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30 天台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6-05 09:40:53

晚上十點多,我們乘坐軍機回到了上京。

下了飛機之後,我們上了可兒的車,離開機場,去她家吃烤羊腿。

周敏堅持要送我們,被我婉拒了。

黑菩薩的事情已經辦完了,就沒必要這麼客氣了。

回家的路上,可兒問我,“少爺,如果那個陳局也來找您辦事,您會接麼?”

“能不接就不接”,我說,“這樣的事,辦多了都是麻煩。”

“麻煩?”可兒不解,“怎麼說?”

“齊叔叔,周局還是那個陳局,他們都是執行秘密任務的”,我說,“跟他們接觸,必須時時刻刻掌握好分寸。在他們眼裡,我們是牛鬼蛇神,封建迷信,可以拿來用,可卻絕不能拿上台面。而且他們辦的事都是機密,很多上面的人都不知道,我們不是他們的人,知道得太多的話,他們會對我們不放心,早晚都是麻煩。嘯羽王城那件事,我是因為我姐,黑菩薩這件事,是因為周局和她同事們那一百多條人命。至於那個陳局,他負責的項目更棘手,更機密,也更麻煩。所以他的事,咱們還是儘量不要碰的好。”

“懂了……”可兒點點頭,“那咱以後不接他們的事了。”

“話不能說死,得留個餘地”,我說,“對風水師來說,往往越是確定了的事,越容易出變數。所以一般來說,我們不能定計劃,萬事都要隨緣。這件事也是,能不接就不接,但是不能提前就確定說一定不接。不然的話,到時候說不定會出什麼變數,讓我們不管都不行。那樣一來,就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這樣啊……”她明白了,“難怪您總說隨緣,原來是不想說的太確定,出變數……”

“人生本就充滿變數,風水師掌握著改變氣運的方法,面臨的變數則更多。如果不謹慎,不隨緣,那在世間基本就是個打臉的命”,我看著前面的路,平靜的一笑,“所以,萬事隨緣,就是最好的選擇。”

可兒會心一笑,“嗯!”

我突然想起個事,吩咐她,“哎,找個商場停一下,我買點東西。”

“買東西?”她一愣,“買什麼呀?”

“第一次去你家,不能空著手”,我說,“我給蘇阿姨買兩瓶酒。”

“哎呀,不用不用”,可兒擺手,“您不用給她買,您都送她一座房子了。”

“這是兩回事”,我說。

“在我媽媽心裡,您是自己人”,她看看我,“自己人去家裡,帶什麼東西呀?”

“這個不聽你的”,我看看表,“已經快十一點了,大超市可能關門了,找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吧。”

“少爺,真的不用……”

“就這麼定了!”

可兒沒辦法,隻好依著我了。

……

幾分鐘後,她把車停在路邊,我們開門下車,走進了一家便利店。

雖然是便利店,但這裡的酒水區很豐富,各種好酒都有。

我買了兩瓶茅台。

結賬的時候,可兒搶著要付錢,被我攔住了。

“這是我給阿姨買的”,我對她說。

可兒臉一紅,“少爺,您……”

我淡淡一笑,拿手機掃了支付碼,把賬結了。

從便利店出來後,可兒下意識的抱住了我。

“好啦,我都餓了”,我衝她一笑,“快走吧。”

可兒緊緊的抱著我,眼圈紅了。

“你怎麼了?”我輕聲問。

“少爺,我愛你……”她含著眼淚,動情的說。

“我也愛你……”

她笑了,使勁點頭,“嗯!”

我也笑了,默默的抱緊了她。

……

可兒家住在南城,房子不算太大,但有一個天台。

蘇妍把時間掐的剛剛好,我和可兒回來的時候,羊腿已經可以吃了。她看到我給她買的酒,很高興,提著酒來到天台,擰開一瓶,倒上了。

“今天就喝這個了”,她給我和可兒也倒上,“你們辦事辛苦,多喝點,好好睡一覺!”“謝謝阿姨!”我笑著說。

可兒有點擔心,小聲問我,“少爺,咱們身上可還帶著符呢……喝酒沒事?”

“沒事”,我小聲說,“喝酒不能算卦,但是對符沒有影響。”

可兒這才放心了,笑著點點頭,“嗯,好!那咱們多喝點!”

“嗯”,我端起酒杯,“阿姨,我敬您!”蘇妍會心一笑,端起酒和我碰了一下,“乾!”

我喝了半杯。

蘇妍一口全乾了。

我一看,跟著把剩下的半杯也乾了。

我們用的是啤酒杯,這一杯,就是一兩多。

喝完之後,我血氣上湧,長出了一口氣,“痛快!”蘇妍笑了,“酒,就得這麼喝!”

