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6 血咒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天黑後,周清醒過來了。

我讓趙飛,可兒和張二狗去樓下等著,關上門,轉身來到周清床邊的椅子上坐下。

我要和他好好談一談。

“少爺,多謝您的救命之恩哪!”周清流著淚說。

“不用客氣”,我說,“周老,這事有點麻煩,剛才這關雖然闖過去了,可是再來一次,我也沒法保護您了。”

周清歎了口氣,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我明白,少爺您儘力了……”

“我不是想聽這些客套話”,我看著他,“這麼說吧,這玉傀仙雖然厲害,但我有辦法對付她。隻是我需要三個接觸過她的人,您懂我的意思麼?”

周清一愣,睜開眼睛,不解的看著我,“接觸過她的人?”

我臉一熱,“就是……就是和她在夢中發生過關系的人。”

周清眼睛一亮,坐起來,問,“然後呢?”

“我需要三個這樣的人,將你們組成一個陣法,配合大麒麟陣,就可以將玉傀仙打回原形”,我深深的吸了口氣,“不過,現在看來,好像是有點難度……”

“怎麼說?”他趕緊問。

“原本我的想法是,加上您和把這玉傀轉給您的那個人,連同趙飛一起,正好是三個人”,我看他一眼,“不過看剛才這情況,結合您說的那些事,您的學生,並不是玉傀仙的上一個主人。”

“可這明明就是他轉給我的呀”,周清不解,“怎麼會不是他呢?”

“如果我沒猜錯,他跟您說的那些都是騙您的”,我平靜的看著他,“什麼道觀遺址,什麼地宮,都是他編出來的故事。這玉傀之前的真正主人,就是您說的那位道長。”

“啊?是他?”周清有些吃驚,“這……不太可能吧?”“去之不可令回還,否則必有滅門之禍”,我平靜的一笑,問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是說這玉一旦送出去,就不能讓它回來,不然就……”周清突然明白了,“今天它回來了,我家裡就著火,我差點被燒死……那天我把它帶去了道觀,之後,道長和他的兩個徒弟就被燒死了……”

“子孫廟是道人的家,那道長的滅門之禍,就是廟毀人亡”,我站起來,走到窗口,靜靜地看著遠處的燈火,“所以,那位道長,就是玉傀之前的主人。而您的學生,不過像張曉軍一樣,隻是個中間人而已。他編了個故事,替那道長把玉傀轉給了您,所以您帶著玉傀再次去那道觀的時候,那道長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

周清苦澀的一笑,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我轉過身,看著他,“給您學生打電話,我不需要他來上京,但我要知道,這玉傀的真正來曆!你告訴他,如果玉傀失控,他和張曉軍,誰都活不了!”周清沉默良久,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我回到椅子上坐下,靜靜的看著他。

“胡銘麼?我是周清……”周清語調很平靜,“你轉給我的那個籽料出事了……不要跟我假裝無知,也不要跟我解釋,我不需要你負責,也不需要你補償,我要你把這個東西的來曆,原原本本的告訴我,不然的話,事態很快就要失控,到時候,我活不了,你也活不了……”

接下來,足足幾分鐘,周清沒再說話。

但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額頭上也冒出了冷汗。

最後,他清清嗓子,“好吧,我知道了,就這樣吧。”

他把電話掛了,長長的歎了口氣。

沉默了一會,他抬起頭,對我說,“少爺,我這學生早在大學時代就拜在了那道長門下,做了他俗家弟子。他說那塊玉是他們門派的祖傳之物,是一個禁物。據那道長說,這東西能讓人長生不老,但是上面有封印,一般人根本打不開。半年前,道長突然找他,讓他幫忙把這東西出手,說多少錢都沒關系,隻要出手就行。他問道長為什麼?道長說,這是為了結緣,而且叮囑他,絕對不可以對外人說這玉的來曆。他沒多想,就帶著那玉來上京,找到了我,把玉轉給我了。”

“門派祖傳的禁物……”我微微一笑,“我明白了……”

“少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周清不明白了。

我看他一眼,說,“給他再打,我和他說。”

“哦,好”,周清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說,“胡銘,你等一下,我朋友要和你說話。”

說完,他把電話遞給我。

我接過來,“胡老師你好,我叫吳崢。”

“哦,您好您好”,胡銘很客氣,“您有什麼事麼?”

