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8 都是幻覺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6-30 16:08:24

“你誤會馮遠了”,我說,“張曉陽喜歡他,追過他,也勾引過他,但他沒有對不起你。他隻有一個女人,就是你……”

朱琳愣住了,“那您……”“我需要你的眼淚”,我說,“紙鬼魘需要由你來破解,我不能碰。而你要破這紙鬼魘,就必須用淚水,而且是傷心的淚水才行。”

“我不懂……”

“你不用懂”,我說,“照我說的做就行了。”

“嗯”,她認真點點頭。

“把眼淚抹到左手上,然後閉住氣,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捏起這些紙人”,我說,“把它們拿到衛生間,用火燒掉,灰燼扔進馬桶,用水衝了。然後回來,咬破右手中指,往床上滴十一滴血,這紙鬼魘就破開了。”

我頓了頓,“記住,整個過程要一氣嗬成,中間不能停頓,也不能說話。”

“嗯,我記住了!”她說。

“開始吧”,我後退幾步。

“嗯!”她深吸一口氣,平靜了一下情緒,用左手擦擦淚水,走到床邊,小心翼翼的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將四個紙人捏起來,轉身走了。

我跟著她走出臥室,來到二樓的衛生間。

她這才想起來沒有打火機,趕緊用眼神問我怎麼辦?我略一沉思,示意她去廚房。

她點點頭,下樓來到廚房,打火點著了紙人,接著快步跑進了一樓的衛生間。

雖然她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但手指還是火燎傷了。

她疼的一聲悶哼,強忍著沒喊出來。

我下樓來到衛生間一看,隻見她纖細的手指上被燙了一個很大的燎泡,疼的肩膀直哆嗦。

朱琳也是豪門家的女兒,從小也是嬌生慣養的小公主,能為丈夫做到這一步,足見她和馮遠是真愛了。

她等馬桶裡的紙人燒儘了,按下衝水按鈕,把灰燼衝進了下水道。

她回身看看我,用眼神問我做的對不對?

我點點頭,示意她上樓,繼續。

她點頭,轉身走出衛生間,上樓來到臥室,走到床邊,使勁咬破右手中指,將血滴到了床上。

一股黑氣湧出床墊,瞬間將她裹住了。

朱琳一驚,差點喊出來。

“別怕!”我在她身後說,“都是幻覺,繼續滴血!”

她緊張的咽了口唾沫,手指顫抖著,繼續往床墊上滴血。

黑氣越來越多,越來越濃,很快變成了四個身穿大紅嫁衣的女鬼,圍著她旋轉起來。

朱琳嚇得臉色煞白,她集中精神,盯著自己的手指,儘量不去理會那四個女鬼。

隨著血越低越多,女鬼也越來越凶,她們衝著朱琳發出陣陣嘶吼,甚至撲到她身上,撕扯她的衣服,咬她的脖子。

雖然都是幻象,但也足夠把人嚇死的了。

這會就看出朱琳這姑娘的堅強了,她臉色煞白,渾身哆嗦著,不住的咽著唾沫,眼神都快嚇散了,但卻始終沒躲,也沒叫,而是盯著自己的血,一滴滴的落了床墊上。

終於,第十一滴血滴到床上後,四個女鬼呼的一聲,全部消失了。

朱琳已經嚇傻了,她目光呆滯,大口大口的喘息著,還沉浸在剛才的驚恐中,手指依然在滴血。

我走到她身邊,觀想安神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輕輕按進了她的後心。

她身子微微一顫,這才回過神來,轉過來看看我,“少爺,那些女鬼……”

“沒事了,紙鬼魘破開了”,我說,“你是好樣的。”

她愣愣的看著我,鬆了口氣,接著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我趕緊抱住她,“朱小姐!”她癱軟在我懷裡,無助的看著我,口鼻直冒冷氣,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一把抱起她,轉身來到樓下客廳,將她放到沙發上,接著拉住她的手,調內氣進入她體內,為她安神。

朱琳長出了一口氣,過了好一會,這才慢慢緩了過來。

“謝謝少爺”,她噙著眼淚說。

我鬆開她的手,起身去廚房,倒了兩杯純淨水,端過來,把其中一杯遞給她,“喝點水。”

“嗯……”,她坐起來,接過杯子。

我在她對面坐下,看著她,輕輕喝了口水。

她渴壞了,一口氣,全喝了,放下杯子,長長的吐了口氣。

“長這麼大,這是第一次看見那種東西吧?”我問她。

她抹抹嘴角,點點頭,“嗯。”

“沒事,以後再看見就不怕了”,我平靜的一笑,“你知道麼?你真的很勇敢,換了一般人,剛才早就嚇傻了。”

“其實我也嚇傻了”,她抹抹眼淚,不好意思的說,“但我一想,有您在我身後,我肯定不會有事,所以我才能撐下來的。”

我搖頭,“不,你不是因為我,而是因為馮遠。你很愛馮遠,所以才能變得這麼勇敢。現在好了,紙鬼魘破開了,馮遠的病也就好了一半了。”

“好了一半?”她一愣,“那……那另一半呢?”

