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9 反噬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7-18 09:47:33

“少爺……我女兒才二十一歲……”,許文舟含著眼淚,顫聲說道,“您不能見死不救啊……”

“少爺!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求求您,我求求您……”馮蓉泣不成聲。

蔣柔也說,“少爺,這事雖然是許家老太爺做的不妥,可婉寧是無辜的呀。您救救她吧……”

“命魘這個東西,很難破解”,我說,“況且這裡面還糾結著上一代的恩怨和因果,稍有不慎,就是三條人命……”

“三條人命?”蔣柔不解。

“許小姐,換命者,還有那孫子”,可兒說。

“怎麼?如果處理不好,那個人也會沒命麼?”蔣柔問。

我看她一眼,點了點頭。

“那這……”蔣柔為難的看看許婉寧,問我,“這怎麼辦啊……”

我看看許文舟夫婦,“那個人用命魘害許小姐固然不對,但也是你們欠人家風水債在前。這個事比較複雜,既要保住你們的女兒,也不能傷了人家的孫子,否則的話,這風水債你們永遠也還不上了。如果那樣的話,許家的滅門之禍也就不遠了。”

“我們聽您的!”許文舟流著淚說,“隻要婉寧沒事,您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

“少爺,您一定要救救我女兒”,馮蓉哭著說,“我們什麼條件都能答應!”

我沉思片刻,“我試試看吧。”

“謝謝少爺!”馮蓉感激的看著我,“謝謝您!”

“吳崢少爺,我們懂規矩”,許文舟也趕緊說,“您看這個事需要多少祈福,我馬上給您打過去!”

“我的隨意”,我說,“我助手可兒的,一千萬。”

“少爺,我們知道您的身價很高,而且一直在漲”,許文舟誠懇的說,“您不用顧忌什麼,直接說個數,多少錢都行!”

我還是那句話,“我的隨意,我助手可兒的,一千萬。”

許文舟有些為難,他不是舍不得出錢,他是怕自己說的不夠,這事成不了。無奈之下,他轉向可兒求助,“可兒小姐,要不您……”

可兒搖頭,“我是少爺的人,沒資格定少爺的身價,你自己隨意吧。”

許文舟想了想,抬起頭,“少爺,路上我問四小姐,她說上次金陵水郡的事,她出了六千萬祈福。那我給三倍,一億八千萬,您看夠麼?”

“可以”,我淡淡的說。

“好!我這就辦!”他拿出了手機。

不一會,我和可兒先後受到短信,錢到賬了。

我收起手機,站起來,“我去樓上和我姐說幾句話,然後就出發吧。”

他們一起站了起來,“好!”

……

去機場的路上,我給小珺和安雨各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們我們要去金陵辦事,過幾天就回來。

小珺說,“好,注意安全。”

安雨說,“嗯,照顧好自己,我等你回來。”

以往出去辦事,我都會跟小珺打個電話說一聲。

從現在開始,我要多通知一個人了。

這種感覺很微妙,暖暖的,有些甜……

我看著外面的風景,不由得笑了。

蔣柔轉過身來,“少爺,我有個問題,不知道能不能問……”

“哦……”我回過神來,“車上沒外人,問吧。”

“嗯”,她點點頭,“就是許婉寧中了這種命魘,如果她闖過生死劫,那會怎麼樣?”

“她的命格會完全改變”,我說,“從性格,運氣,面相,體征都會發生相應的變化。”

“那對她父母會不會有影響?”她問。

“會有很大的影響”,我說,“一般用命魘換命,不會同等命置換,一定是兩個極端的置換。許婉寧的命富貴,長壽,多子多福,那麼和她置換的那個人,一定是貧賤,短命,命中無子的人。隻有這樣,這種置換才有意義。許婉寧是許家的繼承人之一,如果她變成貧賤夭壽之命,那她是無法繼承許家的億萬家財的。”

“那會怎麼樣?”她問。

“如果她命夠硬,那許家會敗家,破產”,我說,“如果她命不夠硬,那她就活不到繼承家業的那一天了。”

她長出一口氣,“懂了……”

可兒看看她,“蔣小姐,你問這些乾什麼?”

“哦,沒什麼……”,蔣柔說,“我就是覺得這事挺不可思議的……”

她看看我,“少爺,那這個命魘是怎麼下的?有辦法預防麼?”

“你怕有人給你下?”我問。

蔣柔有些不好意思,“呃……不是……我有您呢,我不擔心……”

“你的確不用擔心”,我說,“你家的命非常貴氣,而且你家的運勢強勁無比,沒有什麼邪術能動的了你。許婉寧之所以會中招,說到底,還是因為二十年前,她太爺爺欠下了很大的風水債。風水債這種東西很傷運勢,因為從本質上來說,這是一種反噬。”

“反噬?”可兒好奇,“怎麼說?”

“風水師為事主辦事,要收事主的祈福,這是一種交換”,我說,“這種交換,沒有嚴格上的等價,但比例不能差距太大,不然就會造成反噬。要麼反噬事主,要麼反噬風水師。就拿許家這件事來說,二十年前,他們被人下了鎮魘,幾乎滅門,那老頭為他們破了鎮魘,要他們一半的家產,實話實說,有點多,但並不過分。許文舟他爺爺當時沒給老頭祈福,這已經不合規矩了,後來更是忘恩負義,恩將仇報,這就更過分了。”

我看看蔣柔,“那老頭是個高手,給自己和家人煉養了替身,躲過了這件事的反噬。但是許家沒有這樣的手段,所以二十年之後,這反噬還是傷了許家的運勢。運勢受損,必弱根苗,因而許婉寧很輕易的就中了那老頭孫子的命魘了。”

“也就是說,如果許家運勢沒有問題,許婉寧即使中了命魘,也不會有事?”蔣柔問。

“不,隻要中了,就一定會有事”,我說,“但是運勢旺,根基穩的人,即使有人害她,也基本中不了。”

“原來是這樣……”蔣柔明白了。

“少爺,那個孫子,現在在哪?”可兒問。

“他就在金陵”,我說。

“那我們到了之後,直接去抓他?”她問。

“許婉寧的命捏在他手裡”,我說,“我們不能輕舉妄動,咱們先去金陵,然後再從長計議吧。”

“好!”她點點頭。

我看看蔣柔,“你們是坐你的飛機來的?”

“嗯,對!”蔣柔點頭。

“以後別這樣了”,我說,“許家人,不能對他們太好……”

蔣柔一愣,點點頭,“我懂了……”

我衝她一笑,轉頭繼續看風景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