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7 杜羿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6-11 09:17:43

見我不說話,杜羿心裡沒底了,“是不是不夠?沒關系兄弟,你說個數,多少都行!”

我努力平靜了一下心情,清清嗓子,“呃……我的隨意,我助手可兒,五百萬。”

“好!”,杜羿放心了,看看可兒,“可兒小姐,你把你們的賬號給我,我先辦完這個,咱們再說別的!”

“好”,可兒拿出手機,把我們的賬號發給了杜羿。

杜羿很快辦完了,他放下手機,長出一口氣,“不瞞你說啊兄弟,昨晚那畜生找人給我和我爸媽發信息,說淩淩的魂魄被他們攝走了,讓我們拿四十億出來,不然的話就讓淩淩魂飛魄散。說真的,四十億我們拿得起,可是這口氣我們咽不下!吳崢兄弟,這事我們就拜托你了,需要什麼你儘管說,要錢有錢,要人有人,隻要淩淩沒事,什麼代價我們都不在乎!”

“對!”杜成也說,“吳崢啊,我們信你,你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

“他們把杜淩姐的魂魄帶去了藏地”,我說,“我和可兒一會就出發,先飛蓉城,然後去藏地。順利的話,後天中午之前,應該可以把杜淩姐救回來。”

他們這才鬆了口氣,“好!太好了!”

“隻是……有一個問題”,我看著張寧,“他們是用一面銅鏡把杜淩姐的魂魄攝走的,要救杜淩姐,必須破開那鏡子。但那銅鏡上有張強的血祭,所以銅鏡一旦破開,他必受反噬。”

張寧一怔,“那……那會怎麼樣?”

“這個反噬很厲害”,我說,“他會死的很慘。”

張寧的眼神一震,頓時複雜了起來。

“這個畜生本來就該死!”杜羿冷笑,“就是沒有這個反噬,我也會把他抓回來,親手弄死他!”

張寧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眼淚湧出了眼角。

杜成歎了口氣,問我,“吳崢,有沒有辦法,能讓他活下來?”

我搖頭,“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杜成也流淚了。

“爸,媽!”杜羿一皺眉,“那畜生要害死淩淩,你們還為他流淚?他值得嗎?您別忘了,淩淩才是你們的親生女兒!”

“杜羿……”杜成無力的擺擺手,“別說了……你媽心裡的痛,你不懂……”

張寧撲到丈夫懷裡,淚如泉湧。

杜羿沉默片刻,看看我,“吳崢兄弟,我爸媽沒別的意思,你該怎麼辦怎麼辦,不用顧忌!”

“杜淩姐是你們的女兒,妹妹,也是我的姐姐”,我說,“即使你們一分錢不給我,我也一樣會去藏地,把她救出來。今天之所以跟你們見面,說這些,主要就是因為張強。我知道,伯伯和阿姨為張強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事情鬨到今天這個地步,手心手背都是肉,最受傷的其實是二老。”

聽到這些話,張寧哭的更痛了。

杜成抹抹眼淚,衝我一笑,“吳崢啊,你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和你阿姨很欣慰。我知道,你是要想要我們的一句話……”

他看看懷裡的張寧,深吸一口氣,對我說,“孩子,放手辦吧!那個畜生既然自絕於杜家,那就隨他去吧!把你姐姐救回來,至於那畜生,就讓他自生自滅吧!”

我站起來,“好,那我們這就出發了。”

杜羿站起來,“我送你們去機場。”

“不用了杜先生”,我說,“你們一家人,好好說說話吧。”

杜羿沒說話,走過來,給了我一個兄弟式的擁抱。

“以後別叫我杜先生”,他說,“淩淩是你姐,我就是你哥!以後要叫我哥,知道嗎?”

我平靜的一笑,“好!”

“好了”,他也一笑,“去吧兄弟,我們等你回來!”

“嗯”,我點點頭,帶著可兒,轉身走向門口。

“吳崢……”張寧突然喊住我。

我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她。

“把你姐姐帶回來……”,她哽咽著說。

我眼睛一熱,點點頭,帶著可兒走出了書房。

來到外面,我抬頭看著天上的雲,深深地吸了口氣,強忍著沒讓淚水湧出來。

“少爺,您哭了?”可兒小聲問我。

“我想杜淩姐了……”我說。

可兒心疼的抱住我,安慰我,“您別難過,咱們馬上去機場,去蓉城,去藏地,去把杜總救回來!”

我眼含著熱淚,微微一笑,“嗯!”

她送來我,輕聲說,“咱們走吧。”

我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走!”

我們隨即上車,離開杜家大宅,向機場駛去。

路上,我收到了銀行發來的短信,杜羿轉過來的一個億,到賬了。

看著那一長串數字,我沉默良久,默默的把短信刪掉了。

可兒看看我,“少爺,怎麼了?”

“吳家的規矩,不能做自損身價的事”,我長出一口氣,“可我才十九歲呀……”

可兒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是……”

“嘯羽王城那件事,杜淩姐給了我五千萬”,我說,“蔣柔的事,給了我六千萬;上次黑菩薩那件事,周局也是給了六千萬。可這一次,杜羿直接給我把身價漲到了一個億……照這樣下去,天下還有幾個能請得起我?我才十九歲,難道就要準備退休了麼?”

“就這個呀?”可兒一笑,“我以為什麼事呢……”

“難道這不是事麼?”我問,“哎,要是我退休了,你怎麼辦?”

“您放心吧,您且退休不了呢”,她自信的說,“天下那麼多大事等著您辦,怎麼可能讓您這麼早就退休?一個億多麼?我不覺得多!杜總身家幾百億,她的命,一個億都是少的!”

“這是兩碼事”,我說,“說她的命值幾百億都不過分,可問題是,我說的是我……”

“您想多啦”,可兒說,“您就是再高身價,天下能請得起您的人也有的是。不說別人,就說齊叔叔吧,一個嘯羽王城,他們就花進去差不多三十個億。還有周局,如果不是我們把《大業輪回經》給她帶出來,那海迷山工程還得繼續,還得大把的花錢,還得不斷地死人。他們找您辦事,等於是隻花原來幾十分之一的錢,就把事辦了,這多合算?”

“你的意思,以後我就隻給他們辦事了?”我看著她。

“當然不是了,我的意思是說,您的身價並不算高”,她說,“天下請得起您的人有很多,您不用擔心太早退休的問題。”

我深吸一口氣,點點頭,“好吧。”

“這就對啦!”,她說,“我少爺是天下最棒的,多少身價,都不高!”

我會心一笑,摸了摸她的頭。

“嘿嘿……”,她笑了笑,接著問我,“對了少爺,那喇嘛和張強到那廟裡了麼?”

“沒有,他們正在趕路”,我說,“不過那喇嘛的師兄請來了一個高手,那人已經到廟裡了。”

“高手?”可兒一皺眉,“厲害麼?”

“那人帶去了一個密教神像”,我說,“那個神像,有點厲害……”

“有黑菩薩厲害麼?”她問。

“不是一類”,我說,“黑菩薩是邪靈,而那神像,是邪神……”

可兒一聽,不由得愣住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