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6 血濃於水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6-10 17:17:48

第二天上午,我們回到杜家大宅,見到了杜淩的父母和哥哥。

杜淩的父親叫杜成,母親叫張寧,兩個老人神情憔悴,滿眼的血絲。他們昨晚接到唐思佳的電話後,直接趕來了杜家大宅,在這裡等我和可兒,等了整整一夜。

杜淩的哥哥叫杜羿,比杜淩大兩歲,身材高大,面容堅毅,眼睛也是紅的。他是得到消息後連夜從國外趕回來的,也是一宿沒睡。

簡短寒暄之後,我們一起上樓來到書房,談杜淩的事。

管家阿姨給我們送來了茶水,之後帶著女傭退出書房,把門關上了。

書房裡頓時安靜了下來。

杜成夫婦和杜羿互相看了看,接著杜羿問我,“吳崢兄弟,我妹妹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在害她?”

“張強”,我淡淡的說。

“張強?”杜成夫婦一愣,“哪個張強?”

“您的侄子,杜淩姐的表哥,張強”,我看著張寧,“他是這件事的主謀。”

“這……這不可能吧?”張寧難以置信,“吳崢啊,你是不是搞錯了?”

“沒搞錯”,我說,“就是張強。”

“可是張強不是這樣的人啊”,張寧很激動,“他……他那麼喜歡淩淩,怎麼會害她呢?再說,他也不會什麼邪術啊!你一定是搞錯了!一定是搞錯了!”

“是啊”,杜成也說,“吳崢,我聽唐小姐說,是那個叫程雪的用什麼鏡子把淩淩的魂魄攝走的,這裡面怎麼會有張強的事呢?你是不是搞錯了?”

我平靜的一笑,“沒搞錯,就是他。”

“你有證據麼?”張寧激動地問。

“沒有證據”,我看著她,“但是阿姨,我說的是事實。”

“事實?”張寧一皺眉,“你沒有證據,怎麼讓我相信這是事實?”

我沉默片刻,端起茶,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

“你說啊!”張寧有點急,“你怎麼讓我相信這是事實?我侄子是那麼好的一個孩子,他怎麼會害我女兒?”

“媽!”杜羿一聲冷喝,“夠了!”

“你!”張寧怒了,“你怎麼跟我說話?”

“張強是個什麼東西,你們心裡比誰都清楚!”杜羿冷笑,“別自欺欺人了!”

“杜羿!”杜成眼睛一瞪,“怎麼跟你媽這麼說話?快跟你媽道歉!”

“我憑什麼道歉?”杜羿盯著父親,“張強這個畜生,一直對淩淩賊心不死!您二老難道不清楚麼?這次淩淩出事,要不是吳崢兄弟趕去南島救她,她早就沒命了!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們竟然還護著你們的好侄子?他他媽的是你們的親侄子,我和淩淩可是你們的親骨肉!”

“你……你這個逆子!”張寧氣的直哆嗦,“我就知道,你回來就要氣死我!你就是想讓我死!”

“您要這麼想,我也沒辦法”,杜羿轉過來看著我,“吳崢兄弟,我爸媽糊塗,你別跟他們一般見識!我信的你的話,你隻說這事怎麼辦,我聽你的!”

杜成一聽,趕緊也說,“對!吳崢啊!我也信你,你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

“你們……你們……”張寧氣壞了,“張強他不會害淩淩的!”

“你少說幾句!”杜成怒了,“吳崢跟他無冤無仇的,人家乾嘛冤枉他?再說了,咱們得讓人家把話說完!”

張寧努力平靜了一下,清清嗓子,對我說,“好,吳崢,你憑什麼斷定這是張強做的?我知道你是風水大師,你不需要證據,但你起碼得讓我們相信,得讓我們心服口服吧?”

可兒不屑的一笑,忍不住說了句,“阿姨,虎毒尚不食子,杜總都這樣了,您還要護著您的寶貝侄子?難道杜總不是您的女兒麼?”

張寧一皺眉,“淩淩當然是我女兒,我怎麼會不關心她?可是張強他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是!你們想讓我相信,總得讓我信服吧!我養了他三十二年,總不能因為你們一句話,我就認定他是個畜生吧!”

可兒還想說話,我衝她一使眼色,示意她別說了。

可兒看了張寧一眼,這才作罷了。

張寧也緩和一下語氣,轉過來問我,“吳崢,我不要證據了,但你得讓我信服!我這個要求,過分麼?”

我搖頭,“不過分。”

“那你告訴我,你憑什麼認定是張強害的淩淩?”她看著我。

杜羿一皺眉,“媽!過分了!”

“你住口!”張寧怒吼,“我不想聽你說話!我沒你這個兒子!”

杜羿冷冷一笑,“行,沒我這個兒子,您有張強就夠了。但我把話放在這,我信吳崢兄弟的話,張強這個畜生,我會親手弄死他!”

“你!”張寧怒不可遏,端起茶杯就要潑兒子。

杜成一把按住她的手,怒吼道,“別鬨了!我們乾什麼來了?淩淩都這樣了,你們能不能都少說兩句!”

我站起來,“這樣沒法談,你們先冷靜冷靜吧。可兒,我們走。”

“嗯!”可兒站起來。

我倆轉身準備離開,杜羿一看,趕緊站起來拉住我,“兄弟,你別生氣!我們不鬨了!”

杜成也趕緊說,“吳崢,你別走!我們聽你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張寧也站了起來,噙著眼淚看著我,欲言又止。

我看看杜成父子,又看看張寧,略一沉思,轉身回到沙發前,重新坐下了。

杜成父子鬆了口氣,這才坐下了。

我喝了口茶,看看張寧,“阿姨,您想要證據,我沒有。不過,我可以說幾件杜家的私事,如果我能說對,您是不是就信我了?”

張寧抹抹眼淚,苦澀的一笑,“不用說了……我知道你這孩子本事很大……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會冤枉那個畜生……我隻是……我隻是沒法接受……我養了他三十二年!三十二年哪……”

杜成閉上眼睛,一聲長歎,老淚縱橫,伸手把張寧攬進了懷裡。

張寧捂著臉,在丈夫的懷裡哭了。

杜羿看到母親這樣,心有不忍,清了清嗓子,“媽,您別這樣……我剛才不該那麼說話,我錯了……”

畢竟是親兒子,血濃於水,鬨的再僵,他還是心疼母親的。

聽見兒子道歉了,張寧哭的更痛了。

“好了好了……”杜成抹抹眼淚,安慰妻子,“淩淩現在很危險,咱們還是聽吳崢說說該怎麼辦吧。”

張寧強忍著淚水點點頭,“嗯……”

她轉過來,流著淚向我道歉,“吳崢,剛才是阿姨過分了,你別往心裡去……隻要能救淩淩,我們什麼都聽你的……”

“吳崢啊,你別介意”,杜成也說,“你說吧,咱們該怎麼辦,我們都聽你的!”

杜羿看看父母,“爸,媽,這事不能這麼辦!”

他轉過來看著我,“吳崢兄弟,你是淩淩認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咱們是一家人。不過,風水師有風水師的規矩,咱們是自己人,更該按規矩辦。這樣,我也不問你的身價,這件事,我給你八千萬的祈福!你看行不行?”

我一愣,“八千萬……”

“怎麼?不夠?”他看看我,“那一個億!”

我腦子翁的一聲,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