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3 雷霄宮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6-22 09:13:14

下午四點多,我們來到了烏山市,在市區中心找了個快捷酒店,休息了兩個多小時。天黑之後,我們離開酒店,趁著夜色,離開市區,狂奔七十公裡,進入了深山,來到了陳道行的道觀前。

這座道觀叫雷霄宮,規模很大,山門之後,三座大殿依山而建,氣勢磅礴。

來到門口,可兒問我,“少爺,踹門進去?”

我搖頭,“這是道家之地,踹門不合適,你去敲門。”

“敲門?”可兒不解,“陳道行都用雷劈咱們了,還跟他這麼客氣?”

“按我說的做”,我說。

“嗯”,可兒點點頭,走過去,準備敲門。

這時,門開了,從裡面走出來一個面容清秀,身穿白色道袍的年輕女道士。

她平靜的看看我倆,拂塵一甩,單手打稽,“無量天尊,兩位遠客,家師恭候多時了。”

可兒一皺眉,“你師父是陳道行?”

女道士眼神一冷,嘴角不屑的一笑,“這位女施主,看你也是一身的五雷正氣,修的也必是我玄門正法,怎麼一開口,一點規矩都沒有?你師父是什麼人?沒教過你道家的規矩麼?”

“我師父沒這麼多廢話!”可兒冷笑,“你少在姑奶奶面前拽這些酸詞,讓陳道行那個老東西給我滾出來!”

“你!”女道士眼睛圓了。

“可兒”,我走到她身邊,看看女道士,“既然陳道長知道我們要來,那就請小道長前面帶路吧。”

女道士看看我,一側身,冷冷的了一句,“請!”

“請!”我淡淡的說。

她看了我身後的可兒一眼,轉身先走了。

我們跟著她走進了山門。

往前走了十幾步,身後的門,緩緩地關上了。

道觀和佛寺不同,主殿位於中軸線,大殿兩側各有一條路,按照道家的規矩,右進左出,是進道觀走右路,出道觀走左路。女道士領著我們走右路,一路前行,道觀內燈火通明,卻不見人影,陳道行已經做好了準備,在我們到來之前,他已經把無關緊要的弟子們全部都遣散離開了。

他這是做好準備,要和我們拚命了。

我和可兒交換一下眼神,不動聲色的跟著女道士,沿著蜿蜒的石階路繼續往上走。

經過高大的靈官殿,巍峨的三清殿之後,我們穿過一道月亮門,沿著石板路走進一個寬大的院子,來到了最雄偉的雷霄殿前。雷霄殿是雷霄宮的主殿,規模最大,飛簷鬥拱,氣勢恢宏,修的特別氣派。

身穿黑色道袍的陳道行站在殿門外,見我們來了,他嘴角微微一笑,眼中卻閃過了一絲寒光。

女道士領著我們來到他面前,一抱拳,“師父,他們來了。”

陳道行微一點頭,衝我抱拳,平靜的問,“這位小友,貧道陳道行,恭候小友多時了。”

我抱拳還禮,“多謝道長!”

他打量我一番,“小友年紀輕輕,就有一身太上玄功,內氣修為深不可測,敢問小友出身何處?尊師上下?”

這是道家的問法,意思是問我師父是誰?

“我叫吳崢”,我說,“我師父是我爺爺。”

“吳崢?”他一愣,看看我,“你……你是梅花聖手吳四爺的孫子吳崢?”

“道長知道我?”我問。

“難怪你年紀輕輕,就能破我的雷法……”,他感慨道,“吳崢少爺,你不錯,得了你爺爺的真傳了。”

“這麼說,道長見過我爺爺?”我看著他。

“三十年前,我曾去北方,向四叔求過一卦”,他看著我,“不瞞你說,我這條命,就是四叔救下來的。那之後,我常去南河鎮,在吳家住過很多次,和你爸爸吳君懷相處的很不錯。怎麼?你爸爸沒和你提起過他有一個朋友叫陳道行麼?”

