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6 妖邪禁術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6-23 09:08:04

皓月看看師兄弟們,苦澀的一笑,“怎麼都不說話了?你們接著說呀!接著說呀!”

“師妹……你們……”皓辰吃驚的看著她,“你們怎麼能這樣……”

“哼!雷霄派弟子,不得修煉妖邪禁術,此乃門規,無論何人觸犯,必逐出師門”,晧清聲音很冷,“大師兄,該怎麼做,不用我說了吧?”

“師姐!這事不是皓月師姐一人所為”,皓玄說,“難道你大師兄連師父一起逐出師門?”“你住口!”晧清眼神一冷,“輪得著你說話嗎?”

“我隻是替皓月師姐說句公道話”,皓玄針鋒相對,“我們都知道,你一直看皓月師姐不順眼,一直想找她的麻煩!是,她吞下妖丹是觸犯了門規,可那是師父的命令,她作為弟子,能不聽師父的話麼?你讓大師兄處罰皓月師姐,那師父呢?師父怎麼辦?”

“我們是弟子,管不了師父”,晧清看看皓月,“可是,我們能管得了她!”

“你這麼做,太過分了!你……咳咳咳……”皓玄一著急,又咳嗽了起來。

“晧清師姐,皓玄師兄,你們不要吵了”,皓元吃力的坐起來,微微喘息了一會,轉頭對皓辰說,“大師兄,你得說句話呀……”

皓辰面沉似水,深吸一口氣,問皓月,“師妹,到底是師父逼你的,還是你自己自願的?”

“逼我的又怎樣?自願的又如何?”皓月苦笑,“大師兄,你還能去處罰師父麼?這件事既然揭穿了,橫豎都是我死,我死了,也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哼!賤人!”晧清冷笑。

“晧清!”皓月怒了,“你說誰賤人?”

“我說你!”晧清盯著她,“你就是個賤人!狐媚子!”

“我是狐媚子?”皓月冷笑,“不錯,師父是喜歡我,想和我有男女之事,但我沒答應,我保住了清白之身。可是你呢?你和師父的私情,你以為我們都不知道嗎?”

皓辰一怔,“晧清,你……”

皓玄和皓元互相看了看,都沒說話。

晧清臉色很難看,盯著皓月,怒道,“你胡說!”

“我胡說?”,皓月冷笑,“師父親口告訴我的,他說晧清師姐你十六歲就把身子給她了,他讓我跟你學,說這是門派的雙修密法,並非私情。隻可惜我沒有師姐你這麼上進,為了修煉,身子都可以不要。這一點上,我還真是不如你啊!”

“你……你……”晧清氣的渾身哆嗦,“你這個狐媚子,你胡說八道!”“你還不承認?”皓月盯著她,“非要我把你的底全揭出來麼?”

“你!”晧清下意識的想起身打她,結果剛一起來,身子一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夠了!”皓辰怒道,“都別說了!”

皓月苦澀的一笑,看看我,“吳崢,你滿意了?”

“別倒打一耙!”可兒冷笑,“是你罵我少爺是道門敗類在先,我少爺才揭你老底的!自己師徒一身臟,卻急著往別人身上潑臟水,這就是你們雷霄派的門風嗎?”

“不許你侮辱雷霄派!”皓辰怒吼。

“你再衝我吼!”可兒眼睛一瞪,“你們剛才要殺我們,我們沒打死你們就算你們的造化了!要不是少爺救你們,你們早就沒命了!你還敢衝我吼?”“我……”皓辰無語了,他一聲長歎,痛苦的閉上眼睛,“你們還是殺了我們吧!”

“叫板是麼?”可兒不屑,“你以為我不敢?”

“可兒”,我看她一眼,“別胡鬨。”

可兒瞥了他們一眼,這才不說話了。

我轉過來看看眾道人,“你們雖然是陳道行的徒弟,但我知道,你們和他不一樣。你們的師父騙皓月吞下妖丹,其實是利用她做試驗,那貓妖的妖丹雖然隻有兩百年,但別說皓月了,就是他陳道行自己吃下去,都會控製不住。”

我看看皓月,“你自從吃下妖丹之後,每天的子時和午時,都會十分的痛苦,對麼?”

皓月猶豫了一下,默默的點了點頭。

“那是因為你師父雖然把妖丹的妖氣煉去了,但你的修為不夠,一下子增加兩百年的修為,經絡是吃不消的”,我說,“子時陰陽交替,午時陰陽轉換,所以每到這兩個時辰,那妖丹就會失控。子時,你會覺得下丹田很冷,冷的猶如冰針刺骨;午時,你又會覺得中丹田很熱,熱的如同體內有火炭一般。我說的,沒錯吧?”

