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7 許婉寧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7-18 09:27:18

上午十點多,我們回到了上京。

安雨和可兒來到機場接了我倆,我們先找了個商場,買了身衣服,然後直奔酒店,參加老趙的婚禮。

老趙婚禮的時間表是安雨給定的,結婚典禮的時間定的是上午十一點。我們到酒店的時間是十點五十五分,時間掐的剛剛好。

進門先隨禮,我們四個人,小珺直接刷了四十萬,寫上了我們四個人的名字。安雨和可兒覺得不合適,堅持自己出這個錢,小珺衝她們一笑,一手一個,拉著她倆進宴會廳了。

我心裡甜絲絲的,幸福的一笑,跟著走進了宴會廳。

婚禮開始之後,我作為證婚人,紅著臉上去講了幾句話。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婚禮,第一次面對這麼多人講話,不免有些緊張。下面的小珺看著我這份囧樣,不由得想起了早上的一幕,她扭過頭去,抿著嘴笑了。旁邊的可兒還納悶,悄悄問她,為什麼笑?

唐思佳也好奇,問她怎麼了?

小珺的臉,瞬間也紅了。

最終,我完成了任務,在一片掌聲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怎麼樣?”我尷尬的問女孩子們。

她們一齊向我挑起了大拇指。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才踏實了。

於是,見我們和兩家諸位親友的見證下,老趙和張曉陽喜結連理,正式結為夫婦了。老趙的媽媽和唐思佳的媽媽都高興地落下了眼淚,張曉陽的父母則神情複雜,就像做了賠本買賣似的。

畢竟,老趙比張曉陽大太多了。

張曉陽年輕貌美,家世又好,老趙能娶到這樣的白富美,確實是上輩子積了德了。

我們還看到了張曉陽的哥哥張曉軍和姐姐張曉雅,哥哥就不評論了,張曉雅長得確實還可以。

典禮結束之後是婚宴。

老趙夫婦先來給我們敬酒,接著是黑子等人,我每一個人的酒都喝了。因為杜家大宅那邊還有事要辦,喝完了他們敬的酒之後,我讓小珺和安雨安心吃飯,自己帶著可兒離開了酒店。

中午一點多,我們來到了杜家大宅。

蔣柔帶來的是一家三口,夫妻兩個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

那個女孩面色蒼白,非常憔悴,蜷縮在沙發上,抱著自己的胳膊,瑟瑟發抖。

見面之後,蔣柔先給我們做了介紹,這對夫婦男的叫許文舟,是金陵豪門許氏家族的家主,他妻子叫馮蓉,出身於同是金陵豪門的馮氏家族。那個瑟瑟發抖的女孩叫許婉寧,是他們的獨生女兒,今年二十一歲,上大三。

簡短的寒暄之後,杜淩找了個借口回避了。

她上樓之後,我們一齊坐下,開始聊正事。

這個正事,就是許婉寧。

“吳崢少爺,我女兒婉寧上個月二十七號去參加了一個同學的生日party,回來睡了一覺,就成這樣了”,許文舟說,“這病特別的怪,白天發冷,晚上發高燒,人就像傻了似的,誰跟她說話她都不理,好像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可兒一皺眉。

“對”,許文舟歎氣,看看女兒,“她的眼神不一樣了,根本不像我們的女兒婉寧,怎麼看都像是個陌生人。我們帶她去金陵最好的醫院查,在醫院住了好多天,各種檢查都做了,醫生說她一切正常,可您看,這孩子她正常麼?後來我們又找了很多大師給她看,看看她是不是中邪了。結果找了很多人,他們都說不是中邪,但孩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誰也沒說出個道理來。”

“是啊”,馮蓉接過來,“我們這段時間天天跑醫院,找大師,可是始終查不出這孩子的問題。後來我們想起了金陵水郡的事,就去找了四小姐,求她幫幫我們,她這才帶我們來的上京。”

“少爺,許先生和馮阿姨都是我的朋友”,蔣柔說,“我們和許家,馮家是世交,出了這樣的事,我們不能不管,所以我就帶他們來了。許小姐之前我見過,是個很活潑,很陽光的女孩子,特別的可愛。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大家都很著急,您救救她吧……”

我看她一眼,轉過來看著許婉寧,“許小姐沒有中邪,她是被人暗算了。”

“暗算?”許文舟夫婦一愣,“誰暗算她?”

“有人在那晚的生日party上對她下了命魘”,我說,“她的命,被人換了。”

“命換了?”馮蓉吃驚的看著我,“這……命還能換?”

“可以的”,我看看她,“命魘是一種很厲害的術,說是魘,其實是法術,源自昆侖,原來的名字叫乾坤倒移法。這種法術能把兩個人的命進行近乎完整的置換,換完之後,置換的雙方都會經曆一場生死之劫。闖不過,魂飛魄散,闖過的話,命就換過來了。”

“生死劫……這……”馮蓉無助的看向丈夫。

“吳崢少爺,到底是誰在害我女兒?”許文舟焦急的問,“他為什麼呀?”

“因為許小姐的命,富貴非常”,我看著許婉寧,“那個人想要的,就是她的富貴之命。她現在這些反應,比如發冷,發熱,不認人,並不是中邪,而是命在置換過程中出現的正常反應。一旦置換完成,她就會昏迷不醒,吐血不止,命懸一線。如果能闖過來,那她還是她,但她的命運,性格都會完全改變。如果闖不過來的話,那也就魂飛魄散了……”

“也就是說,有人看上了她的命,用自己的和她置換了?”可兒問。

“不”,我搖頭,“命魘這種法術,沒法給自己用。所以害她的人,是在為人辦事。”

“到底是誰啊?是誰呀害我女兒啊?”馮蓉哭了。

“能查出來麼?”許文舟顫聲問。

我略一沉思,問他,“你們過去,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

“得罪人?”許文舟一愣,“沒有啊……”

“仔細想想”,我看著他。

“真的沒有”,他認真的說,“我們是正經的生意人,商業對手肯定是有的,但我們從來沒用下作手段害過誰啊!……難道……難道是我們商業對手害我女兒?”

“商業對手要是動你們,不會用這種法術”,我說,“命魘隻會置換你女兒的命,而你女兒接手家族企業,起碼也得十年以後了。對於商業對手來說,這時間太長了,沒什麼意義。”

“那我就真的想不出來了”,他說,“少爺,您能給我點指點麼?”

我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看他一眼,“一個老人。”

“老人?”他一皺眉。

“他是個風水師”,我看著他,“想起來了麼?”

許文舟頓時臉色大變,額頭上冒汗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