“我在周老這裡,就在一個小時前吧,他差點被火燒死”,我看了周清一眼,“這一次是讓我遇上了,勉強還能救他。如果不儘快的解決那個玉傀仙,下一次,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胡銘沉默了幾秒,歎了口氣,“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我要知道這玉傀仙的來曆”,我說,“不是您剛才說的那些,我要聽您說詳細的,真實的,原原本本的,一點都不摻水的。您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胡銘說,“您是行家,我不敢隱瞞,我說,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您。”

“好,那您說吧。”

胡銘稍微平複了一下情緒,說,“據我師父說,那玉傀是我們的創派祖師煉養的,他用了六十九年,幾乎是耗費了畢生心血,直到他羽化,也沒煉成。他老人家羽化之後,這玉傀被他的弟子們封進了地宮裡,一封就是兩百多年。後來地宮被人打開了,當時的掌門先師叫玉清子,他發現了這玉傀,於是就暗中繼續煉養,又經過了四十多年,直到他羽化,玉傀還是沒煉成。”

他清了清嗓子,繼續說,“玉清子羽化之前,把玉傀交給了他的親傳弟子,我們都叫他房先師。房先師又繼續煉養了二十年,終於把這玉傀煉成了。可是不久之後,房先師突然暴斃,接著,他的弟子們也一個個的殞命,僅僅半年不到,山上就死了幾十個人。人們都嚇壞了,於是就下山去把房先師的師兄請回來了。這位師兄,就是我們這一支的老祖,我們都稱他為懶道爺。懶道爺修為很高,但是師父玉清子不喜歡他,所以一早就把他趕出了山門。懶道爺回來之後,發現是這玉傀作祟,於是就用自己的血,將這玉傀封印住了。並告誡弟子們,這東西不能丟,丟了必然禍害人間,凡我門下弟子,必須世代守護它,而且絕對不許打開上面的封印。他在羽化之前,還留下一句話,說是動則去,去之不可令回還,否則必有滅門之禍。說完這句話,他就羽化了……”

“原來是這樣……”我淡淡的說。

胡銘歎了口氣,“這玉傀從那之後,就由我們這一支脈守護,一直守了上千年。到了我師父這一代,我師爺就把他傳給了我師父。我師父接過玉傀之後不久,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一個女人的背影。醒了之後,他就像中邪了一般,想儘各種辦法,試圖打開玉傀上面的封印。努力了近三十年之後,這封印終於讓他打開了,那天晚上,他夢到了一個很美的年輕女孩,長得就像壁畫上飛天,我師父和她同床共枕,說不出的恩愛。從那天開始,我師父就迷失了自己,夜夜和那女孩歡好。直到幾個月後,我師父覺得身體不行了,這才警醒過來。然後他就打電話,把我喊去了他那裡……”

“他直接跟你說了這些?”我問。

“沒有”,胡銘說,“他沒說,他隻說讓我把這玉傀出手,多少錢都行。我就編了個故事,把玉傀作價一百萬,轉給了周老師。過了幾個月,我突然接到師父的電話,他在電話裡跟我說了剛才那些。打完那個電話,當天晚上,他廟裡就出事了……”

“好,我知道了。”

“老師,這事……能有辦法解決麼?”他心裡沒底。

我沉默了幾秒,說,“我儘力吧。”

我把電話交給了周清。

周清又說了幾句,把電話掛了,接著問我,“少爺,現在怎麼辦啊?”

我沉思片刻,起身走到門口,開門衝下面喊,“你們上來!”

客廳裡的三個人一聽,趕緊上樓來,“少爺!”

我看看趙土豪和可兒,最後把目光落到了張二狗身上。

“你想不想來一場豔遇?”我問。

張二狗一愣,“啊?”

我看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玉傀仙……”

張二狗嚇得一哆嗦,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不!少爺,我不想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