皓月眼圈紅了,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點了點頭。

“所以這件事,不怪你”,我看著她。

皓月噙著眼淚,苦澀的一笑,“吳崢,你……”

我看了她一會,轉頭看向晧清,“你十六歲那年,被陳道行灌下了一杯迷魂酒,失去了清白。你之前還有一位師兄,你們原本兩情相悅,就是因為你師父毀了你的身子,所以,你忍痛和你師兄分開了。而你師兄並不知道這其中的隱情,傷心之下,離開了雷霄宮。我說的,沒錯吧?”

皓玄一聽就明白了,問晧清,“師姐,原來你和三師兄……”

皓清無力的靠在牆上,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一聲長歎,淚如泉湧。

“師姐……”皓元吃力的湊過去,心疼的抱住了她。

“皓清,你和皓真師弟真的……真的是那樣?”皓辰吃驚的問。

她沉默良久,默默的點了點頭。

“師父他怎麼能這麼做?”皓元悲憤的說。

“修煉禁術,毀弟子清白,他不配做我們的師父!”皓玄咬牙切齒的說。

“皓玄!”皓辰眼睛一瞪,“你胡說什麼?”

“我沒胡說!”皓玄激動的說,“雷霄派乃是道門正宗,我們修的就是個正氣!師父他平時裡滿口仁義道德,可是自己又是怎麼做的?他兒子殺人挖心,修煉鬼傀,按照門規那是死罪!他卻隻是把他兒子打了一頓,趕出雷霄宮,然後就一了百了了!現在,他自己也修煉禁術,還侮辱了皓清師姐的清白,他這樣的人,不配做雷霄宮掌門!更不配做我們的師父!”

“你要造反嗎?”皓辰大怒。

“凡修煉妖邪禁術者,逐出師門!”皓玄眼睛都紅了,“他是我們的師父,難道他就不是雷霄派的弟子了嗎?”

皓辰自覺詞窮,“你……你……”

他無奈的歎了口氣,不說話了。

皓月扶著牆,吃力的站起來,神情複雜的看著我,“吳崢,你到底想乾什麼?你要救那蛇妖,去破陣就好了!為什麼要跟我們說這些?你是想讓我們一起反對我們的師父,做雷霄宮的叛徒嗎?”

“師姐,你這話不對!”皓玄說。

“你住口!”皓月一皺眉,“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他縱然不對,可他也是我們的師父!作為弟子,我們隻能維護他,怎麼能反對他?”

“我……你……”皓玄一激動,又咳嗽了起來。

皓月轉過頭來,繼續問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為什麼要逼我們?”

“第一,你們雖然是陳道行的弟子,但你們和他不一樣”,我看著她,“你們骨子裡是善良的,有正氣的,隻是被他蠱惑,才做了一些錯事;第二,你們的師父活不了多久了,但我不想和雷霄派結怨。我讓你們給我做個見證,無非是想讓你們告訴雷霄派其它弟子,陳道行,不是死在我們的手上。他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

皓月笑了,笑的很苦澀,“你殺了我們不就好了?我們死了,就沒人知道你來過這裡了,那樣,你也不用擔心雷霄派怎麼想了,這樣不是更好?”

我站起來,“我不想殺人。”

“可是你這麼做,比殺人還要殘忍!”她絕望的看著我,“你讓我們怎麼面對師父?你讓我們怎麼面對自己?你讓我們怎麼面對以後的人生?啊?”我沉默片刻,看看可兒,“咱們走。”

“嗯!”,可兒點點頭。

我們轉身往外走。

“吳崢!你站住!”皓月大吼,“你讓我們以後怎麼辦?”

我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要麼接著睡,要麼醒過來!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你們自己決定!”

“我……”皓月懵了。

我帶著可兒,離開了雷霄殿。

來到大殿外面,可兒小聲問我,“少爺,有必要跟這些人廢話麼?一個個冥頑不靈的……”

我會心一笑,“有必要。”

“您是為他們好,可您看他們的態度”,可兒嘟囔,“尤其是那個皓月,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破九鼎大陣不難,難的是要掌握好分寸”,我小聲說,“想不留下後患,必須得靠裡面這五個人。”

“可他們一個也沒跟出來呀……”,可兒說。

“沒關系”,我說,“他們會出來的。”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她問,“等他們一會?”

“不”,我搖頭,“去後院,破陣!”

可兒笑了,點點頭,“嗯!好!”

我抬頭看了看天上,隻見黑壓壓的一片雲已經遮住了星空,後面的雷霄九鼎大陣,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陳道行已經做好了準備,要和我拚命了。

我長出一口氣,平靜的笑了。

他不是要拚命麼?

那就讓他見識見識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