她拿起刀,切了一塊滋滋冒油的羊肉放到我盤子裡,“來,吃肉!”

“嗯!”,我夾起那塊肉,放進嘴裡,吃了起來。

酒的辛辣濃烈,配上羊肉的鮮美,那種感覺,美的無法形容。

蘇妍一邊給我切肉,一邊吩咐可兒,“愣著乾嘛?給吳崢倒酒,自己也動手吃,還用我照顧你呀?”

可兒一笑,給我倒上酒,接著一起動手切羊肉了。

蘇妍阿姨不是豪門,也不是風水世家,她不像郭家人那麼富貴氣,也沒有九叔那樣的神秘感,跟她喝酒,我覺得特別接地氣,特別溫暖。

我們一邊喝酒吃肉,一邊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了齊凱峰。

“齊凱峰今天又給我打電話了”,蘇妍喝了口酒,說,“他想讓你倆去他那,說是給你們最好的待遇,讓我幫著勸勸你們。”

我心裡一動,“又打電話?他之前也給您打過?”

“對呀”,蘇妍說,“打過好幾次了。”

可兒放下筷子,“那您怎麼說的?”

“我說不行”,蘇妍看看我倆,“他那套為國效力的鬼話,鬼才信!想拿我當工具,坑我孩子們,想得美!”

這一句我孩子們,我和可兒互相看了看,臉都紅了。

蘇妍自己倒上酒,繼續說,“齊凱峰這個人,人不算壞,隻是這個唱高調的毛病,實在是煩人。這些年來,他用這套虛詞坑了不知道多少年輕人,我看在眼裡,不說也就罷了,他還沒完沒了了。所以今天,我明確的告訴他了,這件事,沒可能!”

“您聖明!”,可兒端起酒杯,“為這個,我得敬您一杯!”

蘇妍和她碰了一下杯,喝了口酒,放下杯子,拿刀割了塊烤羊肉,放進嘴裡,一邊吃,一邊深深地吸了口氣。

我看她的神情,覺得有點不對勁,“阿姨,您……”

“沒事……”,蘇妍擺擺手,端起酒杯,一口乾了,接著對可兒說,“吳崢對你好,人家把你當身邊人,沒把你當丫頭,這是你的造化。女人這輩子不容易,碰上個珍惜你的好男人更不容易,閨女,你一定要珍惜,知道麼?”

“媽媽,您……”可兒有點懵。

“記住媽媽的話,知道麼?”蘇妍嚴厲的說。

“嗯!”可兒認真的點點頭,“我記住了媽媽!”

蘇妍笑了,“好,這就對了。”

可兒下意識的看了我一眼,再次給蘇妍倒上酒,小聲問她,“媽媽,您沒事吧?”

蘇妍沒說話,默默的站起來,走到欄杆前,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輕輕的歎了口氣。

我倆不約而同的站起來,來到了她的身後。

“蘇阿姨……”

“媽媽……”

蘇妍看著天上,滿眼的淚水,“沒事,我就是想你爸爸了……”

可兒眼睛濕潤了,湊過去,默默的抱住了媽媽。

蘇妍抹抹眼淚,抱住可兒,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欣慰地一笑,“好了,媽媽沒事了……”

“嗯……”可兒噙著眼淚點點頭,“媽媽,爸爸在天上,您還有我……”

“對,媽媽還有你”,蘇妍輕撫著可兒的臉蛋,“你是媽媽的驕傲,一直都是!你爸爸在天上,也會以你為榮的!”

可兒強忍著淚水,“嗯……”蘇妍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鬆開她,微微一笑,“好了,去吃東西吧。”

“嗯!”可兒擦擦眼淚,也笑了。

蘇妍拉著可兒的手,走到我面前,拍拍我胳膊,“吳崢,你能登阿姨的門,阿姨很開心。二十年前,我是她爸爸的徒弟,也是她爸爸的兵。那時候,我也像她現在跟著你一樣,跟著她爸爸到處去執行秘密任務,一起出生入死。可兒這孩子隨我,認定了你這個人,一輩子都是你的人。吳崢,阿姨很喜歡你,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可就把她交給你了……”

我沒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蘇妍笑了,拉住我的手,“來,接著喝酒吧。”

我一笑,“嗯!”

我們回到桌前,繼續喝酒。

這時,我手機響了。

我拿出來一看,是唐思佳打來的,隨即接了,“喂,姐,怎麼了?”

唐思佳氣喘籲籲的,“吳崢……杜總出事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