“另一半,我晚上給他治”,我說,“不僅給他治,還有你,馮音,你公公婆婆,你們都一起治。”

“我們?”她不解,“我們沒生病啊……”

“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你破紙鬼魘麼?”我問。

她搖頭,“不知道,為什麼?”

“張曉陽為了害你們,從櫻花國請來了一個很厲害的女陰陽師”,我說,“這個女陰陽師使用密咒在你們夫妻,你公公婆婆和馮音的身上,全都種下了追靈火。”

“追靈火?”她一皺眉,“那是什麼?”

“追靈火是一種邪術”,我解釋,“簡單來說,就是她利用密咒把火種藏進了你們的眉心內。這樣一來,她就可以隨時用密咒激活你們身上的火種,或者殺了你們,或者控製你們。”

“張曉陽她到底要乾什麼?”朱琳激動地聲音都顫抖了,“她喜歡馮遠,逼我們離婚我能理解,可她為什麼連我公公婆婆和馮音都不放過?她到底想乾什麼?”

“她想要馮家的一切”,我平靜的看著她,“明白了麼?”

“馮家的一切?”她一皺眉,“她想吞並馮家的產業?”

我喝了口水,繼續說,“她又懷孕了,她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她把這個賬,算到你和馮遠的頭上了。”

“算到我們頭上?”她不解,“憑什麼?”

“大概兩個月前,那天是她生日,她在申城給自己舉行生日party,你們都去了”,我看著她,“記得麼?”

“記得”,她說,“那天馮音也去了。”

“那天晚上,張曉陽第二次向馮遠表白”,我看著她,“她把自己的房卡交給了馮遠,但是馮遠接過來之後,又還給他了。還對她說,對不起,我隻愛琳琳,請你以後別這樣了。說完這話,馮遠就借口喝多了,帶著你回下榻的酒店了。”

朱琳愣住了,“少爺,您……”

“我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是麼?”我問。

“嗯”,她不解的看著我,“您說的太細致了,就好像,您親眼看到了一樣……”

“這不重要”,我說,“重要的是,那天晚上,張曉陽做出了傻事。”

朱琳一皺眉,“她怎麼了?”

“她一晚上,約了四個陌生男人去她房間”,我說,“整整一晚上,她一邊哭著罵馮遠,一邊和那些人……你懂得……”

朱琳不傻,不用我說,她也明白了。

“所以……”,她深吸一口氣,看看我,“那天晚上,她懷孕了?”

“對”,我說,“她之前打過一個孩子,這個如果再打了,她就沒法懷孕了。她是張家的小姐,不能大著肚子讓人看笑話,可是那四個陌生人,她早就給刪掉了,根本不可能找到孩子的爸爸了。她覺得這事都是因為馮遠,所以就把這個賬,算到你們頭上了。”

“我懂了……”朱琳苦笑,“讓人用邪術害馮遠,逼著我們離婚,讓馮遠娶她,然後再用邪術把我們全都殺掉,那她肚子裡的孩子就是馮家唯一的繼承人了……”

“差不多吧”,我說,“女陰陽師在你們身上都下了追靈火,唯獨放過了你爺爺馮海,這也是張曉陽的意思。她知道,如果你們都出事了,你爺爺受不了打擊,不用追靈火,老頭也活不了了。這樣一來,就再也沒人能懷疑她肚子裡的孩子了。所以一旦讓她得逞,順利的嫁給馮遠,你們所有人都會在一個很巧合的機會出事。那之後,馮家的一切,也就是她張曉陽的了。至於你娘家那邊,因為你是和馮遠一起出事的,而且事情怎麼看也和張曉陽沒有關系,所以他們就是想追究,也沒法追究,隻能不了了之了。”

我頓了頓,“你們身上都有追靈火,而馮遠的身上不僅有追靈火,還有紙鬼魘。這紙鬼魘是那女陰陽師讓張曉陽親手剪成,上面還用了她的血,馮遠之所以發瘋,就是因為這紙鬼魘。女陰陽師先用紙鬼魘破壞了你們的婚禮,接著用追靈火控製馮遠,讓他迷失心智,堅持要和你離婚,娶張曉陽,你們不答應,他們就繼續用紙鬼魘。除此之外,這紙鬼魘還有一個用途……”

“什麼用途?”她問。

“如果馮家人請來高手破解紙鬼魘,那麼隻要一碰那紙人,女陰陽師就能察覺到,然後就會立即激活你們所有人身上的追靈火”,我說,“所以這紙鬼魘是個導火索,我不能直接破,隻能讓你來。因為隻有你動手,才不會引起女陰陽師的警覺,這樣,我們才能爭取時間,破開追靈火。”

朱琳抹抹眼淚,點點頭,“我明白了!”

她深吸一口氣,懇求我,“少爺,我這個人嘴笨,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我就求你一件事,不能讓張曉陽得逞,您一定要製止她,求求您……”

“你放心,我會的”,我看看表,站起來,“走,回醫院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