎麼回事啊?”對方不耐煩了。

可兒盯著周管家。

周管家楞了一下,隨即明白了,趕緊說,“豹子,行動取消!取消!”

“取消?”對方不解,“不是周哥,你什麼意思啊?”

“你哪那麼多廢話!”周管家急了,“我說取消就取消!聽不明白嗎?”

“我艸!”對方不悅,“你這不是耍我玩麼?我這人都找了,你又取消!定金算他媽誰的?”

“算你的!”周管家吼道,“反正行動你給我取消!要不然,我饒不了你!”

對方沉默片刻,“好吧!”

電話隨即被掛斷了。

可兒嘴角一陣冷笑,“姓周的,我們可不是二十年前的靳老頭,再敢玩這套下三濫,姑奶奶我弄死你們……”

她輕輕一抓,把手機抓碎了。

周管家嚇得腿一軟,噗通一聲跪下了,“不敢不敢,我再也不敢了……”

我看看可兒,“算了,走吧。”

可兒冷笑著,把碎了的手機扔到了周管家臉上。

周管家一聲慘叫,捂住了鼻子。

鮮血順著他的指縫流淌了出來。

這時,隨著一陣馬達的轟鳴,五輛豪車依次開進許家院子,來到我們面前停下了。

蔣晨,蔣聲,蔣琪,蔣若,蔣雪和蔣柔,兄妹五個一齊下車,他們一看周管家滿臉是血,跪在地上,趕緊快步走了過來。

“少爺,怎麼回事?”蔣柔擔心的問。

“是啊少爺,怎麼了?”蔣晨等人也問。

“沒什麼”,我很平靜,“咱們走吧。”

蔣柔明白了,一皺眉,“許文舟他過河拆橋?”

“他想找人殺我們”,可兒說。

“我艸他媽的!”蔣聲怒了,一指門口,“姓許的,你給我出來!”

“出來!”蔣家的三位小姐也怒了。

“算了”,我攔住他們,“都說清楚了,我也不想在這待著了,走吧。”

“少爺您放心”,蔣晨冷冷的說,“這件事包我身上,我給您出氣!”

他看看弟弟妹妹們,“許家這破地方臭氣熏天,咱們走!”

蔣琪等人互相看了看,點點頭,“好!”

蔣聲一指門口,高聲罵道,“許文舟你等著!艸!”

蔣柔看看我,“少爺,咱們走,您和可兒坐我的車。”

“好”,我點點頭。

我們來到蔣柔的車前,剛要上車。

失魂落魄的許文舟衝了出來,大喊,“少爺!您別走,我錯怪您了……求您救救我女兒……”

我看他一眼,冷冷一笑,轉身上了車。

“少爺!少爺!”許文舟踉踉蹌蹌的追了幾步,一個跟頭栽倒了地上。

等他再爬起拉的時候,我們的車隊已經調轉了方向,在一陣轟鳴聲中,離開了許家大宅。

許文舟看著遠去的車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一聲長號,“天哪……”

他癱軟到地上,絕望的哭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