“自從十四歲那年爺爺去世,我就被爸爸送到上京,自立門戶了”,我說,“所以他的朋友,我基本都不知道,希望陳道長見諒。”

“哦……”,他點點頭,“四叔羽化的時候,我也去了。隻是那天人太多,你爸爸也沒給你介紹我們這些叔伯。一眨眼,五年過去了,你已經長大成人了,真是令人感慨呀……”

我平靜的一笑,沒說話。

“好吧!既是你來了,這事就好辦了!”他深吸一口氣,衝我一笑,“來,咱們進殿喝茶,慢慢聊!”

“道長請!”

“請!”

我們跟著他們身後,一起走進了雷霄殿。

雷霄殿非常的寬敞,正中央供奉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兩邊供奉著四尊雷部天神。左邊是九天雷公大統領和五方蠻雷使;右邊供奉的是八方雲雷大統領和雷部總兵使。除此之外,大殿內還懸掛著很多黃布經幡,上面全是各種雷霄派的符籙,氣氛莊嚴。

在九天應元雷聲普華天尊的法座下,一左一右擺了兩張桌子,兩張椅子。

陳道行事先並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我,桌椅這麼擺,這是要和來人談判的意思。見到我之後,雖然和我論交情,但他知道我的來意,所以這判,還得接著談。

陳道行不慌不忙的走到右邊桌前,轉身衝我一笑,“吳崢少爺,請!”

話說的客氣,語氣中卻透著一股強硬。

我淡淡一笑,說了一聲請,帶著可兒來到左桌前,坐到了那把椅子上。

可兒往我身後一站,面無表情的盯著對面那對師徒,隻要他們稍有不對,她立即就會出手。

陳道行看出了可兒眼中的寒意,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坐下了。

女道士也隨即站到了他的身後,神情高傲的看著對面的我們。

這氣氛,有點像談判了。

接下來,大殿裡安靜了。

冷場了約莫幾十秒,陳道行清清嗓子,吩咐女道士,“皓月,上茶。”

“是,師父!”女道士說完,轉身走到神像後,端出一個茶盤,上面是兩杯熱茶。

她走到我面前,拿了一杯放到我面前,“請!”

“謝謝”,我端起來,打開蓋子,吹了吹,準備喝。

“少爺……”,可兒一皺眉。

我看她一眼,又看看皓月。

皓月挑釁的看著我,那意思,你不敢喝?

我平靜的一笑,輕輕喝了口茶,把杯子放下了。

皓月看了我一眼,轉身回到陳道行面前,把茶放到他面前,“師父,您喝茶。”

陳道行端起茶,打開蓋子吹了吹,輕輕喝了幾口。

喝完之後,他放下茶杯,深吸一口氣,看看我,“吳崢少爺,關於蛇妖這件事,咱們談談吧……”

“道長想怎麼談?”我問。

“你來這裡,是要奪回蛇妖的妖丹吧?”他盯著我。

“不隻是妖丹”,我說,“還有白小姐的殘體和殘神。”

“她殺了我兒子!”陳道行聲音一冷,“這是殺子之仇!”

“可是您兒子做了什麼,您不會不知道吧?”我看著他,“挖心取血煉鬼傀,雷霄派是道家正派,難道容得下門下弟子修煉這樣的邪術?”

“我兒子是有不對,他殺人犯法,自有人間的法律來製裁他”,陳道行冷笑,“他就是死,也該死在巡捕的手裡,怎麼也輪不到一個蛇妖來殺他!”

“這是你兒子的命”,我很平靜,“他不死,那個姑娘就該枉死了。”

“我說了,他就是死,也該死在巡捕的手裡”,他盯著我,“怎麼也輪不到一個蛇妖來殺他!吳崢,你我兩家可是世交,我兒子論起來是你的世兄,你們吳家是風水世家,也是道家的法脈!你不會是想跟我說,你身為道家弟子,要反過來為那蛇妖,與我為敵吧?”

我沒說話,平靜的笑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